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爱着"青蛙"的"恐龙"

2006-04-17 14:40:15 11

本文摘要:

  我是恐龙,生活在一个四面是海的小岛上。每天盯着电脑的屏幕,工作,聊天,看新闻,偶尔涂涂鸦,日子平静又快乐。虽然身边的同事说我到了可以找一个男朋友的年纪了,我听了就忘记。真正的感情是要用“找”的吗?我总是相信缘分这东西是很奇妙的,时候到了自然会有适当的人出现。

  今年春天我装了一个OICQ,但也只是用来和几个很熟的网友聊天用的。初夏的一天,有一头怪兽的图标闯进陌生人一栏,请求交谈,我选择了同意。怪兽在杭州,他说他要到我所在的小岛来工作了,再过两个月。我漫不经心地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知道了他是泉州人,二十五岁,浙大毕业生。我工作时OICQ也是开着的,碰到忙时就视图标闪动而不见,忙完了再来道歉,而他却总能好脾气的一等再等,没有抱怨。“告诉我你的电话吧!”他说,我想想拒绝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从陌生人一栏被我拉到好朋友栏里,我们约好每周一、三、五中午上线聊天。我们聊着共同的兴趣,聊着这个他将要来生活的美丽小岛,聊着厦新足球队,聊着他爱看的书,聊着他在大学校园里最后几十天的生活。慢慢的聊得多了,渐渐发觉到他心底和我一样的稚气、一样的善良。这是一个怎样的男孩呀?二十四了,感情还单纯得像张白纸。他呵呵呵傻笑说浙大的男女生比例是七比一,要找女朋友实在困难啊!渐渐了,聊天成了习惯,在他没有出现的周二、四里,我竟然会象写日记一样把开心或不开心的事写下来发EMAIL告诉他。没有他出现的中午,我坐在熄了灯的销售大厅里,四下又黑又静,同事都睡去了,而我却被淡淡的寂寞和孤单包围着睁大了眼,睡不着。

  “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吧。”他发过来这样一句话,在我们相识一个多月后。我敲下几个数字,期待着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楚。第二天上午,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而温和的声音,是他!我笑了,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没有想到却是一段马拉松的开始。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我们各自打光了数张IP电话卡,他宿舍里的电话每天晚上九点半到十点半都是被他占牢的。他和我各守着电话的一头,咭咭咕咕、嘻嘻哈哈,似乎我们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时间在电话线里就像流沙一样飞逝,到了说再见的时候谁都不愿先放下话筒。

  “电话线要烧掉啦!”他的同学对他长时间占用资源而大叫;“你是不是恋爱了?气色这么好!”我的同事问我。谈恋爱?我一懵,这是在恋爱吗?从几天一封EMAIL,到一天几封EMAIL;从只字片语到一两千字……“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电话的那头传来他真诚的声音,我的泪轻轻的落下。

  很快的,他到工作单位报到的日子也就是我和他见面的日子迫在眉睫了。彼此的心却开始惶恐。有人把网友见面形容成高考--“一试定生死”。我们相互间的依恋的速度可能很承受"见光死"这样的结局,于是我们相约如果见面后我若无法接受他,就帮他提行李,反之就等着他来牵我的手。七月一号,他毕业,二号坐火车来工作单位,三号抵达。我不停的祈祷着见面是个快乐的延续而不是快乐的结束,直到我站在他面前,红着脸笑看着他,他没有牵我的手,而他的行李也没有随身。或许是因为紧张,我已经忘了牵手不牵手的重要性,只是觉得见到面就很开心了。我们去了那座见面前就说好要去爬的山。两个在网络上,在电话中很熟悉,很接近的人,在太阳底下,在咫尺间却分外的生疏和陌生,甚至还有一点点尴尬。我们爬上山底,眺望这大海中一颗小明珠的全景。风吹乱我的发,他的手轻轻的覆盖在我的手上,我有点惊讶的抬起头,迎着他温柔的眼光,“我怎么会不牵你呢?我还要牵你一辈子呢!”他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

  从那天起,他真的一步一步实现了他在OICQ里对我的承诺。他对我的真心的关心和呵护,让我的爸妈在见到他以后放心的把我的手放在他的手里。他的细心和体贴,让我同事和朋友羡慕不已。总是有人问我:“你们真的是在网上认识的吗?不是说网恋都是不会成功的吗?不是说网上有很多东西都是骗人的吗?”我笑了,如阳光般灿烂。这份爱,是用真心换来的,谁说网上没有真情呢?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