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沦陷从艳舞宝贝到网络宝贝

2006-04-17 14:40:57 13

本文摘要:

  中专毕业,就在夜总会工作的她,在遇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后,洗心革面,开始过上了相夫教子的幸福生活。无奈生活总是不如人愿,一场大火把原本幸福的家庭摧毁。不忍看到丈夫日益消沉,于是她做出了人生的又一抉择……

  夜总会的召唤

  1978年,琳琳出生于陕西省咸阳市。12岁时,她进入一家艺术学校学跳舞。中专毕业后,受广东某市一家大型夜总会的“召唤”,她和几个同学一起来到南方。

 夜总会的舞蹈演员吃的是青春饭,一般来说,她们有两种比较好的出路:一种是利用“职务之便”开展“多种经营”,捞足钱,然后换个地方洗心革面,找个普通人做老公,改做生意,实现转型;第二种,是卖艺不卖身,用这个优势钓个有钱的好老公,步入幸福生活。 

  琳琳严格执行“第二条路线”。她要等那个值得她出去的人出现。      

  为丈夫分忧做网络宝贝

  1999年,这个人出现了。他叫许兵,是夜总会常客,琳琳的保守显然给他留下好感。他不但尊重她,而且,当其他客人想“非礼”琳琳时,他也会及时“英雄救美”。琳琳对他的好感与日俱增。在拒绝了他七八次后,她终于跟他出去了。

  许兵比琳琳大8岁,未婚,拥有一家服装厂,两家服装店,身家数百万。不久,两人相恋,之后,琳琳离开夜总会,帮许兵打理服装店。2000年秋天,他们结婚。怀孕后,听许兵的建议,琳琳不再出去工作,全职在家里相夫教子。原来夜总会里的姐妹们都很羡慕她。

  日子甜蜜地过着,但一场大火改变了一切。2004年春节,许兵的服装厂莫名其妙地发生了一场大火,把厂里烧得一干二净。许兵以前赚的钱大都投入了再生产,家里没有多少存款。遭受这样的打击,许兵性情大变,经常唉声叹气。看他消沉的样子,琳琳有了重新出去工作替他分担经济负担的想法。

  琳琳把儿子交给婆婆带,又让她原来的同事朋友帮她找工作,并定出了“三不原则”:不再到夜总会之类的场合做;不做出卖肉体的事情;月收入不能少于五千元。但一个多月下来,竟没有一个好消息传来。直到2004年5月,一个姐妹才神秘地说为她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当琳琳跟她来到位于两市交界处的一座三室一厅的居民住宅时,她才知道,那份工作是当“网络宝贝”。听了对方的介绍,这工作确实符合“三不原则”,又没有其他的选择,琳琳就答应了。

  琳很快便知道,做“网络宝贝”其实很简单,只要对着摄像头搔首弄姿,吸引网民们的注意就行了。

  琳琳一开始做“网络宝贝”,是在生活频道,也就是外围区。第一个月的收入没有达到网站代理许诺的5000元以上。网站代理说:“为了多赚钱,我建议你表演些适合于会员区和VIP房的内容。”她陷入了彷徨之中。她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当琳琳把领到的4000元钱交给许兵时,他久违地亲了她,说:“没想到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会这么帮我。宝贝,你真好!”当天晚上上班时,琳琳毫不犹豫地答应在会员区表演。她认为,“网络宝贝”“只露身材不露脸”,没有出卖肉体,别人也不知道她是谁,是对得起老公的。

  每当琳琳出现在镜头前,总有大把会员为她“献花”、“献车”。网络代理因为她而大赚其钱,而她除了工资外,每个晚上都能拿到一定数额的奖金。一个月下来,她的收人确实比原来高了一倍。当琳琳把钱交给许兵的时候,他显得特别开心。当然,他也追问为什么一下子能赚这么多钱。琳琳含糊地回答,网站效益好。许兵没有多问,眼神里有一丝疑虑。

  但是,他对钱的渴望超过了他的疑虑。

  许兵对钱的期待使琳琳赚钱的动力越来越大。她开始关注起“VIP小房间”里的表演来。“VIP房间”里的表演内容相当于“现场直播的A片”,表演的“宝贝”们收入也相当可观。琳琳想更进一步了,她给自己定下的底线是:不与男人发生真正的肉体接触。

  自2004年9月起,琳琳成了“网络艳舞宝贝”。

  2004年11月,家庭的经济状况有所好转。许兵的脸上重新出现了笑容。琳琳想再努力工作两个月,就向代理转型,或者重新回去做家庭主妇。

  事情败露,悔恨当初

  2004年12月的一个下午,琳琳起床后,许兵用怪怪的眼神看着她。琳琳问他怎么了,他说:“这几天,一个朋友为了让我开心,带我到网上看表演,黄色的,像A片的那种。我在上面看到一个女人带着面具跳艳舞,身材很像你,特别是肚脐旁的两颗痣跟你的简直一模一样。你说你做‘网络宝贝’,那肯定是你吧?幸亏,朋友不知道是你。”琳琳下意识地否认,许兵打断了她,提高嗓门说:“别蒙我了!你一个月少则七八千,多则一两万元的收入,是怎么来的?”琳琳知道瞒不下去了,解释说:“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而且我总是带着面具的,没有人知道是我。”许兵突然暴跳如雷:“我是缺钱,你替我挣钱我是很开心,但我也没让你脱光了去给别人看呀……”

  琳琳再也没有去当“网络艳舞宝贝”,但许兵对她也不再有好脸色了。一次,她撒娇地对他说:“老公,再叫我一声宝贝吧……”他竟从鼻孔里发出不屑的笑声,说:“不是有很多人叫你宝贝吗?你好意思听,我还不好意思叫呢!”她开始过起了以泪洗面的日子。许兵呢,已从保险公司取得了保险金,日子越来越滋润了。他自己也成了“网上夜总会”的会员,经常当着她的面看表演,为宝贝们“献车”、“献楼”。她劝他:“老公,我们的经济才刚刚好转……”他马上打断说:“我这是献爱心。‘宝贝’们成为‘宝贝’,总有其不得已的理由。你不也是这样吗?”琳琳无话可说,悔恨交加。

  2005年春,“网上夜总会”被查封了。但琳琳的爱情还能复原吗?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