总站导医资讯

为了健康与长寿要善待疾病

2006-04-17 22:16:37 41

本文摘要:

  数千年来,疾病都被当成健康的大敌,从远古到现代,这一观点似乎是天经地义的定论。然而正是这“无可质疑”的定论,使人类对自身各种疾病的认识上犯下了极大的错误,导致了人类在追求健康长寿、与疾病抗争所派生的医学思想,陷入了一个严重的误区。

  今天,当人类在面对数不胜数的各种顽症前束手无策时,我们有必要反思与检讨我们的先辈给我们留下的错误观念,正确对待疾病!诚然,仅从现象上看,各种疾病剥夺了人类的健康,这的确是“不容怀疑”的事实。但如果我们能够更加深入的思考,对自己提出一个最本质的问题:“疾病到底是怎样发生的”?恐怕答案就不是那么的“无可置疑”了。

  一. 疾病是人类自身行为的产物

  世上一切事物的发生,都有明确的因果关系,有因必有果、无因则无果,这是宇宙万物生化演变的必然规律,疾病的发生也不例外。看当今人类疾病种类的总数,已经超过百万,现代医学仰仗高科技的依托,虽耗费了大量的资金、设备和人力,试图揭开各种疾病的成因,以其能找出攻克各种疾病的药物和手段。然而,除了一些来自外部物质世界的直接侵犯人体所得的疾病外,绝大多数非细菌病毒感染导致的慢性功能性疾病的成因,依然如坠云里雾里,说不清、道不明。由于对疾病成因不能正确的了解和认识,因而导致临床治疗只能局限于对局部症状的针对性治疗,“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无法消除病因、得到真正有效的根治。其实,如果我们的思维方式能跳出实验室的怪圈,抛开“实证量化”这个狭窄、教条的思维模式。站在哲学的高度,以宏观的立场上去审视人类疾病,其成因就非常清晰了。

  人类疾病不管如何发展,其成因其实不外乎两大类,一类是外因致病,另一类则是内因致病。

  1. 外因致病:

  外因致病的起因,指的是来自于人体外部事物对人体的伤害,其原因既复杂又十分简单。如:各种细菌病毒的感染、运动性的伤害、车祸工伤等人为伤害、物理伤害(各种射线、噪音等)、化学伤害(中毒等)不可预测的自然伤害(地震、火灾、洪水、台风等)。对于这类疾病(除了不可抗拒的自然伤害外),发病的原因似乎非常的简单直接,因此大多可以在现代医学的实验室里找到答案及防治的措施。虽然外因致病令的原因非常清楚地告诉人们,这类疾病的发病原因是来自人体的外部,但细想起来,依然与我们自身的行为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如细菌病毒的感染类疾病,不论流行性的传染病如何肆虐,在瘟疫流行区内,总会有不少人安然无恙而未被感染,另一些人虽被感染也能自然康复。这个事实的本身向我们揭示了一个最质朴的真理:外因永远都要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一些人之所以被感染,是因为平时的行为不注意养生,导致体内正气不足(免疫力低下),所谓“邪气所凑,其气必虚”就是这个道理。这里的邪气指的就是外来的细菌病毒及四时不正之风。而另一些人虽身居其中而未被感染,正是因为他们平时注意养生,因此“正气记忆体、邪不可干”。按现代人的说法,就是免疫力强,可以抵抗外来的细菌病毒及四时不正之风的侵袭。

  又如运动性伤害及车祸工伤、物理化学的伤害,更是人类自身直接不当的行为所致。这类伤病的发生,往往与当事人“不小心”、“没注意”、“没想到”有着直接的关系。而“不小心、没注意、没想到”等,不是自身的不当行为又是什么?!即便是不可抗拒的自然伤害、各种自然灾害、虽与人类个体行为的关系似乎不大密切,但自然灾害的频繁发生,除了人类尚未了解和掌握的自然法则以外,难道与我们人类群体急功近利,大肆破坏自然环境与生态平衡无关吗?!在大自然中,一些微弱的小生命,为了生存的需要,尚能顺应天时,在大的灾害来临之前,提前感知并采取行动。而自喻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为什么却对自然运化大的变化毫无感知呢,这与我们过于依赖现代科学的各种仪器,长期废弃自身功能的行为没有关系吗?

  诚然,人类作为大自然的一员,也必须受制于自然运化的大规律。生老病死,本来就是自然界优胜劣汰法则之一,人类自然也不能例外。但我们的各种不符合自然法则,不符合生命规律的行为,正是导致过早进入被淘汰的行列的原因所在。

  2. 内因致病:

  指的是人类自身的心灵情感失常所导致的各种疾病,这类疾病占了人类疾病的大多数,可以说几乎所有非细菌病毒感染所导致的慢性疾病都属于此类。尽管现代医学在实验室里、用实证的方法,永远无法揭开这类疾病的发病机理(其原因我在其它文章中有多处论述),但现实使他们不得不认可人类的精神情感与疾病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在中国古医学中,早就有对精神情感导致疾病的论述,“七情致病说”便是证明。所谓七情指的就是人类的情感“喜、怒、忧、思、悲、惊、恐”。

  如果七情过剩,便会导致与此有关的各种疾病,不少古代的医学巨匠还在他们所留下的著作中,非常详细的阐述了人类七情与相应五脏六腑的关系。显然,人类的心灵情感,与每个人的处世态度、人生的观念及日常行为等是分不开的,心灵是人类生命的主体,同时又是一切行为的统帅。综上所述,我们有理由认为:绝大多数疾病是人类自身行为的产物。要想拥有健康、远离疾病,我们必须规范自身的行为,不断改变导致疾病产生的各种行为,使我们的行为符合道的规律,符合生命的规律!除了上面讲到的两种得病原因外,当前还有相当多的疾病,来自于观念致病。这是一种内外因相互影响的、极其典型的心理行为导致的疾病。患者日益加重的症状,往往与医生不负责任的结论及患者对医生的诊断深信不疑有着直接的关系。如西方国家非常普遍的所谓“综合疲劳症”及东西方都十分常见的神经衰弱、神经官能症等诸多与精神意识领域有关联的“疾病”,以及不少内脏的功能性“病变”(非气质性病变)。现代医学往往把这种类型的“疾病”,归入神经内科。本来这些疾病与患者自身的精神行为不当有非常直接的因果关系,与遍布与人体物质领域的的神经毫无关系。神经属于物质的,而这些“疾病”是患者的意识行为不当或性格原因造成的,本属于非物质的精神范畴,两者风马牛不相及。让专门研究物质神经的专科医生用各种药物去治疗这些纯粹的意识行为不当所造成的症状,本来就是十分荒唐的事。可我们的医学,偏偏要给这些无法确切了解的症状起上一个病名,并用副作用极大的抗生素、激素甚至麻醉镇静药去给予治疗。导致患者在无法摆脱药物的长期控制下,各种药物的毒副作用长期作用全身,而制造出更多真正的躯体疾病,这是现代治疗医学的模式带给人类最大的悲哀。

  二. 疾病是生命系统发出的善意警报

  人体内除了具备众所周知的肌体免役功能,康复各种疾病的自愈功能外,还具有十分完善的警报系统,当我们的行为偏离了生命的规律,身体就会产生各种不适的症状,这是生命系统向它的主人发出的警告。它忠实的告戒主人这种行为不妥,不符合健康和生命的规律,应该立即调整。如:天气转冷时如果你不及时加衣保暖,你就会起鸡皮疙瘩、打喷嚏,甚至感冒发烧,身体告诉你要注意冷暖;你连续工作不注意休息,会出现疲惫不堪,哈欠连连,甚至头晕眼花,身体告诉你要注意劳逸结合、该休息睡觉了;生气时出现的心慌气短、思虑过度出现的失眠、过饱出现的胃部不适、过饥出现的全身无力、不注意安全出现的受伤......等,所有这一切使你感到不适的症状,其实都是我们的生命系统发出的警报。生命警报系统忠实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只要我们的行为稍一越轨,它马上就会发出相应的警报。我们的身体出现的任何微小的不适症状,其实都是我们的行为违背了生命的正常规律,生命系统向我们亮起的一盏盏黄灯。倘若我们能随时倾听身体发出的语言,接受这些警告,及时调整自己的不当行为,许多疾病都可以在萌芽状态时得以修复,小疾就不至于发展成大病。可以说所有严重疾病,都有一个量的积累和发展的过程,即便是急性感染的疾病,也是在你的免疫功能低下时才可能发生。而免疫力的低下又与你平时不注意养生,不理会身体向你发出的连续警告分不开的。遗憾的是由于人类在对待疾病上的错误观念,误把善意的警告当成是威胁健康的敌人,对身体的各种症状视而不见,不但不在自身的行为上找原因,相反寻找各种对人体副作用极大的药物来加以掩盖,自欺其人。在错误的行为上变本加厉,终将遭到生命规律的严厉报复,待报警系统向你亮起生命的红灯时,往往已经大病铸成,悔之晚矣!。

  三. 治疗医学违背生命规律,使人类一意孤行

  治疗医学是我给当今许多医学手段下的定义,其中以现代西医最为典型,一切针对疾病症状的外在干预性治疗手段统属于此类。前面我们已经谈到疾病是人类自身行为的产物,而人体各种不适的早期症状,本是生命系统向我们提出需要休整行为的警报。而我们的医学竟然毫不顾及这一事实,相反还在号召人类大量服药。各种各样营养药、预防药、抗菌药、激素药、基因药等等层出不穷。似乎只要及时用药,便可寻回健康?!

  岂不知,药物非但不可能改变人类由于不当行为所造成的疾病,充其量也只能掩盖症状,欺骗感觉而已;相反各种药物所含的毒素还会严重破坏人体的内部环境,如:激素类药物会严重扰乱我们的内分泌系统,而抗生素的滥用,更成为人体免疫力的强力杀手。使许多本来可以通过调整自身行为即可自愈的小疾,在药物的毒副作用下酿成大患。仅在现代医学最发达的美国,每年发生严重药物反作用的案例已超过240万,每年死于药物反作用的人数超过了车祸与乳腺癌两者死亡人数的总和,还有临床大量的误诊误治又使多少人怨死在不明不白之中;由于各种医疗事故及药物反作用的死亡人数,已经一跃成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