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记忆中的那片竹林

2006-04-19 21:23:56 20

本文摘要:

  一片竹林,两棵桃树,三间茅草房子,四周全是稻田,几里之外再无别的人家。我出生在这样一个地方,它是我关于家的最初概念。  

  我家里养了一条狗,在我走出那片竹林之前,这条狗一直陪着我,我不知道它是否见到过世界上的第二条狗,只是我很少见到从竹林外面来的人。   

  我家里还养了很多鸡,它们基本上是母鸡,养母鸡的原因是让它们下蛋;母鸡下蛋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我虽然很少吃到鸡蛋,可知道鸡蛋与我家每天吃的盐有关。当然,我家也养了一只公鸡,它每天早晨打鸣,晌午也打鸣;它一打鸣,隐约听到几里之外的公鸡也打鸣,所以,它就更起劲地打鸣。   

  我家的鸡们一点也不孤独。房子前面有一大片空地,后面是大片的竹林,它们的集体生活非常丰富,有只鸡突然啄到了一条虫子,其他的鸡就跟着追啊追的。——看来,它们一点也没有与其他地方的鸡交流啄虫子心得的欲望。   

  由于我家太过偏僻,很少有人光顾,那条狗倒是显得成天无所事事,不过,也没发现它特别不自在,我一般情况下都陪着它。可是,有时候我需要做一些重要的事情,比如要爬到桃树上摘桃子。狗对摘桃子和桃子本身都毫无兴趣,这时,它就假装对那些鸡们有些意见,突然一个跃起,将一大群鸡从竹林里赶屋前的空地上,然后又从空地上赶到竹林里。   

  最不孤独的当然还是我,因为我总是很忙。——需要说明的是,我不是像现在这样,因为害怕孤独或者被冷落,故意把自己弄得很忙,而是确实有许多事情需要我去做。   

  屋前草地上有一些蜻蜓,它们鼓着翅膀交叉着翻飞,不知道在表演什么舞蹈,看得我眼睛都累了。好在它们并不是总在翻飞,有时会在某个枝叶上停下来,弄得叶子一颤一颤,一颗早晨尚未来得及落下的露珠儿趁势就落地了。它终于停稳了,然后瞪着两只眼睛左瞧右瞧。我认为它是故意这么做的,以示自己并不那么容易被捉住。不过于我而言,这毫无用处。它确实瞧见了我,我们的目光一直对峙着,可它永远看不到自己的尾巴,当然还有偷袭它尾巴的手。   

  一般情况下,再聪明的蜻蜓都逃不掉我的手。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当我的手正要伸向它时,一只多事的鸡跑了过来——也许它觉得它的嘴巴比我的手更厉害——那只蜻蜓用小小的翅膀证明了鸡的无知。   

  那只鸡悻悻然地离开,它从来对自己留下的残局不负任何责任。不过,我还是原谅了它。它只是想帮忙,鸡对蜻蜓并不感兴趣。一只死掉或者挣扎中的蜻蜓,会成为鸡们争夺的对象,后来发现蜻蜓并不合其口味,也就权作游戏了。   

  我对蜻蜓们飞舞的样子也很有兴趣,所以还弄了一根竹竿,上端绑了罩子,罩子是蜘蛛们提供的。我不会追着去对付某一只蜻蜓。如果说它们在空中飞舞像一场大型舞蹈,那么,这根竹竿就如同是这场舞蹈的指挥棒。有意思的是,那些蜻蜓本来绕着指挥棒跳得好好的,可就是有那么一只或两只突然晕倒在竹竿上端的罩子上,动弹不得。   

  我认为这根竹竿很神奇,也许还可以用它来网麻雀。那些麻雀本来是很可爱的,它们每天在竹林里,从这根竹尖上跳到那根竹尖,弄得竹子一晃一晃,它们边跳边叽叽喳喳地讨论一些事情。——那肯定是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我后来知道了它们讨论的内容。我家门前晒了一些萝卜条,有时还会有糯米,或者几块豆腐干。照看这些东西是我的主要工作。这时,麻雀就不愿意呆在竹林里了。它们翩然降落到门前的场地上,边啄食那些可口的食品边毫无顾忌地交谈。用网蜻蜓的竹竿对付麻雀,我的样子看起来肯定很蠢,不过,我还是差点成功了,有一只骄傲的麻雀一不小心就碰到了竹竿,它在空中一个趔趄,然后落到了地上。当我高兴地跑过去时,但见它努力地翻了一个身,支楞起翅膀飞走了。   

  后来,我还用这根竹竿捕捉过蝙蝠。傍晚时分,屋檐下的蝙蝠黑黑地飞着,跌跌撞撞地像个醉汉。我后来知道,其实它们是装成醉汉的,用竹竿来对付恰好中了圈套,也许它们正想以此来证明其超常的本领,或者醉者自醒的道理。   

  现在要说到那条狗。有一天,大概就是我专心对付那些蝙蝠的那天傍晚,它不见了。白天,狗很安静,除了与鸡们追逐一番,其他时候会在门前懒懒地晒太阳;夜晚来临,为表示自己尽责,一般会吠几声,然后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可那天没听到它吠,也没见它在屋子里。   

  我知道,我有很多游戏,狗是无法参与的。也许。它真的有些孤独了,可它会到哪儿去呢?   

  睡梦中,我听到了远处的吠声。第二天,它仍然没有回来。后来我被告知,它再也回不来了。它被另一条狗带出竹林,然后被人捕杀了。   

  此后,我也被带出了竹林。村子里要做“居民点”,所有单家独户的人家,都要搬到统一规划的居民点去住。那年春节,我家的房子被拆掉,然后,两棵桃树、还有竹林也被伐掉了。我一直以为一辈子都会住在这片竹林里的,没想到它们这么快就消失了。   

  在砍伐竹子时,父亲用一个萝筐,装了一些竹根,带到新家去,把它们埋栽在屋子后面,第二年,便有了嫩嫩的竹笋,尖尖地拱出地面来,后来竹子的根须竟也连成了一片。   

  不过,我的童年时代却结束了。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