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太太,我坚决喜欢你!

2006-05-08 15:47:46 16

本文摘要:

  太太问我爱她有多深,我说我爱你有几分。太太嫌我应付,我只好说:爱你比海深。太太说我用歌词在骗她。我说没骗你,并指着夜空说:月亮代表我的心。

  太太忽然想起春节联欢晚会,说:赵本山在戏台上也是这么对宋丹丹说的。我说:那
是演绎小品,我们演绎的是生活。况且,赵本山没有我潇洒,宋丹丹没有你漂亮,怎可相提并论?

  太太稍觉快慰,但又紧追不放:你真的能做到一辈子喜欢我么?我说:坚决喜欢你。太太说:喜欢我一个人么?我说是的,但克莉欧佩特拉除外。太太怒发冲冠:她是谁?我说:她是数千里外、数千年前的古埃及艳后。

  太太正色道:我是说知心话,不是与你演小品、斗嘴。我点头道:是的,但知心话重复一千遍,就像小品一样幽默了。她问:此话怎讲?我说:同样的问题,你从初恋问到婚后,这难道不是小品吗?太太有点惭愧,吃吃笑了。

  我抓住主动权:花前月下的气氛已经逝者如斯夫,浪漫与现实不可兼得,舍浪漫而取现实也。今后,尽量别再用这些恐龙时代的问题来榨取我的感情词汇吧!太太立即拧住我耳朵:这么说,你开始厌烦我了?我咧嘴叫道:非也!50年后,我会怀旧,怀念此刻耳朵上的幸福与温柔。但古人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作为当局者,我现在的第一感受的确很疼!

  太太放了我,问:难道浪漫与现实水火不容?我打个果断的手势:否!浪漫的本质是现实之一种。但我不能以此局部,去掩盖全部。一叶障目而不识泰山,是危险的。重视现实,是为了更好地浪漫。太太说我打官腔,我说不是官腔,而是哲学腔,是辩证唯物主义腔。太太说:凭此腔,你就永远不懂浪漫。我又打个更果断的手势:大谬!作为哲学爱好者,我可能是不太懂世俗的浪漫,就像初恋时,我从不在大街上搂你一样。但是,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做出并挥就《天安门之吻》?

  太太两腮泛起红晕,嗲嗲地白我一眼:只有你这个疯子!天安门城楼上那么多中外游人……我接过话头:是的,我就要对着世界第一大广场,做给全世界人民看——中国人有多么豪迈的浪漫之情!而且,你这辈子能忘却当年那一吻吗?这是街头、市井的浪漫可以媲美的吗?

  所以,我说我坚决喜欢你。你不要看那些又臭又长的大陆、港台言情肥皂剧,那是对青少年一代的情感误导。真正的感情与琼瑶无关,而是一种人生哲学。小情小调没有丰富而深厚的内涵,它像雨像雾又像风,在会计学中,它应恭列于“低值易耗品”科目。

  我又说:太太,我坚决喜欢你,而且不要你相应的回答。真正的爱无需交换条件,哪怕一句话。我说我坚决喜欢你,对我而言,已足矣。因为我把我该说的全部说了,虽然简洁得只有五个汉字。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