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网络时代的不成功爱情

2006-04-17 14:38:33 8

本文摘要:

  上网的目的有很多种,其中比较常见的是查资料、下载文件,或者到聊天室去闲侃一气。而上网最不可理解,似乎也不太可能的动机,也许是谈恋爱吧——面对一台不时闹一点小脾气的冷冰冰机器,在极其放松的情况下吐露一切,并把有机会见证自己稳秘心事的那个人当做情侣——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是人是狗,不知道他在世界哪个角落,就毫无保密地在键盘上敲出所有的心事,并且激情洋溢地爱上屏幕中蹦出来的一行行字符……这似乎有点儿疯狂!
  
  关于网络的一些话题里,最常见的话题就是网络爱情:现实生活里的不可能相爱的两个人在网路相遇,因为对方只是虚拟世界里的人物,当然就会坦然地抛开戒备、放弃面具。他和她一开始不愿意提及任何具体细节,随着了解的加深,从热烈聊天的朋友,身不由己的一点点靠近,从喜欢变成了爱…… 尽管未必真地相信,人们还是热衷于这样开始浪漫热烈、结局笑中含泪的爱恋——只要有机会我情一把,尤其是旁观别人的多情,实在是太强烈的诱惑:既然身外的世界已经是网络时代,为什么不可以那样爱? 换一个角度看的话,发生在网上的爱应该非常普遍,但并不是像许多通俗故事说的那样,发生在两个永远碰巧同时上网的人之间(这种故事的主角往往碰巧还是俊男美女,真是盲人骑瞎马,天佑有情人!)。事情的真相可能是:无数网虫们昼夜流连在可能戕害眼睛的荧屏前,同样毫无保留地付出爱,同样热情洋溢,但是他们爱上的不是一个具体的人,而是一个巨大的技术怪物,叫网络。

  耸从听闻吗?未必。最起码,我目睹这网络时代的爱情。 我认识一个优秀的男孩,他自称只要外界条年许可(有时间,并交得起上网费用),就可以整天呆在网上,不管是下载文件、浏览网站、寻找图片还是到聊天室转悠,都兴致盎然,至于弄一两个游戏试玩版下来、到游戏公司网站找攻略之类,更是他津津乐道的嗜好。他常常谈恋爱,但是对任何一位女孩的激情都很难维持2个月以上,而女孩们也总是在被他的才华与新潮思想吸相以后,又很快地离开他,理由是大致相同的:他约会从来都迟到。因为约会时间快要到了的时候,他永远正好需要下载一个重要的软件,走不开。每一次失恋之后,他就打电话找老朋友喝一杯咖啡,说说这些烦心事儿,当所有人都没时间陪他的时候,就回去,继续上网。整夜整夜地。他总是这样回答那些深明内情,并且好心劝他的人:“恋爱和上网有什么关系?我怎么可能为某人放弃上网?”而冷眼旁观的我从来不因为这些失恋事件而劝他,因为太清楚,他更爱的是Internet。 本来,我会一直对他和他的世界保持这样谈谈的友善和优越感。直到某个巨大的打击来临,我开始对爱情本身完全绝望。在无奈的放弃把所有激情与欢乐投射到某某人身上以后,不由得羡慕他的明智:网络是如此博大、如此奇幻又绝对忠诚的好伴侣! 于是,决定开始培养自己对网络的爱。 让自己喜欢上网并不难:网上的天地它像任何女孩一样多变,却比任何女孩都丰富,似乎无穷无尽——有26个金庸网址、21个倪匡的讨论站点,可以找到陈升、苏童、黄耀明、陈珊妮、林奕华的消息…… 有一天,很偶然他长到倾慕已久的填词人林夕的网站,面对这“众里寻他千百度”的资讯,真是对网络感激涕零!颤抖着打印下很多采方文章之后,我赶快关上电脑,开始读这些可贵的文字,心里却隐约浮起一丝失望——我已经找到林夕最多的资料,为什么感觉不到满足呢? 反复看这些东西,我顿悟:网络本身并不神奇,它只能提供给你其他媒体(比如书报杂志)中已经存在过的文字和图片。惟一的价值在于,你要通过很多渠道,才可能同时拥有这么多传统媒体资料,而丰富的网站里却有一切——当然,是偷工减料了的一切。想清楚这些以后,我感到无比深切的悲哀,因为我已经不再可能像我狂热的朋友那样,爱上网络本身。 看透了这些网络时代的失败爱情以后,真相隐约浮现:人们迷失在雪片般的资讯、丛林般的链接之中,已经很难遇上成功的爱情。

  因为我们热衷的不是投身其中,而是浏览。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