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蓝颜”究竟有多蓝?

2006-04-19 21:23:54 14

本文摘要:

  上小学的时候,瘦瘦小小的我,有一个同班同学叫虹,因为她的学习不好,而我又是班长,当时时兴一帮一的活动,所以我自然担起了帮助她学习的任务。这样放学后就常去她家,一起做作业,一起玩耍,于是很自然地认识了她的哥哥铮,比我们大五岁。那时我眼中的铮,是一个不爱言语、只会憨憨一笑的男孩儿,戴着一付黑边的眼镜,镜片很厚。他会很自然站在我们身边,看我和虹一起学习,看我有些得意地炫耀我掌握的知识,听我朗读自己写的自觉很棒的作文。但他很少夸我,总是笑,小眼睛眯在一起,让我心中有着小小的不快。

  上初中后我和虹分开了,我考入了重点中学,她则上了离家比较近的一所普通中学。休息的时候,她还是常来找我,我也常去找她。铮当时正面临高考,所以每次见到他,我都会笑话他象个小老头,镜片好象更厚了,大大的书包把他压得好象背都有些驼了。见到他的时候并不多,因为休息日的时候,他也常常要补习。可是,只要见到我去他家,他一定会抽出时间和我说会儿话:“燕子,你现在学习怎么样?”“燕子,好象又长高了?”“燕子,吃了什么饭了,我们家又做了你爱吃的西红柿馅的饺子了,在这儿吃吧”……要不,就是拿出跳棋或围棋,和我一起拼杀几盘,他下得比我好多了,我常常耍赖,他也不急不恼,让着我。我呢,毫不含糊地翻看他买的许多书,毫不客气地拿走,看到他有什么小玩意,伸手就要,比虹好象更理直气壮。有一次他买了一本书,虹和我都想看,我丝毫不让地紧紧握在手中,铮劝虹让着我点,虹气得骂他:“到底你是我哥,还是她哥?”书,最终还是让我拿走了。

  然后就是铮考到了外地的大学,我还是上我的学。他偶尔给我写信,不外乎就是问我学习紧张与否,身体好不好等等,嘱咐我好好学习,将来一定要考上大学。元旦的时候他会给我寄一张贺年卡,淡淡的,就象一个哥哥一样。因为我没有哥哥,所以觉得有个哥哥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的。有时候因为学习不顺或学校中的一些事,我就会给他写信,尤其是青春期的女孩子,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小心事,包括有时候男生给我写个纸条什么的,我都会讲给他听,让他给我拿主意。他就会认真地帮我分析,让我不要轻易伤了别人,但要学会拒绝。同时他不停地嘱咐我:“燕子,不要在这个时候分心,现在谈情说爱还为时太早,一定要把学习放在首位,等你考上大学后,会有更大的选择空间,而且才能明白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放假的时候,他一定会来看我,给我买一些参考书,看看我学习怎么样,帮我排解一些苦恼。我那时候特信赖他,那种女孩子的心事,不和家长说,反而好多都要和他讲,他不厌其烦地帮我分析化解。他上大四的时候,有了一个女朋友,放假的时候和他一起回来。他自自然然地给他的女友介绍我,还是燕子燕子的叫我,可是我心中有些莫名其妙的不高兴,总觉得那个女同学夺走了他。他叫我的时候,我就耷拉个脸,有时候干脆当作没听见。他也只是笑笑,全当我是个任性的小妹妹。

  我考上大学的时候,他已经在天津工作了。联系相对少了,但他还是隔段时间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写封信给我。有时候出差到校园来看我,一定给我买许多好吃的,还要留一些钱给我,陪我上街买衣服,完全就是一个大哥的样子。当时我正谈着轰轰烈烈的恋爱,被爱情的火焰燃烧的很盲目,他有时候就用一种担心的眼光看着我,让我一定要慎重点,我就笑话他是个老夫子,可他却总是说怕我受伤害。为此,他还专门请我和我当时的那个男朋友吃饭,叮嘱那个男孩子一定要对我好,以我哥的身份对那个男孩子说,如果他敢伤害我,作为我的哥哥,他是不会饶了他的。我当时听了,非常感动。

  生活波澜不惊地延续着。我毕业了,铮呢,也结了婚,我多了一个嫂子。然后就是我失恋了,痛苦不堪。他知道后,专门回来看我,不断安慰我,让我重新振作起来。带我出去玩,想方设法地让我笑,他说最喜欢听我笑的声音了。慢慢地,我痊愈了,就象秋霜打过的花朵,从又蔫又弱中恢复了元气,重新回到了春风满面的样子,并且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美,他才放心了。

  再往后,就是我遇到了生命中的真命天子,我现在的老公。结婚的时候,铮回来了,专门参加了我的婚礼。在婚礼上,他完全就是我哥的样子,不停地张罗着。那一天,不善喝酒的他破例喝了许多酒,然后对我的老公说了许多,要他一定要对我好,不能辜负我。老公都被感动了,说我有这样一位哥哥真是一种福气,铮是一个真心对我好的哥哥,老公说,他都非常羡慕我呢。

  当进入婚姻,生活趋于平淡后,我和老公自然也有了许多磕磕碰碰,打电话和铮讲,他就会讲许多道理给我听。他告诉我:“燕子,你看到街上有许多牵手的老人,他们年轻的时候,也爱过、恨过、笑过、哭过,打过、闹过,皱纹背后有许多和你一样相似的故事,他们的婚姻也不完全是顺顺当当的。可是,他们懂得谦让、宽容,所以走到了夕阳。你羡慕他们,可是,为什么不好好珍惜自己的婚姻呢?不要太任性了,要学会忍让。”他的话每次都是轻轻缓缓的,让我浮燥的心一下安静下来,然后心结渐渐被打开。和他通完话,往往我的心情又是一片艳阳天了。

  铮虽然不在我身边,可是,我却觉得他离我很近。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有他惦记着、安慰着我;当他看到什么好书甚至我喜欢的衣服时,会买来给我;当我在工作中遇到麻烦或不快,我的心情就会忽冷忽热,脾气也大起大落。老公和我年龄相近,甚至比我还小点,这种时候他比我还急燥。但铮却不,他每次听我说到这些烦心事,都会静静地倾听,然后帮我梳理思想。在他那儿,我慢慢稳住了阵脚,情绪平静下来,也就不妄想着做什么出格的事了。当我在工作上取得一些成绩或在生活中有所收获的时候,铮总会热烈地祝贺我,并给我加油鼓劲,让我有勇气和胆量再往前冲。尤其在生下康儿后,面临岗位调整等一些具体问题时,他更是我的免费咨询师,用他的工作经验给了我极大的帮助。从他那里,我明白了,生活的关键在于平衡。

  前年,他全家移民到了加拿大。临走的时候,他来和我告别,我非常难过,觉得他离我遥不可及了。我一边掉泪,一边有些生气,任性地指责他为什么不在国内好好呆着,发什么神经?他依旧笑呵呵地对我说:“燕子,别难过,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现在通讯这么发达,上网、电话,我们都能联系啊”。话虽这样说,可是,人到中年的他,还是有些感伤,想起小时候的种种往事,眼眶也微红了。当他乘坐的飞机起飞的瞬间,我还是抑制不住地哭了。

  现在我和铮还有联系。从小到大,他就让我叫他哥,可是调皮的我,一直不肯,总是直呼他的名字,从来不叫他哥。铮走后,在发给他的第一封Eail中,我第一次喊了他一声亲爱的哥哥,他说听到了觉得非常亲切和安慰。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女人了,所以容易怀旧。虽然知道怀旧就是一个空篮子,从中打捞的不过是似水流年,企图追回过往的美丽和回忆,可结果却是永恒的徒劳罢了,可是,我还是会在不经意中就想起铮和他陪伴我走过的岁月,直到他去了异国他乡。每次他的来去,就象不经意的风,虽然我不会刻意想起,但现在却不免有一丝伤感。

  今天下午,又收到铮的Eail和他一家人在国外的照片,一派温馨和睦。我想铮实现了他理想中的生活,生活在纯净的蓝天下、美丽的环境中。他还是那么平和地微笑,额头有了淡淡的皱纹。他依旧询问着我的生活,关心着我的工作和家庭,叮嘱我要让康儿学好外语,希望能在不久的未来,我的康儿能够到加国留学。我知道他在国外也不易,但是他从不向我吐露生活的压力及精神上的苦恼,我知道,他是怕我为他担心,而他早就习惯了扮演我的大哥这样的角色,风霜雪雨一肩挑,无论何时何地,给予我的总是明媚的阳光、灿烂的笑颜。

  我不知道铮算不算我的蓝颜知己,当人们在大肆炒作这个词的时候,我仔细想了想,蓝颜究竟有多蓝?如果说铮是蓝颜的话,那就是一种无比澄清的蓝,这种蓝非常纯粹,不含一丝杂质,但却蓝得那么浓郁,那么令人心醉。因为,这里面,有我们逝去的青春、梦幻以及人生点点滴滴的沧桑。所以,每当我抬头仰望深不见底的蓝色天空时,就会想,铮其实一直在我身边,即使天涯海角,却从未远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