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苹果女生的似锦流年

2006-04-19 21:23:54 18

本文摘要:

  我和谢汀兰有三个约定:不在同一天发脾气,一个人郁闷了,另一个要哄;不再喜欢爱吃苹果的男生,他们通常没心没肺;彼此在对方好友名单里的首要地位永远不可动摇。

  依旧记得我和谢汀兰站在学校礼堂的舞台上,一起唱《友谊地久天长》的那个下午。那天,我们化了淡妆,穿着雍容华贵的礼服,挽着手从后台意气风发地走到舞台中央。当时的台下有些骚动,有几个高年级的男生吹起了口哨,虽然有些刺耳,但我和谢汀兰却备感骄傲。音乐响起,我们煞有介事地唱起来,可唱着唱着,我就忘词了,随后谢汀兰跑调了。最终,我和谢汀兰把排练了三个星期的节目演砸了,台下嘘声一片。亮相很惊艳,结局很凄惨。

  谢汀兰责怪我,苏黎,我们练了无数遍,你怎么把词忘了啊?

  我说,我忘了词你就接着往下唱,反正是合唱,别人又不会听出来,我一会儿就能想起来了,你怎么唱跑调了呢?

  谢汀兰说,还不是因为你忘了词,我紧张的吗?

  我说,我忘了词,我都没紧张。

  谢汀兰气鼓鼓地瞪着我,我也噘着嘴看她。最后,我们俩背着书包各自回家。我们的家在同一个方向,相距不远,我和谢汀兰走同一条路,她在前,我在后,隔着50米的距离,谁也没有理谁。太阳落山了,天空跟我们的脸色一样难看。

  我和谢汀兰在七岁的时候就成为了死党,团结友爱,相互帮助,如今我们十六岁,长大了很多,却突然变得不懂事了。

  晚上,我坐在窗台上,看屋外雪花纷扬,凌晨三点,雪停了,整个大地素面朝天。我钻到被窝里,把谢汀兰送我的加菲猫摁在床上,边打它的屁股边说,我错了,还不行吗?

  天蒙蒙亮,我就爬了起来,揣着两个苹果去找谢汀兰,我想我应该当面向她道个歉,毕竟我比她大一个月,做老大要能屈能伸才好。

  从我家到谢汀兰家要走二百八十多步,我数着步子,踩着积雪往她家走,当我数到二百五的时候,我就看见了谢汀兰,她蹲在地上不知搞什么鬼。我悄悄走到她背后,发现她在雪地上写了几个字:苏黎,对不起。

  我站在她身后傻乐,谢汀兰,你在干什么?

  她发现了我,飞快地把对不起三个字给抹掉了,说,我在练字啊,知道我的字为什么写得那么好了吧?

  我哈哈大笑,谢汀兰同学,你的字一般,不过认错态度很好,我决定原谅你啦。

  谢汀兰说,你的态度比我好,一大早就来找我负荆请罪。

  我说,不要胡说,我只是路过,顺便带个苹果给你。我把苹果放到谢汀兰的手心里,她很快就找到了我刻在苹果上的对不起,“喀嚓”一口咬了下来,吞到了肚子里,样子颇为饥渴。

  吃完苹果,我和谢汀兰堆了两个紧挨在一起的雪人,用煤球做眼睛,用胡萝卜做鼻子,活忙完了,我们的手被冻得又麻又凉又红,握在一起却感觉温暖异常。

  谢汀兰把树枝折了一半给我,我们用它在雪地里写字,写《友谊地久天长》的歌词:“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心中能不欢笑,旧日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她写一句,我写一句,一边写,一边唱,整条街都被我们写满了,这一次,我没有忘词,谢汀兰没有跑调。

  1999年的夏天,我和谢汀兰背井离乡从烟台到天津求学。她去了天津大学,我去了南开大学。两所大学,一墙之隔,曾经朝夕相处的两个外地女孩子,在陌生的城市仍然可以天天见面。几乎每天晚上,我们都会跑到天南街上一起吃饭。饭后,坐在新开湖或青年湖边喀嚓喀嚓地吃苹果。苹果是我和谢汀兰最爱的水果,我们买很多很多的苹果,遇见喜欢的人,便请他们吃。林志言便是其中之一。

  林志言和我同系,比我大两届,一个终日穿着白衬衣的英俊男生,只和他对了一眼,我便知道自己无还手之力。系里组织溜冰,在南京路伊势丹顶层,技术不太好速度又过快的我把他撞倒了,拽掉了他白衬衣的第二粒扣子,并栽倒在他的身上。我狼狈地站起来,忙不迭地跟他说对不起,他倒是坐在地上慢悠悠地打量我,又对了一眼,天,我的麻烦来了。

  10月13日,我入学以来第一次没有跟谢汀兰一起吃晚饭,当然也没有跟她到湖边喀嚓苹果。取而代之的是林志言,我和他共进晚餐,并肩坐在新开湖边吃苹果。

  林志言竟然说他也喜欢吃苹果,这让我大喜过望,我嘿嘿暗笑,敌人已经暴露了致命缺点,就别怪大小姐我心狠手辣了。

  我把送给林志言的每一个苹果都用水果刀小心地刻上苏黎,这样,坐在新开湖边,他就会把我的名字喀嚓掉,吃到胃里,靠近心脏,我的名字就能轻而易举占据他的心,他吃得越多,我的名字就积累得越多,日久天长,他的心里就只有苏黎,再也装不下别人了。

  我对谢汀兰说,如果要得到一个男人的心,就要让他吃刻着自己名字的苹果。这是我最近在研究的课题。谢汀兰神秘地说,我现在也正研究这个课题。

  我眼睛一亮,是吗?那找个时间大家一起吃饭吧,就晚上啦,晚上行吗?谢汀兰低下头微微一笑,故作娇羞地说,那好吧。

  下了课,我打电话给林志言,一起吃饭吧。他说,要上选修课,老师会点名,已经旷了好多。于是,我灰头土脸独自一人去天大见谢汀兰和她的男友。

  谢汀兰跟她的男友坐在桌子的一边,我自己坐在另一边。那个男生像林志言一样穿着白衬衣,像林志言一样地说话,像林志言一样英俊,可林志言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他有双胞胎兄弟。

  我对谢汀兰说,那个谁晚上有一节很重要的课,来不了。她哦了一声说,以后有很多机会。然后,向那个男生介绍我,苏黎,我的老大兼死党兼同学兼姐妹。又向我介绍那个男生,林志言,和你一个系,大三,我们认识还不到一星期。我和林志言握了握手,这是我认识他半个月来第一次握手,他的手心都是汗。

  谢汀兰去洗手间的时候,林志言怯怯地对我说,对不起。

  我在桌子下面踩了他一脚,佯装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狠狠地说,我要去告诉老师,你又旷课了。

  我们在青年湖边吃苹果,谢汀兰坐在我和林志言中间,她偏过头悄悄告诉我,她在苹果上刻上了自己的名字。路灯下的湖面水波荡来漾去,我的视线突然模糊了。我喀嚓喀嚓地咬着苹果,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用来掩饰我的不安。

  林志言到底该是谁的呢?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我先于谢汀兰认识他,按照先来后到的规矩,他应该是我的,我又是谢汀兰的老大,长者为尊,林志言还是我的,就算按照姓氏比画排序,我也应该在前面呀。

  可林志言还是在我的眼皮底下走向了谢汀兰,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也许,谢汀兰还是比我可爱一点,林志言还是喜欢谢汀兰多一点,他吃下那么多刻有我名字的的苹果,也只是用嘴,并没有用心。

  我打电话给林志言说,你要好好跟她在一起。林志言应着,好。我说,那么,晚安。他说,晚安。我放下电话,闭上眼睛,数着绵羊哄自己睡去,我告诉自己,这是一种成全。

  一星期后,我见到谢汀兰,赫然发现她把直发烫成了波浪卷。她丰姿绰约地站在我面前,握着拳头,激动地对我说,老大,我给你报了仇了。我被她的新发型和莫名其妙的开场白搞得一头雾水。她比划了一个砍人的手势进一步说明,我把林志言给甩啦。我问,为什么?谢汀兰一脸忿然,哼,他骗了你的苹果又来骗我的,我是不能容忍的。我听了这话,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谢汀兰上前安慰我,我们抱在一起在天南街上哭得稀里哗啦。

  我对谢汀兰说,我好惨,损失了一个月的苹果。

  谢汀兰说,我也惨,打爆了三张电话卡。

  我说,早知道这样,在溜冰的时候,我就不去撞他了。

  谢汀兰说,早知道这样,当初问路的时候,就应该找个丑一点的。

  那时,我们十七岁,一个英俊的男人多看了我们两眼,我们就傻乎乎地认为那是爱情。

  2000年春节一过,我和谢汀兰相继十八岁。我生日当天,谢汀兰送给我一本挂历,并十分下流地对我说,苏黎同志,为了庆祝你十八岁成人,我送你十二个猛男,一个月换一个,好好享用。挂历是谢汀兰用十二张海报自己制作的,都是外国当红的男影星,而且每张都有签名。我把挂历藏在枕头底下,每天睡觉之前都翻出来看一遍,但很快我就意识到谢汀兰是在捉弄我。因为每张海报签名的笔迹都差不多,而且还都是汉字。

  一个月后,谢汀兰生日,我送给她一个很大的肥猪储蓄罐。她看了,大叫,老大,十八岁给我买储蓄罐做什么呀?我拍拍她的肩膀,郑重其事地讲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