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中年男人以及他的破碎婚姻

2006-04-20 9:26:58 18

本文摘要:

  我和妻子认识的时候,还是生活水平很低的1979年,当时,我们在同一家国有大型企业当工人。1981年初,我们结束了一年多磕磕绊绊的爱情短跑,办理了结婚手续。当年底,我们的女儿出生了。

  妻子从小失去了父亲,母亲改嫁后,她跟姐姐一起生活,养成了好玩、固执的性格。这些婚前我没领教过多少,可却导致了爱静的我与她很少有共同语言,可生活还算幸福。

  到了婚后五六年,日子好过了,我们的婚姻却越来越平淡了。除了有关女儿的话题,我们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深入交流。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妻子爱上了麻将,业余时间大多消耗在牌桌上。我多次劝说,但收效甚微。矛盾一天天积蓄,终于在一个周末爆发了。

  那是1998年6月中旬,女儿即将面临高考,我出差从外地匆匆往家赶,到家已经是深夜了,女儿正一个人吃着一碗酱油泡饭,桌上什么菜也没有。我一问才知道,她妈妈已经两天没有回家做饭了。我心里又疼又气。妻子临近凌晨才回来,我劈头盖脸地责问她:“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妻子满不在乎地说:“没干什么。”我的火气更大了,说:“一个女人,通宵不归,谁知道在外面干了什么!”妻子瞪着眼,气呼呼地说了一句:“和别人上床去了!”我的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冲过去打了她一个耳光。她没有还手,边哭边狠狠地说:“你记住,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了!”

  冷静下来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我一再向妻子表示歉意,但她没有原谅我,而且开始与我分床而睡。她说:“我的心已经死了,讲得再多也没有什么用了。”我不断找机会讨好她,还给她讲许多关于家庭团结和女儿成长的道理,最后她终于回到了我们的房间,可仍然不让我碰她。

  尽管同住在一个房间里、同在一个锅里吃饭,但我们的夫妻关系已经名存实亡。一天晚上,我开诚布公地和妻子谈了一次,并提出了3条协议:相互沟通;不干涉对方的爱好;不做对不起对方的事。谈话结束时,妻子丢给我一句话:“为了女儿,先凑合下去吧。”

  可慢慢地,一些风言风语传到我耳朵里,说她与她的一位上司关系非同一般。我将信将疑,替她缴手机话费时,我请电信局打印了一份明细单。果然发现上面有好多同一个号码的通话记录。我假装随意地问过她,她都轻描淡写地应付过去了。

  一个周末的下午,家里的电话忽然响了,妻子在客厅里接电话,我感觉她的声音不对,就悄悄地拿起卧室里的分机。原来是她上司的老婆打来的,她在电话中大骂妻子勾引她的男人。

  这个电话让我又一次失去了自制力。我越想越气,喘着粗气在房间里不停地来回走着。妻子站在一旁看着看着也紧张起来。她口气温和地叫我停下来,可我还是不停地走,并大声喊起来:“把家搞成这样,我要杀了他!”妻子一下子扑过来,紧紧地抱住我,嘴里不停地喊着我的昵称……

  也真是奇怪,妻子的几声呼唤很快就让我平静下来,当天晚上,我又一次向妻子重申了那3条协议,并特别强调了第三条:不做对不起对方的事。最后我对她说:“要离婚,也要等女儿读完大学后。”这一次,她满口答应了。

  自从女儿读大学走后不久,我就买回了一台电脑。从那以后,孤独的我把它当成了“最亲的人”,所有的痛苦,我都毫无保留地向它倾诉。为了遵守协议,我不但不再干涉妻子的爱好,而且还洁身自好、守身如玉,两人相安无事。所有开支都实行AA制。妻子做饭,我就搞卫生;她买3次菜,我就也买3次;晚上她打牌到深夜,我还为她留着门。

  为了和她套近乎,一起看电视的时候,我有意去问她一些问题,尽管那些问题自己早就知道答案。她每年过生日,我总要买回几个好菜,亲手做给她吃……

  在外地读书的女儿一直牵挂着爸爸妈妈的关系,经常写信回来劝我们重归于好。有一次,在我过生日前几天,她又给她妈妈写来一封长长的信。妻子看完后把信扔在桌上,我拿起来看了好几遍。

  女儿在信中说:“妈妈,真的不愿意用这种方式跟你沟通,可是我又不敢与您面对面地谈这个问题……看得出,您并不恨爸爸,不要否认,您只是心里的那口气还没有下去。您得承认,您是一个爱面子的人,对那次的事情不会就这样算了的。但您想过没有,长久这样下去有什么好处吗?您总是把‘离婚’两个字挂在嘴边,您真的想离、愿意离吗?像您这样,不跟爸爸沟通,天天打麻将,整夜不回家,这算什么?再过几天就是爸爸的生日,我希望到了那天,您和爸爸能和好如初……”看得我唏嘘不已。

  我曾经和女儿长谈过一次,问她对爸爸妈妈的关系怎么看。她想了一会儿说:“如果在一起生活很痛苦,过不下去了,那你们就离了吧!”我心情沉重地说:“爸爸这一辈子什么都失败了,婚姻也失败了。”女儿连忙说:“爸爸,你不要太自责了,过去你是有做得过火的地方,但最近几年你真是无可挑剔。你是一个负责任的父亲,也是一个重感情的丈夫。我为你自豪,真的!”我禁不住流泪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感觉妻子对我的态度开始缓和。为了试探她的感情,一天深夜,我上厕所时假装不小心在客厅里摔了一跤。听到声响,妻子从卧室里跑出来,一边数落,一边扶我:“叫你上厕所时打开里面的灯,你不开,这下好了,摔疼了吧?”我准备站起来时才发现自己假戏真做,腰被摔伤了。

  妻子把我扶到床上,找来红花油抹在我的伤处,然后又为我按摩。那一刻,我们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夫妻恩爱的日子。我忍不住问她:“你还恨我吗?”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还有什么可恨的呀?早就不恨了。”我不敢再问下去了。那天晚上,我以为她会留在我的卧室,可做完按摩后,她看了我一眼,就离开了我的房间。在门口,她回过头说:“明天上午你请个假,到医院照个片子。”

  我的伤很快好了,家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沉寂。那天晚上,妻子没有出去打牌,洗过澡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上了一会儿网后,走出卧室,坐到了她身边。空气渐渐变得有点儿不自然。我把电视音量调低,然后看了看妻子,说:“6年了,女儿长大了,我们也都是奔50岁的人了……”妻子抢过话头说:“我知道你又要说什么了。我现在过得好好的,不想离开这个家!”没等我继续说下去,她就撇下我走进卧室,并随手关上了房门……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