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少女初识7日就许身 同居半年移情险遇害

2006-04-27 17:32:50 10

本文摘要:

  
    4月8日晚10时许,十堰市张湾区某居委会的一幢五层楼房里,突然传出一阵“杀人啦!救命呀!”的呼喊。随即,一条黑影踉踉跄跄地从楼道里奔出,转眼消失在夜幕中。紧接着又传来一阵女子的尖叫声,整幢楼房像炸开了锅似的,人们情急之下慌忙拨打“110”、“120”。

  在一楼拐弯处,一个手持菜刀的男子倒在血泊中;在楼道出口处,一名年轻的女子也倒在地上,鲜血已染红了她的衣衫。众人来不及多想,七手八脚把他俩抬起来,送上呼啸而来的救护车。

  所幸的是,案中三人经医院抢救均已痊愈,而让人扼腕的是,受害人之一的刘雨平(女)却是引发此案的始作俑者。

  据了解,目前,犯罪嫌疑人许兴郧仍被羁押在看守所,等候法律的审判。

  1 初识七日就许身

  19岁的刘雨平出生在竹山县,在姐妹中排行老大,从小就养成说一不二的个性。1995年,年仅13岁的她尚未步入初中,就执意离家谋生。经人介绍,她来到十堰市某职工家里当保姆。看着孩子般的刘雨平独自离家闯荡,主人家对她特别关照,干了两年,就为她在东风轮胎厂找了一份合同工。去年下半年,工厂减员,她下岗了,在一家理发店里当学徒工。就像所有刚学会骑车的人对骑车特别上瘾一样,刚步入理发行业的刘雨平看到师傅拿着剪刀“咔嚓咔嚓”的,似乎也没什么巧儿,心里就直痒痒。可是师傅总不让她操刀,顾客也不让她主剪,这使刘雨平很不甘心,干啥都拉着个脸,好像别人欠她债似的,直到许兴郧的出现,才让她过了一把“理发师”的瘾。

  28岁的许兴郧,来自陕西,在十堰某装修队打工。由于过早地步入社会,承担了繁重的体力劳动,因而从外貌上看要比实际年龄大许多。那天,刚忙完了一家地板铺设的许兴郧碰巧来到了刘雨平打工的理发店。刘雨平照例在师傅的指导下为许洗发。许从镜子中看到为他洗发的是一个清纯水灵的小姑娘,不知为啥总是翘着一张嘴巴,一付极不情愿的样子,就主动与她调侃:“我与你无仇无怨,你怎么对我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刘雨平说:“不是我与你有仇,而是老板和顾客都与我有仇,只让我洗头,不让我理发!”

  弄清了事情原委,许兴郧马上显出一副很仗义的样子:“我宁愿让你把我理成丑鬼,也不想与你有仇。”

  刘雨平顿时高兴起来,反问道:“真的吗,你真的愿意让我为你理发?”

  许兴郧马上应承:“愿意愿意!就是让我丑死,也不能让你愁死。”在店老板的屡次劝阻之后,许兴郧仍然一付大义凛然的样子,于是,刘雨平拿起剪刀,拉开了理发师的架式。可那灵巧的小剪刀到了刘雨平的手中却变得格外笨重,本来十多分钟就可理好的发型,她却用了整整一个下午。

  大约过了一周,许兴郧再次光临此店时,已与刘雨平成了好朋友,许邀刘一起吃饭,刘毫不推辞。饭后,许又约刘一起到他的租住地看看,刘也爽快前往,当晚刘就留宿在许的住处。

  2 同居半年方相亲

  如果说刘雨平的第一次留宿让许兴郧喜出望外的话,那么,第二日刘雨平拿来了自己的衣物和生活用品,更让许兴郧受宠若惊。在他眼里,刘雨平就像天上的一朵云彩,可望而不可及。他正忧虑着那一夜春梦会是昙花一现,可刘雨平却实实在在地走进了他的生活。一夜之间,凭空掉下个“林妹妹”,许兴郧来不及多想,也不愿揣测是福是祸。打工的艰辛,生活的无聊,似乎已离他远去,他甚至觉得十堰的天比别处蓝些,人也比别处的好些,他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这场从天而降的爱情之中。

  为了对刘雨平有所报答,他让刘辞去了理发店的差事,当起了一名地板推销员,以便他在为住户装修房屋时,顺便帮助刘推销地板;在家里,他买菜做饭、扫地、洗衣服,包揽了全部家务活儿;工作再苦再累,他都要时常拉着刘一起去溜旱冰;一些休闲娱乐的景点也留下了他俩的足迹。

  几个月的时光就在他俩卿卿我我、花前月下中流逝。2002年春节到了,刘雨平正式以女婿的身份把许兴郧带回家过年,并约好春节后与其母亲一起去许家。大年初四,许兴郧带上刘雨平母女俩踏上了西去的长途班车,经过了大半天的颠簸,来到了许兴郧的老家。许家上下杀鸡剖鱼,按照当地最高规格接待了刘雨平母女。临走时,许家还给亲家母和刘雨平封了红包。此时,这门亲事就缺最后一道法律程序了。

  3 移情别恋险丧命

  今年4月1日,为了找到更理想的工作,刘雨平来到十堰市六堰文化宫培训中心学习电脑,当天,连鼠标都没学会怎么用的她,却和授课老师吴兰亭混得很熟了。培训班规定学员们学习时间是晚上6至9时,而刘雨平每次下课之后,总要找些问题向吴老师请教,直到深夜11时许才肯离去。

  4月6日,也就是刘雨平与吴兰亭相识的第六天,刘雨平对吴已是难舍难分了。这天,他俩照例在培训中心聊到11时多,然后才手拉手走出电脑城,恰遇在此等候刘雨平的许兴郧。许恼怒地冲上去扇了吴兰亭两耳光,被刘雨平拉开。刘雨平对许兴郧一阵奚落、埋怨之后,执意拉起吴兰亭的手,让吴送她回家(刘雨平的家此时也迁至十堰)。回家后,刘雨平觉得许兴郧可能会在路上找吴的麻烦,又连忙赶出来,果然看到许兴郧在等候吴兰亭。为了不使两个男子在街头大打出手,她又跟随许兴郧一起来到许的住处,

  还没来得及消除隔阂,二人就缠绵在一起……之后,二人抱头痛哭,发誓永不分离,互不背叛。

  可誓言并没有拴住刘雨平的心,在许兴郧面前,嘴甜得像蜜罐似的刘雨平,到了吴兰亭面前更像是个“糍粑手”,依然与吴出双入对。4月8日晚,两人手牵着手再次遭遇许兴郧。许强压愤怒地说:“走,到我那儿去,咱们把话说清楚。”

  吴兰亭说:“没那个必要吧?就在外面找个地方说,让她自由选择跟谁好。”

  许兴郧无奈地说:“好吧,我请你俩吃大排档,咱们边吃边聊。”

  于是,三人就像很亲密的朋友一样边吃边聊。末了,刘雨平说:“我愿意跟吴老师好。”许兴郧平静地答道:“那就去把你的衣物拿走吧!”

  来到许的住处,刘雨平和吴兰亭连忙打开柜子收拾衣物。看到刘雨平兴高采烈的样子,许兴郧想起昔日他俩在此嬉闹玩耍的情景,想起前天晚上他俩的山盟海誓,不禁悲从中来,顺手操起一把菜刀,一手抓住吴兰亭的领口,一手用刀砍向吴的头部。此时的刘雨平使劲地拖着许兴郧,让吴兰亭快跑,挨了六七刀的吴兰亭在刘的帮助下,终于挣脱了许的砍杀,向外跑去。刘雨平则重重地倒在地上。毫无理性的许兴郧一边大声叫嚷着:“一起死吧!”一边毫不手软地挥刀向刘的颈部动脉砍去。钻心似的疼痛使刘本能地用腿乱踢,趁着许一个趔趄之机,刘使出吃奶的劲儿向楼下冲去,终因失血过多昏倒在一楼的出口处。许兴郧追到一楼时,万念俱灰,又提起菜刀向自己的颈部砍去。

  4 无言的结局

  9月6日,记者见到了大难不死的吴兰亭。几番问答,让人心沉如山。以下是记者与他的对话原文,但愿刘雨平也能从中悟到点什么。

  问:吴老师,经此一劫,有何感想?

  答:要珍惜生命,要珍惜感情!

  问:你与刘雨平的关系发展得怎样?

  答:我俩没什么关系可谈了。

  问:出事后,你俩见面了吗?

  答:没有,出事后,我们三人都住在同一医院,我是第一个清醒的,也是第一个能行动的,但我不想去看她。

  问:那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

  答:出院后,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喜欢我。我告诉她:不可能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