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晚孕学习班的众生相

2006-04-19 22:01:30 20

本文摘要:

  中期学习班时,医生就通知我们晚期会放一段生孩子的全程写真,请夫妻双方到时一起来听课。结果那天,全是一对对的,比恋爱时还准时,教室里坐满了大腹便便孕妇和幸福的即将为父者,我老公更是积极响应,其实我知道他们陪老婆是一半理由,还有一半,中国性教育还不完善,大男人怎么会见过生孩子,多数好奇的不得了,要不中孕班怎么稀稀拉拉才来了一半老公?当然以上只是我现在的猜测。

  终于放录像了!先是痛苦的大叫,接着是血还是血,天啊!我闭着双眼,头开始发疼,看不下去了,我要昏了!我这人从小怕见血,高考那阵体检验血,我第一个抽血也是当场第一个就昏过去,被妈妈架在旁边,吓的后面的同学无不脸色发白手脚发震瑟缩不前,那时我才知道我见血昏,而且还是家族遗传。

  胃在翻腾,脚在发软,手心在发冷汗,我早孕还没这么大反映!我忍不住要出去透下新鲜空气,为了不吵着聚精会神的大家还有已经目瞪口呆的老公,我说声我去厕所就出去了。站在外面的走廊里微风吹过,人开始放松些,再看教室里:相当一部份老公们看得眼定定,嘴巴张成“O”字,全部都成雕塑一样,整个人动也不动;而大肚婆们吓得无不遮口掩鼻,有些还泪汪汪的,有些手就使劲的攥着老公的手。再看我老公,跟其他的老公没分别,早忘了门口还在发昏的老婆,整个教室静悄悄,大抵这么“精彩”的全过程是所有人想也没想到的!

  我一直等到放映完了才进去,但见老公们脸上挂着满足的神情,有些装着庄严,有些还想啧啧嘴;老婆们脸色多数还心惊胆颤,少数勇敢的则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大无畏表情。谁也没说话!这时我的老公才想起我,看着我进来:“怎么才进来?都演完了!”一个“演”字轻轻带过其间多少种种辛苦?

  回家路上,我很郑重的对老公说:“如果有来生,愿我们还是夫妻,不过下次你做女的,我做男的,你给我生一打孩子!”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