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网恋到底算不算婚外情?

2006-04-17 14:38:31 25

本文摘要:

  电脑成了丈夫一个人的玩具

  我今年43岁了,在一家普通中学里教书。原本,我的生活挺平淡的,家庭平常,丈夫和儿子都是不太用人操心的。我们家吃得饱穿得暖,双方父母都健在,一家人都在一个城市里生活,节假日经常走动,也只有这个时候我们的生活有一些小小的激动。
  从去年年初开始,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变化的起因是他提出要买一台电脑,他是一个技术人员,有时需要在家里进行设计,没有电脑确实不方便,以前我也考虑过,但他说用单位的不一样吗?这回他主动提出,我想必是工作比较忙吧。
  我们买了一台品牌机,当时全家都很高兴,甚至晚上聚在电脑前一起玩游戏,一起破关斩将,一起享受成功的乐趣,一起开怀大笑,看着幸福家庭的场景,我还暗自高兴,花这么一大笔钱还真是值!
  半年后,儿子上高中,学习更紧张了,他先退出了电脑行列,再是我,本来我对游戏就比较笨,兴趣也不大,电脑就成了丈夫一个人的玩具了。

  只跟一个人聊

  他在电脑前的时间越来越长。从9点到10点,到11点……后来,我都睡醒一觉了,起身一看他还坐在电脑前,只见两手忙个不停,键盘噼里啪拉的,不知在忙些什么。
  我开始有了怨言,起初他告诉我,这叫网上聊天,可有意思了。还招呼我一起看,当时他还是在聊天室里聊,聊天的页面滚动得很快,看得人眼晕,再说,那么多代码掺杂其中,上下句之间根本看不出什么意思。我想,这有什么意思,真不值得一宿不睡。
  夜里不睡,白天肯定没精神。不知道他上班时怎么样,反正早饭经常是免了,因为根本起不来。中午一边吃着饭一边打呵欠是常有的事。晚上,孩子上晚自习去了,我坐在客厅看电视,他在里屋电脑前,谁也不理谁。我看到电视上有好玩的事,招呼他来看,一开始还跑过来看一眼,发表点感想,应付两句话;再后来,就连说等会儿等会儿;再后来,就极不耐烦:喊什么喊,能不能自个看!
  家里的事他越来越不关心,一家三口到父母家的聚会,能不去就不去,我一个人去了,还得想借口帮他圆场。孩子的考试成绩,原来他是必看的,还要帮孩子分析分析这半年哪些成绩不错,哪些该加强,现在可好,不但不问,就是告诉他,他还一脸的无所谓。
  我开始与他争吵,反正好好说根本就和听不见似的。吵一次架,好一些,过一段时间又故伎重演。忍无可忍之下,我开始留意,他在网上到底和谁聊,聊些什么,这么乐不思蜀?
  不看不要紧,一看我的头当时就炸了。原来,他在聊天室里认识了一个叫“小城少妇”的女人,原先目标还比较多,东聊西聊的,自从与这个女人相识后,就只跟她聊了。先是用QQ、E话通聊天,直到各自留下了手机号,在一段时间里每天从早到晚互相发短信,打电话。我正色地和他谈,不要为此毁了自个儿的家庭。他不耐烦地说,又没什么事儿,闹什么闹?!
  盛怒之下,我几次抢了他的手机,和他大吵大闹。大概是被我的暴怒吓着了,他说不再联系了。

  这到底算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比较正常了,他也不整夜地坐在电脑前了,精神状态也好些了,甚至饭桌上还能主动地说说单位里的事。我一直悬着的心有些踏实了。
  一天,因为他母亲的事,我必须立刻找到他,打他的手机关机了,我只好打到他的单位,遍寻不着,无意中我打给了他弟弟。他弟弟说,嫂子,我告诉你一个我哥的新手机号,你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一打,果然是他。他有些慌张,说才买的,正要告诉你呢,还没来得及。我问他,那个旧的坏了吗?昨天不还好好的吗?他支支吾吾地说:没坏没坏,你还是打那个吧。
  还是他弟弟告诉我的,这个新手机已经买了一个多月了,我从未在家里见过,显然一直放在办公室里。我立刻想到是不是与小城少妇又联系上了?于是,一天晚上我拿了他的钥匙到他办公室,找到了新手机,拿过来一看,手机上第一个位置就是小城少妇那个女人的手机号和她家中的电话号码,还有一段时间以来他和小城少妇一长溜的短信联系。
  登时我很绝望,说明他一直在想着她啊。我狂乱地毫无目的地在他的抽屉翻着,发现了一个本子,上面记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号码,其中有一些像是电子邮箱。我打开电脑一试,果然是他的邮箱!原来不在家上网,全部转移到办公室来了。
  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邮箱中和小城少妇来往。在信箱里,两个人用真名实姓互亲互爱,互诉衷肠,互相思念,甚至亲吻拥抱。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由于我的干涉,丈夫为了她还偷着到网吧去和她联系,在信箱里来往的邮件中清楚地记着,他向小城少妇表示自己一定要买新手机,好和她专线联系,这样老婆就不能干涉他们的来往了。还有,他告诉小城少妇:“我们又遇到坎了”,意指老婆知道了,近期内联系不太方便,与她商量着用别的办法再联系。他们还在网上专门建立了只属于他们二人的爱情小屋,上面满是年轻人看来也肉麻的情话。
  我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怒火中烧,但是一滴泪也没有。我掏出手机给丈夫发了个短信:咱们离婚吧,你好专心经营你们的爱情小屋。
  完了,我就回家了。回到家,丈夫也回来了,他烧了水,让我洗脚。让我洗,我就洗,但是一句话也没说。
  我在家完全沉默了。因为我不知说什么,你说,齐婉,我还能说什么?!
  不知他们是怎么商量的,两天后,丈夫主动做了一桌好饭,还敬我一杯酒,说给我消消火。我想也好,反正就是离婚也得好好谈谈。我一仰头,一口把酒喝下,对丈夫说,我认为你们用真名实姓,通过摄像头面对面在聊天室里谈情说爱,用手机打电话,从早到晚想着给那个女人发短信,说明你已真正爱上那个女人了,这绝不仅仅是游戏,而是真正的网恋,是婚外情,你是真正的感情出轨,这太现实了。更关键的是我不知道下一步你们的关系将怎样继续。如果我不和你离婚,我就会始终处在怀疑中,我就一直痛苦。我真的要离婚,绝不是闹着玩,只有离婚才能互相解脱。
  他竟然笑着说,你不该看我的聊天记录,那是两个人的“隐私”,就和信件一样,你说你能看我的信吗?再说两个人相隔千山万水,那只是网上的游戏,是逢场作戏。咱们的家是幸福的,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吗?我们的婚姻质量并没有因为我聊天而下降,反而更有感觉了。你我还有缘哪,我们还要一起憧憬着未来。你千万要冷静,不能毁了这个家,不能毁了孩子。我也不多做解释了,让时间来证明一切。
  第二天,我的手机上竟又接到了小城少妇发来的短信,说他们是游戏,是纸上谈兵,说我老公是真的爱我,让我冷静,该原谅就原谅,你我已不是开玩笑的年龄,事情并没到我想的那一步,让我们好好谈谈且祝我们家庭幸福。
  齐婉,你说他们的话我能相信吗?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应该怎样看待他们二人的关系?请您帮帮我,告诉我怎样才能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齐婉主张

  网络定律是,独坐显示器前,没有人在乎你是不是一条狗,于是网络中,一切对爱情的犹疑都烟消云散,一些所谓情感的东西在自由茁壮地蔓延生长。网络可真是个魔障。
  可到底是爱还是游戏?没有一个截然的分界线。你以为你能在控制的游戏里游刃有余,其实你已经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因为游戏之外还有你的家人,毕竟在有爱的婚姻里,是掺不得任何杂质的。
  据最新统计,全世界两亿多网民中,有1140万人患有不同程度的网络依赖综合征,主要表现就是在网上持续操作的时间失控,欲罢不能。与网络的过度亲密不仅会使心理上产生暗疾,同时也会给生理上带来影响,当然也会给现实生活带来麻烦。倘若一静的丈夫沉迷于网恋之中而不能自持,那就要及早想办法走出来了,或者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同时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生活,还自己一个正常而阳光的世界。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