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男人,你知道"惧内文化"吗

2006-04-17 14:46:13 16

本文摘要:

  题记:“假如你的妻子是善良的,你便是一个幸运儿;假如你的妻子是邪恶的,你就会成为哲学家。” ——苏格拉底

  “气管炎”是现代人“惧内”的一种幽默说法。悠悠五千年文明史,孕育了诸如:民以食为天的“吃文化”、能解千愁的“酒文化”、意韵悠长的“茶文化”,如果从戏说的角度,国人也应当拥有一个“惧内文化“,因为纵观历史,“惧内”的话题与故事是从来没有间断过的。

  “吃文化”我一时还找不到谁是祖先,我只知杜康是“酒文化”的祖先,陆羽是“茶文化”的祖先。那么如果将“惧内”也看成一种文化,誰又是“惧内文化”的开山鼻祖呢?

  从历史上看周幽王为愽褒姒一笑,居然能在烽火台上点起狼烟以戏诸侯。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一种“宠爱”过了头,但实质上也包含着“惧内”的成份。周幽王不可能不知道,点狼烟戏诸侯,后果将会如何。如果他没有受到强大的压力,断然不敢使出那样的绝招的。我无法定义说周幽王点狼烟。就是开辟“惧内文化”之先河,但国人的“惧内”历史还真的是源远流长的。

  被伍子胥推荐给吴公子光(阖闾),刺杀吴王僚的专诸,是人人皆知的勇夫,但他也是一个怕老婆的主。《越绝书》中有这样的记载:伍子胥看见专诸正要跟很多人打架,妻子出来叫他,马上乖乖回家了。子胥很奇怪:一个有万夫莫当之气的大汉,怎么会被一个女人拿住?专诸告诉他:能屈服在一个女人手下的,必能伸展在万夫之上。这专诸的“惧内”理论,发展到现在,则演变成了那句人人皆知的“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出来就不出来”的笑话了。

  说到“惧内”的历史,就不能不提到苏轼的那首《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的诗了:此诗共有六节,别之不论,唯第二节与我说的话题有关。他是这样写的:“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这龙丘居士原名就叫陈季常,是苏轼的好朋友。因为他是个酸秀才,婚前也是那种花天酒地,沉迷于酒色之中的感性之人。自取了柳氏后,在柳夫人的高压政策下,他变的惶惶不可终日,柳氏在隔壁轻喝一声,他竟然就把拐杖都吓掉了。

  在围城之中的男人多少都会有“惧内”的情结,只是程度不同罢了。有诗曰:“云淡风清近晚天,傍花随柳跪床前。时人不识余心苦,将谓偷闲学拜年。”这诗将“惧内”男人自嘲的无地自容。

  男人“惧内”可以将其分成三类九种:第一类就是“势怕”:“势怕”有三种:一是畏妻之贵,仰其伐阅;二是畏妻之富,资其财贿;三是畏妻之悍,避其打骂。

  第二类就是“理怕”:“理怕”亦有三种:一是敬妻之贤,景其淑范;二是服妻之才,钦其文采;三是量妻之苦,念其食贫。

  第三类是“情怕”亦有三:一是爱妻之美,情愿奉其色相;二是怜妻之少,自愧屈其青春;三是惜妻之娇,不忍见其颦蹙。

  据说胡适先生研究了古今中外怕老婆的故事后,他总结出“惧内”男人的“三从四得(德)”这三从即是:“太太出门要跟从,太太命令要服从,太太说错要盲从”。哪四得(德)即;“太太化妆要等得,太太生日要记得,太太打骂要忍得,太太花钱要舍得”。

  其实男人“惧内”怕老婆,都含有不和女人一般见识的潜意识,男人在家中竖起这“惧内”的“免战牌”,是因为所有的男人都知道,家是最无法说理的地方。

  “惧内”并不是男人的耻辱,在可接受的范围里,男人有了“惧内”心理,与国、与家、与己,都是有好处的。

  从与国的角度:男人有了“惧内”的心理,直接关系到社会的安定稳定。 家庭稳定是社会稳定的基石。男人“惧内”了,家庭暴力就必然下降了,离婚率也就低了,下一代也就不会受到伤害了,社会问题就小了,家安国必稳。

  从家的角度:男人因“惧内”不抽烟、不喝酒,这一年该省下多少烟、酒钱?一下班就按时回家,不与那帮狐朋狗友,到外面花天酒地,寻欢作乐。这样不但省下了一大笔应酬的开支,更重要的是安全可靠,不会得任何的脏病,省下无法估算的治疗费。用这些省下的钱买房、买车,一家人其乐融融,这样“惧内”的结果何乐而不为。

  从己的角度: 因“惧内”了,烟是不敢抽的,酒也不会乱喝,寻花问柳更是不可想象的事。每天下班之后必须按时回家,生活极其有规律,在家忙着做家务,就是最适度的体育锻炼,这样持之以恒,你不长寿都难。

  其实男人“惧内”怕老婆,除个别如蒲松林笔下那个,父亲被悍妇赶走,兄弟被恶妻逼死,还依然对那悍妇恶妻,唯唯诺诺的窝囊货杨万石,和那句现代笑话“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出来就不出来”主人公外。多数男人“惧内”都拥有一种伟大的爱,他们将自己深深对妻子的爱,自觉地转变成“怕老婆”,如果无爱了,还何“怕”之有?

  随着社会的进步,男女的社会地位相对平等了。过去那种“夫为妻纲”的意识已渐淡化与消失。“惧内”话题,已成了现代社交场合谈论时的调味品,幽默时的润滑剂。它作为一种雅谑,给人们增添一些茶余饭后的趣味。现代真正的好男人,当别人说他“怕老婆”时,他不会感觉是一种羞耻,而是会理真气壮回答:“怕老婆就是爱老婆,我喜欢,你管得着吗?”

  记得前总理朱鎔基访美时,他曾面对中外宾客,笑说太太领导他,自己的钱都由太太掌管,让在场所有的人都粲然。这笑声,体现了人们内心的一种默契,一种共识,一种欣赏。

 ( 信息来源:瑞丽论坛 )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