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512室玫瑰女孩的单数

2006-04-19 21:23:55 10

本文摘要:

www.999120.net

  我20岁那年,正在北京的一所女子学院读书。女子学院顾名思义全是女生。曾经有人戏称我们学校是一个现代化的女儿国。

  我住在女生楼512室,宿舍里住着6个女孩子

  古人云:三个女人一台戏。六个疯丫头凑在一起恰好组成两台戏。我们常常会在某个云淡风轻的夜晚,全体卧倒在床,一边一曲接一曲地听着孟庭苇飘逸空灵的浪漫情歌,一边讲述着属于年轻女孩子的小秘密。讲到绝秘处,便自成一小堆悄声地咬耳朵根。一般都是两人一组,上铺跳到下铺或是下铺爬到上铺,躲在一床被子里说悄悄话。不时,还会传出咯吱咯吱偷着乐的声音。

  那是一段纯真岁月,那段日子一直有一首歌在陪伴着我。我特喜欢这首歌中的一句歌词:“你看你看月亮的脸,月亮的脸偷偷地在改变”。这句话应验了成长的日子里有说不完的话题。

  朵朵是和我一同携手走过这段青春岁月的见证人。她是我的上铺,也是我的闺中密友。朵朵是个充满灵性纤秀温婉热衷于绘画的女孩子。我最欣赏她骨子里那种一般漂亮女孩难有的脱俗。有时看她的绘画作品,会让我产生这样的错觉,到底她是画中人,抑或画中人是她?

  女子学院像是一座百花争妍的街心公园。她座落在北四环路边上,虽然管理严格,但还是引得无数英雄竟折腰。其中,最爱光顾我们学校的是距女子学院不远的中央美术学院的男生,他们声称女子学院是为了激发创作灵感。

  女子学院像个“万花筒”美女如云,他们喜欢坐在学校食堂的一隅,观看一群群风景各异的女生从他们眼前翩翩而过,真可谓“秀色可餐”。我和朵朵也未能逃脱他们“艺术”的眼睛。

  那天中午,照例我和朵朵在学生食堂吃着乏味的套餐说着有趣的闲话,一名有着齐肩长发的大眼睛男孩坐到我们餐桌旁主动找我俩搭话。这种经历我们有过,对于这些外校的男生,在我们看来他们才是女孩学院别致的风景。这就应验了卞之琳的一句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后来,这个男孩子单刀直入地向我们提出做他的人像模特,我这才把他的身份和形象联系在了一起。朵朵听说他是学油画的学生顿时喜出望外,从小就喜欢画画的她一直为没能专修美术专业而抱有遗憾。

  这之后,朵朵就经常和那个长发男孩相约着在一起学画画。偶尔,她也将男孩子带到512寝室。不久,寝室里就传出朵朵恋爱了的消息。我追问她是否果真有此事,朵朵笑而不答。末了,她羞涩地恳请我给那个叫武的长女男孩做一回人像模特,她说这是武拜托的。

  当时,我轻巧地答应了。

  在美院三楼的画室里,武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为我画了一幅人物肖像。朵朵在场观看。这是我和武之间惟一的一次正面交往,接下来我们就再也不曾见过面。

  这期间,512寝室的爱情鸟飞来又飞去。我的相思鸟是故乡江南一个叫卓凡的男孩。我在我的小说故事里编织着我的爱情梦想。

  有一天晚上,我提前回到宿舍,拧亮房间里的灯,发现寝室里只有朵朵一个人躺在床上伤心地抽泣。我不明其因,走近她询问,朵朵只字不语。那一夜,我躺在床上听见上铺的她在床上辗转反侧。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朵朵变得沉默起来,她不再热衷于和大家聊女孩子之间的话题。512寝室里的爱情悲剧一幕幕地上演,分分合合,聚聚散散,情去情又来。6个女孩子都各有各的心事,谁也顾不上走近他人的心里。二十岁的年龄原本就是一个多梦多爱的季节。

  直到大学毕业前夕,我才听到了朵朵和那个叫武的男孩分手的消息。令我不敢相信的是,导致他们分手的竟是因为我。我不明白怎么会无端端地卷入到别人的故事当中。我冲动地找到中央美院,站在武的画室门口,我看见武的画架上摆放着数十幅我的画像。瞬间,我找到了答案。

  武送我到车站,途中他说:“我不想让你知道这些,因为我早已知道你有一位非常爱慕的男友,我一直在抑制自己的感情。但我不想欺骗朵朵,她是一个了女孩,可我们只能做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和武握手言别。爱是免强不得的呵!

  大学毕业的时候,宿舍里的6个女孩子依依不舍地分别。那些天,我们又像是回到了从前,回归到了昔日那个无忧无虑的自己。每个晚上,我们六姐妹又聚到一起谈天说地。比如:爱过的故事,初恋的美丽,牵手的心跳,吻别的感受,失恋的苦,不能忘怀的男孩以及有关美好的未来等等。

  毕业前的最后一次晚餐,我们御下淑女装开怀畅饮,借着酒兴我们六个女孩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自己心中的愿望。不知是谁先开的头,她说将来做新娘时要穿美丽的婚纱,要做天底下最美丽的新娘。接着我们开始派对,谁给谁做扮娘。划分派对时,我和朵朵又被组合在了一起。我们相视许久,彼此的眼睛里都有水珠在流动,我们的脸上都露出了久违的笑颜。

  朵朵大学毕业分回了沈阳,我去火车站送她。火车快启动的前五分钟,突然,武满头是汉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三人相对无言。千言万语无须开口,一切尺在不言中。

  火车站的站台上有个声音在唱:“圆圆的,圆圆的,月亮的脸,扁扁的,扁扁的,岁月的书签;甜甜的,甜甜的,你的笑颜,是不是到了分手的时间。不忍心让你看见我流泪的脸,只想对你说,你看你看月亮的脸,月亮的脸偷偷地在改变。”

  火车启动时,武将视线转向远处,朵朵竭力克制的眼泪还是忍不住地流了下来,隔着车窗她在向我们挥动着双手,我转过身去早已是泪眼模糊。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