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一个28岁男同志的悲哀形式婚姻

2006-04-20 0:04:46 80

本文摘要:

   以下所述是我——一个二十八岁的男同曾经经历和正在经历的事情,不管它是否对像我一样的已经建立了“虚凤假凰”的同志形式婚姻或者正打算建立这样的“特殊婚姻”的同志朋友有一点点启示或者思考,我仍然要将它叙述给大家听,我保证以下所述完全真实。

  我与她的认识也是缘于互联网,我们大约于今年——即2005年元月份认识。那个时候的我也一直遭受着绝大多数的大龄同志一样的婚姻压力,而当时一想到即将到来的农历春节,心理的压力自然更多。大家都知道,对于大龄同志,过年过节是难关,每次过年过节总要遭受心灵的伤痛,年迈的父母会频率更高的在你耳边叨唠成家的事情,周围的亲戚朋友会碰到你就首先询问你有没有找女朋友。

  我是一个彻底的同性爱者,实际上我也不太相信有双性恋,我认为性倾向要么是对同性要么是对异性,我不认为一个同性爱者可以和异性完成性生活就是双性恋。之前,我尝试过在媒约辍合下去和一个女孩子交往,但是最终经历了四个月对我来说是痛苦的“恋爱”而分手了,我认为一个同志的心永远归属于同性,一想到要一辈子去骗一个无辜的女人,去一辈子的对她演戏,并且自己没有任何的自由,我就会心里打寒颤。所以这种分手是必然的。

  经历那次所谓的“爱情”,我再也不想去和一个正常的女人建立家庭,我和成千上万的同志一样脑子里闪烁着找一个女同(拉拉)组建同志婚姻。有句广告词叫“心动不如行动”,我一想着就真的行动起来了。我每天浏览大量的同志网站和同志论坛的交友信息,经过挑选比较,我终于找到了我现在的所谓的“妻子”。姑且这里称呼她“寒寒”,称呼我自己“叶落”吧,这两个都是我们网络上曾经叫过的名字。

  我当时为什么找了寒寒,原因是我们是一个地方的,我们相隔不远,属于同一个市,她家是市里的,我家在该市下辖的一个县城,我想距离近一些成功的几率更大些,周围的亲人,朋友或同事对这种恋爱的可信度会更大些。

  就这样相互通过了QQ验证。接下来经历了短时间的疯狂的语音视频聊天,因为她也是大龄同志,而尤其作为一个女性大龄同志,她家里对她的婚姻也催得让她发疯。两个同病相怜的人把彼此当着救命草一样紧紧拽着不放。

  总要觉得各方面应该比较配一点才好,彼此交流了身高,年龄,体重,学历,职业,爱好等等。我很诚恳,我告诉寒寒,我是XX县城的一中的一名高中老师,今年28岁,学历是大学本科,个不太高,长相属于知识分子的斯文型但是不女气等等一些情况。寒寒看我一上来就这么真诚地对她说明了我的一些情况,她也介绍了一些她的这些基本情况,而我们这些方面一谈又刚好在外人看来很吻合。于是我们视频语音聊天,先是彼此夸奖对方外表不错,她说我看起来很漂亮,很阳光男孩的样子,不象已经有了28岁。而我说她也很漂亮,而实际她的确是那种长相很漂亮的女孩子,除了比较胖点,但是她偏胖也不影响她很漂亮,一点都看不出她是拉拉,因为大多数人心目中对拉拉的定义可能比较男性化的样子,而她一点都不男气,这一点我很满意,我不愿意找个男人婆回家。她长长的头发,细腻的皮肤,当时的她又说话温柔大方很有涵养。总之一切都觉得不错,她也对我印象很好。

  寒寒告诉我她有一个交往两年的GF,那是一个比她大16岁的女人,她们彼此很相爱,而且想永远抵抗外界的压力走下去,正是因为想走下去,才选择这样的婚姻,有足够的自由度。我当时就和寒寒说,我永远支持她和她GF的情感,因为我崇尚真爱,真爱无价。并且我和她聊天时感叹男同圈子的纷繁混乱,男同真情太难寻觅,我说我再也不想去寻觅真爱了,我只想这么和她一辈子平静的过下去就足够了。我们当时都说想做一辈子的无性的夫妻,甚至想到如果时机成熟会通过人工授精的方法去要一个孩子。我们两个都不想结了婚再离婚,都认为如果结了婚再离婚,父母所受的伤害更大,那还宁愿不结婚。总之在网络上彼此的聊天都让彼此觉得对新的生活充满着美好的憧憬。

  那个时候她还在一个离家几个小时车程的外地上班,因为她父亲在那里投资的一个企业,不在本市。经过了无数次视频语音聊天,还有一些电话联系,我们决定见面了,我们选择了一个周末的下午在市里见面,她从单位请假回了一趟家,我也从县城坐车去市里,带了两盒包装精美的名茶送她。

  见面了一阵寒暄后,我们去了市里比较有情调的一家茶楼——“避风塘”,因为我对市里还不太熟悉,而且也等于到她家这里,于是初次见面她做的东。整个下午我们在“避风塘”临窗的位置漫无目的聊天,看窗外的人来人往,我赞叹彼此相识也是一种缘分,我说会好好珍惜我们彼此的感情,虽然不是爱情,但是有兄妹之情,我会把她当着我最好的妹妹看待,我也会把她的GF当最好的姐姐对待,对她的父母会和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的亲,我说寒寒请你相信我,我是一个有家庭责任感和负责的人。我还和她开玩笑说,我设想等到我们一起生活了50年后,我们都退休了,我会把我们的这段埋藏半个世纪不为人所知的“惊世之恋”公布到中国最有影响的媒体甚至中央电视台上去,让人们更多的了解同志的苦难,也算是为同志事业做点贡献,我说人到暮年还怕什么?她也笑嘻嘻的赞成,我们还模仿老爷爷,老奶奶的样子接受电视台的采访,我们都笑得很开心。

  我们见面之前都已经和各自家里透露了恋爱的消息,当然我们都不会和家里说是网友,我们都想彼此的家里对网友谈恋爱还是可能有很大的疑虑和担忧的。于是我们做好统一的“口供”,设想一切家里所可能询问的种种问题。我们说我们是两年前在一个同学聚会上认识的,她是我一个大学同学的女朋友的高中同学,她也这么样和家里撒谎。我们说我们认识了两年多时间,当时一直留下了电话号码,平时也打打电话,一开始彼此觉得不在一个地方不合适,后来因为时间长了还是觉得彼此都比较适合对方,也就不考虑距离了,而且又是一个市的,这么点距离还是可以克服的,我们说我们会往一个地方奔的。她的家庭相信了我们所说的“恋爱经历”,并且又觉得女儿年龄大了,所以家里都同意了。而我的家庭一开始遭遇了反对,因为我的父母和姐姐们都希望我能找一个和我在一个地方的,而不是两地分居的女朋友,说我有很多和我一个地方的条件比较好的女孩子供我选择,为什么不选择呢,偏要选两地分居的?我说我要找真爱,我就喜欢她,爱她,我愿意,经过我的一再执拗,父母和姐姐们也就没有办法,只有由我了。

  临近晚上的时候寒寒给她家人打了电话,希望我能和她家人见个面一起吃个饭,我们约好在一个档次比较好的餐厅吃饭,她的父母和弟弟都来了,我当时很紧张,席间话不多,无非就是说些我的情况啊,家里是些什么人过日子之类的家常话等等,我说话的时候寒寒不说话,寒寒说话的时候我不插嘴,因为怕说漏了嘴,一定不能抢着说话,这是我们预先说好的。寒寒说她的父母回家后对我的评价不错,有文化有知识,斯文老实,懂礼貌等等。

  接下来的交往就是仍然在网络上聊天,计划未来的行程。这个时候彼此都对单位的同事公布了自己恋爱的消息,并且都说已经“地下恋情”了半年,不管是我的同事还是寒寒的同事都在惊叹我们谈恋爱怎么能做到这么保密!接下来的一个周末,寒寒邀请了我去了一趟的她的公司,再接下来的一个时间,我也安排了寒寒来我的单位,算是给彼此单位同事一个交代:哦,落叶恋爱了,寒寒恋爱了。我们彼此在她同事和我同事前都特别会表演,我们走路的时候故意很亲热的勾着手,让别人觉得我们是一对多么热恋的情人!我们的表演没有任何丝毫的破绽。我们的交往时刻对她GF的是透明的,我们的行程也对远方的她的GF是完全透明的,我认为接受寒寒,就应该接受她的GF。

  时间过了大约一个月的时候,那个时候已经临近过春节,我们按照计划打算年前定亲,我认为虽然是形式婚姻,因为我们是那种要共同生活一辈子的婚姻,所以我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个婚姻上了。她说定亲好花些钱,是不是她先给我,我说不必,因为我就是找一个普通女人结婚也需要花很多聘礼啊之类的,我也希望我们能尊重风俗,按照风俗办事。农历腊月26日按照预定,我带着我的父亲,还有我的一个姐姐和姐夫,我们四人去了她家,花了大概2000千多元钱,买了些高档的烟啊,酒啊,糖之类的,算是定亲了。寒寒的母亲给了我的姐姐一个400元的红包,寒寒说她们那里对第一次上门的女人才给红包的,男人不不给的。中午吃完饭,我和寒寒把我的父亲和姐姐,姐夫就送去了车站回家了,我继续留在她家,等着第2天带她一家人到我家去一趟,因为我们这里流行娘家人去婆家“望家”的风俗。

(来源:世界经理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