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40天大的儿子的东西

2006-04-19 21:23:56 7

本文摘要:

  一个年龄40多天的人生活中需要什么东西?以儿子为例我发现答案有些惊人。   

  儿子出生42天后带他去医院做产后复查,那天出门前去每天不知要走进多少次的卫生间给他拿毛巾擦脸,以一种小清醒多看了周围平日里眼熟无睹的东西一眼,不觉有些惊心———在这间不足4平方米的卫生间里,我发现属于儿子的东西有:长一米、配有专用托架的大洗澡盆一个,洗尿布盆一个,洗衣服盆一个,洗屁股盆一个;毛巾6条,分类为洗澡毛巾、洗脸毛巾、洗屁股毛巾等;护发护肤用品虽都是强生的小包装,但仍可以占据架子的半壁山河,这里有洗浴液、护肤液、去头垢油、爽身粉、擦屁股油,摆在角落做特殊之用的卫生棉签、低度酒精之类还不包括在内。   

  在想到奢侈这个词的同时,想到另一位妈妈曾指责我给孩子用的东西少而乱,比如洗尿布盆只有一个肯定不够用,比如没有给孩子用来擦嘴的专用毛巾,比如没有孩子专用的梳子———尽管目前儿子脑袋上总共没有几根毛;想到育儿书上郑重提示、不久后也必须为儿子准备的牙膏、牙刷、牙缸类,一时不知道是自己奢侈了还是自己不得不奢侈。   我有些惊心的不仅仅是卫生间里的那么多东西,我发现我40多天的儿子的东西出现在这套房子的每个地方,并且表现出重复和不断增加的趋势,比如婴儿车2辆,枕头4个,小被子每个房间平均2条,他现在不会玩、作为男子汉将来也多半不会喜欢的一堆布娃娃……   

  而每样东西的存在似乎都有自己的理由。儿子乍暖还寒时出生,姥姥先做2套棉衣棉裤的理由是停了暖气会冷,后做3套的原因是前面的有些大穿着不舒服。冬天已过,5套棉衣棉裤平均穿到儿子身上的时间不足5天,而尺寸注定它们今后的命运是再也难见天日。奶奶也不能让自己闲着。儿子没有出生,已拥有了奶奶给做的被褥3床,而这仅仅是缝制购买工程的开始。   

  有大量的空闲和一些金钱的老人们在这个时候展开了劳动竞赛,争先恐后的样子,他们每日几乎都会花样翻新地拿出一些东西要给儿子。奶奶有一天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出来一个织锦包拿到儿子床前左思右想,实在想不出对孙子能派上什么用场,最后决定用来给宝贝装尿布。这挺好的包最终用于了孙子,对尿布从此实现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包装。   

  疼爱在这个家里在孩子周围泛滥着。站在超市纸尿布的货架前我们选定菲比,次点儿也要帮宝适,尽管心里清楚买这样的一包可以买其他的两三包,但我们毫不犹豫,绝不回头。如果要别的孩子用过的旧小床,根据提供的信息就有四五个供选择,我们最后却是很痛快地买了600多块钱的好孩子童床,而且好像还对孩子挺愧疚———商场里还有1000块钱更好看的小床呢。   

  疼爱的表象就是成堆的物质,有必要的和无必要的,好的和更好的。   

  还有成堆成包没有开封的亲戚朋友送来的东西,各种各样的小儿用品,从玩具到衣服。最可怕的是衣服,特别是那种装成礼品盒的婴儿服,有几件套之分,包装好看,价格不低,里面装的衣服的尺寸却全无标准,通常标明适合1—6月小孩穿的,拿给1岁的孩子穿也不会小。而所谓的几件套便是往里面塞进无用的小东西,脚套加手套再加上围嘴,套数越多里面包含的无用的东西越丰富。而它们必须存在,因为代表人情。人情在以一个孩子为主题时就是表现为物质的奉献。   

  当一个40多天的孩子的东西在家里到处都是,无处可放时,不得不想一个人一生的需求和占有又会有多少?在这个物欲的世界里,我们掉进了拼命挣钱和疯狂消费这个大转轮,我们的孩子一出生也掉了进去,一生也必然地随之忽高忽低,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