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校园情侣的告白

2006-04-25 16:50:56 33

本文摘要:

  未来无法预测 就想抓住现在

     张欣看上去是一个很纯净的女孩。谈起同居生活,她毫不避讳地说,是她提出要在外面租一间房子和他住在一起的。爱情在不断升温,而他们找不到别的方式来与之匹配,最后只剩下同居了。然而这恰恰是一个最美丽的借口。

  有些事情是我们从前所不能预料到的,譬如说我,我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在我的感觉中,好像“同居”这档子事情都是坏女孩做的,但是同居了就一定是坏女孩吗?那倒不一定。

  我这也算是在为自己辩护吧,但是我自认自己的本质是没有问题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尽管我现在正和自己的男友同居着。

  要说,我也可以算是出自书香门第,父母都是中学教师,他们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出人头地。我又何尝不希望自己能够拿出更好的成绩来回报自己的父母?从小学开始,我就一直是老师和父母眼中的乖乖女,学习认真,年年拿奖状,总能让他们眉开眼笑,如今读到大学,也算是受过严谨的正规教育。甚至教我初中和高中的有些老师到现在还时常当着我爸妈的面夸我有出息、前途无量。我也曾想过顺着爸爸妈妈的期望像哥哥一样一路走下去,将来念硕士、博士,给父母挣脸,让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

  不过,我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我爸妈一直说让他们过上幸福的日子还是次要的,再怎么说他们也算是衣食无忧了,以后退休了,种花养草什么的也算是怡然自得、安享晚年了。幸福是自己的,最重要的是要让自己过上幸福的生活。这么说来,今天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自己有一个美好的明天喽!

  可是,他—林枫闯入了我的生活,生活的面貌由此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如果我们仅仅是经历一场恋爱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个人的气息已经渗入到了我全身的每一个毛孔,而且我们已经同居多时了。我太爱他了,强大的爱情使我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离经叛道。

  林枫是我大学里的同班同学,长得高大英俊,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儒雅大方,看上去挺招人喜欢的。

  法学系的女生不多,但真正漂亮的不少,有限的女生处在众多男生虎视眈眈的夹击之下,时刻感受到自己在夹缝中生存的危险,一不留神就有可能成为男生的俘虏。但是像他这样养眼的男生自然是不乏女生的青睐。不过到大二的时候,我跟他还一直没有什么深入的交往,直到有一次系里组织活动,需要和他密切配合,我才真正见识了他独到的魄力。

  那时候我和他一起负责为系女生部策划“三八节”系列活动,赞助商是韩国一家著名的食品集团。刚开始,该企业老板只同意提供实物赞助,不给现金,我们的活动资金很难周转。于是,林枫出马了,说实话,我对这事儿心里挺没底的,想要别人又出钱又出物,难哪!姑且死马当做活马医,陪他走一遭吧!

  林枫预先设计了一份传单,传单适当夸大了该集团的实力,这样一来,无形中就与奖品的“小气”形成强烈的反差,对方老板推了推眼镜,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坐下来谈判时,林枫施展自己的外交手腕,打消了老板的两个顾虑:拿了钱不做事和怀疑自己的能力。

     林枫首先拿出预先准备好的宣传单,并告诉对方,这份宣传单在校内才分发30份。

  老板问:为什么这么少?

  林枫回答:第一,没经费,不能印太多;第二,奖品太单调,只局限于牛奶、快餐面等,这与不少很有情调的活动格调上很不和谐,所以很多活动尚未确定。

  老板没吭声。林枫继续说,学生市场不可小看,全校2万多名学生,每人一天消费12元点心,一天就有24万。更何况,消息已经发了,如果贵单位这时决定不搞这些活动,或者没搞好这次活动的话,反而会影响公司的声誉。

  老板不吭声了,双眼盯着林枫看,我在一旁急了,生怕对方反悔,如果连那点实物赞助都泡汤了,那就更不好了。我刚想打破僵局,正准备开口,林枫却在桌子底下踩了我一脚,示意我不要说话。后来林枫跟我说,谈判最重要的是心理素质的较量,我们绝对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别人,否则肯定没戏。

  足足冷场5分钟之后,对方突然大笑着称赞小伙子做事不错,然后完全答应了我们的要求,我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我轻轻地吁了一口气,也被林枫高超的谈判技巧所折服。从此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

  我这才明白,难怪有那么多花儿啊蝶儿的围绕着他转,他果真是有点与众不同啊!

  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想到在我们之间还会有故事发生,我以为我们不过是两颗平行而不会相交的行星,各自运转在自己的轨道上,不会干扰到对方的生活。但是有的事情可以说是偶然,也可以说是必然。[JF:Page]  我们之间故事的开始跟信有关。

     二年级下学期以后,我和他成了班里负责取信分信的男女生代表,各自有一把班级信箱的钥匙,每天去取一次信,将男女生的信件分开,我只管取女生的,他只管取男生的,然后再抱回去,分发给别的同学。这是个很费劲的活儿,一直没人能坚持下来,在总算是摊到我俩的头上了。我那时候热中于集邮,有时候看看各色的邮票也觉得是一种享受,这样说来,总算多少还有点兴趣,碰上运气好的时候,有的同学还会把我相中的邮票很“同情”地送给我,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像中了六合彩一般激动。林枫没有这样的喜好,他完全把取信分信当成了一份纯粹的工作和责任,他也能干得那样好,的确不简单,虽然每天不过区区20分钟到半小时的事情,但是凡是跟“每天”搭上边的活儿都是需要一定耐力的。

  有时候,两个人同时去开信箱,碰面时就会多聊上几句,无非也就是天南地北地海聊,有时候甚至能聊到刑事诉讼法的条款上去,聊着聊着不禁让人哑然失笑,会突然惊觉我们怎么谈到这样的话题上了?

  他的信不少,每次见面我总是抢着把他的信挑出来,他也十分乐意和我一起分享由他的魅力所带来的意外收获,因为他经常能收到一些低年级小女生写来的情书。虽然那些信件的内容大多写得朦朦胧胧、云里雾里的,但是里面的意思还是昭然若揭。譬如有人在信件的结尾说“交个朋友吧!”“我想认识你这位大哥哥”、“一定要给我回信哦”等等。这些信看得人心里酸酸的,其实是有点吃醋了,面对这么优秀的一个男孩,谁又忍心错过呢?

  我时常调侃说他看上去比女生还要“吃香”,他挠挠头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那样的笑容显得朴实而憨厚,倒也显出了几分可爱。现在想起来,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注意上了他吧,谁知道呢!这种事情就像是种子发芽一样,潜移默化的,看不见也摸不着。

  记得那时候的他很健谈,常常打谜语让我猜,我的脑子很笨,有时候绕着一个谜语想了大半天也理不出半点头绪来,实在猜不出来,他就故意卖关子,神秘兮兮地对我说:下次再告诉你谜底!我总是要等到他亲口告诉我谜底的时候,才挠着头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他这会儿则在旁边打趣:这会儿轮到你挠头了吧!事后诸葛亮。

  因为常常被他的谜语吊尽胃口,所以每次总是特别急于想知道谜底,这样一来,每一次的相聚都有了某种期待。时间长了,我发现自己不仅经常会去用心琢磨那些谜语,更会莫名其妙地想念他,想他细长的手指,微笑的眼睛,还有额前一跳一跳的发梢,想得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有时候我也会为了他暗暗发呆,痴痴的,什么话也不说,等我完全醒悟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他了。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很微妙的,总之是那种说不清的感觉,有泪水也有希望和等待。因为不知道他的心事,所以我的心里不免有些憋闷,但是作为一个女孩,固有的矜持使我一直刻意地掩饰着自己的那份感情。

  于是,再见面的时候我们之间就多了一份甜蜜的忧愁,我也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的心事,其实,我多么希望他能从我的眼睛里读懂我满腹的心事,并且给我一个答复啊。

  后来有一天,我从学校的商业区买了苹果再去信箱取信,他不在,打开信箱发现还在,看来他今天还没来取。于是顺便就在信箱里放了一只最大最红的苹果,我知道他最喜欢吃苹果,是他自己无意中透露给我的。我一遍又一遍地在头脑里反复想像着他打开信箱时脸上惊讶的神情,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心里甜蜜蜜的,仿佛收到苹果的不是他而已经变成自己了。

  等我第二天再来打开信箱的时候,苹果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我最喜爱吃的奶油派巧克力,彩色的塑料封皮静静地躺在一堆信件上,就像是一簇盛放的花蕊。看到巧克力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像林中自由的小鸟一样,快活极了,我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紧紧地把巧克力攥在手里,这块巧克力是林枫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我舍不得将它吃掉,一直放在枕头底下,后来被自己压碎坏掉了,但是留在心里的那种甜甜的、香香的感觉却久久没有散去。

  通过这样一次暗暗的沟通之后,我们也算是简单而明了地表白了对对方的好感。这样一来,信箱里的故事成了我们之间的一个秘密,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信箱一直是我和他之间交换礼物的最佳地点,虽然不过是一些很小很小的礼物,但是每次取信时却足以给我一种无法形容的甜蜜心情。

  通常,我给他留下的是大红的苹果、最新的cd,他给我留下的是一本本书,有石康的小说、汪国真的诗歌等等,而最让我欣喜的还是那一张张不易搜得的邮票,天知道他哪儿来那么大本领,很多冷门的甚至是年代已久的邮票都被他搜罗来了,我真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或许感动这个词能代表我那时候的思绪吧!这些实在的东西,无言地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时间长了,随着彼此之间了解的进一步加深,他在我头脑中的印象渐渐侵袭,开始深入地影响到了我的生活,包括我做事情时的抉择等等,我和他之间的故事已经不可避免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