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虚拟性爱杂谈

2006-04-17 14:39:55 15

本文摘要:

  在夜的深处,在闪烁的电脑前,在网络的两端,在令人面红耳臊的字眼前,敲击键盘的手指也敲击着某种全然不同的性爱方式。

  一、网上有朵虚拟的云  

  作为网恋的一种极端表达形式,虚拟性爱(cybersex)正在互联网上蔓延。美国的3名医生对1万多名12-18岁少女上网行为进行调查,发现有60%受访者在网络上从事过某种虚拟的性活动;深圳21CN网络公司的调查也显示,国内近40%的网民有过网恋的经历,不管现实中的他们是已婚的还是未婚的。  

 这还属于早期网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旧模式,如今虚拟性爱正令人惊奇的如野草般疯长。一位网民说,在网络空间里,“现实贫瘠的情爱土壤上寻觅不到的东西我都找到了”。 

  “从聊天开始,她的影子逐渐在我脑海里清澈起来,她的小屋里的摆设、爱穿的内衣式样、小猫一样的娇媚……在我心里开始有种想她却得不到她的痛感在肆虐,终于有一天,从彼端传来让我心跳的信息:‘我在轻吻你的双唇,你感觉到了吗?’”这样的描述在网上绝不是少数。 

  二、谁为虚拟痴狂
 
  “网上性爱”并不仅仅是男性的专利,喜欢它的女性与男性人数大致相当。浪漫,神秘,还有安全,似乎恰恰符合女性对性的要求。美国性行为学研究中心提供的关于“谁最有可能染上互联网性爱瘾”的调查结果显示,约有15%的女性上网者曾访问“性爱聊天室”或色情网站,他们中有大约9%的人每周要花上超过11小时的时间去追寻“网上性爱”。 

  此外,近半数的女性喜欢在网上聊天室与陌生人讨论性的问题。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名医生彼得-戴维森指出,女性这样做是认为互联网可以安全地满足她们的好奇心和抒发性爱的感受。
  
  此外,拒绝公开性倾向的同性恋者也把互联网视为探求性爱满足的好地方。调查中有16%沉溺于“网上性爱”的人属于同性恋者。 

  在网上,热心的网民也在探讨:“在中国语言里,一提黄色这字眼总让人不舒服,本来是舒服的事情突然变了恶心;现在人们终于找到了一条‘出路’,它既不商业,也不存在性病,只是一条电话线的关系,我才不管对方是不是一条狗呢!” 

 有人也表示“网上性爱”未尝不是好事,它可以帮助那些不能满足对方性需要、但又希望维持婚姻的夫妇,减低他们因嫖妓或搞婚外情而染上性病或造成婚姻破裂的可能。 

  这当然是积极的观点。美国社会学者瓦格安预言:网络将来会成为风流韵事的重要发源地。瓦格安与她丈夫的研究资料恰恰来源于网络上传递的那些信件。这位医生说有些妇女甚至在与她的情人见面之前就抛弃了自己的婚姻,也有些人离婚时用电子邮件作为呈堂证据。 
   网络时代确实为两性交往提供了更自由的空间与更简便的方式。不过,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调查也表明,超过33%的网民每日上网时间超过5个小时,而相对减少了与爱侣的相处时间。任何沉溺都同时意味着其它方面的忽视。

     三、虚拟性爱的技术 

     史泰隆演过一部科幻片,在未来世界男女做爱不需要肉体的接触,各自戴上一个传感器就OK。会不会有这样一天:经验世界的种种都可以在虚拟世界重复? 

     其实比尔-盖次就预测过,将来只要穿上有几十万个传感器作成的衣服,通过互联网完成性爱不会是难事。 

  网上的一份发言兴致勃勃:“也许医生们会建议大家端坐在电脑前,戴上必要的工具,在键盘的敲击下完成性爱。人们甚至还可以在网上找出自己最喜欢的、最令人动情的虚拟性交场面和情人的画像。在相隔万里的条件下,不用担心性病传播,不用担心避孕失败,需要担心的可能是传感片数量太少、感受度不够、或者设备太贵了。” 

     这可能吗?“如果真象他们预言的那样,生儿育女的任务会交给机器完成么?对人类种族繁衍这样的头等大事,会不会带来新的威胁?”但那也许是未来学家关心的问题;普通人更想知道的是:到那时候,虚拟性爱会不会比现实的性爱更令人满足? 
  
  四、色情网站:不是虚拟的真实存在
 
     目前世界范围内的色情网站已经占到了网站总数的15%到20%左右。在YAHOO搜索器上,色情这个词始终高居榜首,几乎所有上网的人都曾经访问过色情网站。由美国加州圣约瑟婚姻与性中心和斯坦福大学共同进行主题为“网络色情文学的泛滥”的调查结果显示,目前美国共有大约60万的人沉溺于互联网色情网站。

     网络色情黄潮对性犯罪的催生作用现在看起来还是某种潜在的威胁,事实上在广州、上海、北京等地已经有人利用网络ICQ进行性交易。世界范围内的情况是,自从互联网出现以来,本来渐趋式微的色情业近年又有死灰复燃之势,整体赢利水平上升了30%左右。而这种赢利主要是通过网络提供色情刊物、色情用品和色情交易达到的。 

  戴纳-普特纳姆是一名医学心理学家,他目前正在研究网上色情问题并为受害者提供帮助。“我的网站每天要接待800到1000名访问者,这一结果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他说,“互联网可能造就一批性冲动不能控制的人。沉溺于色情文学的人能意识到它的危害。 

  研究报告指出,学生染上互联网色情癖的可能性较高,因为他们拥有更多的自由时间,比其他年龄段的人们更加好奇,而且不具备防范色情网站的技术。普特纳姆说:“互联网是这些性爱弱势族群有真正自由和全部索阅无限量色情资料的首要地方。他们可能没有处理性诱惑和色情东西的技巧,这就像把贪吃的孩子独自放在糖果店,他们困惑而迷茫。”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