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一个男妈妈一个女妈妈 同性恋家庭的孩子也在长大

2006-04-17 14:36:07 18

本文摘要:

      在美国,有这样一类与众不同的“特殊孩子”,他们的父母要么全是女人,要么全是男人,因为他们是同性恋家庭养大的,他们要面对这个处处充满歧视的世界。

       同性恋家庭的孩子长大了

      丹妮尔·西尔伯有两个妈妈和两个爸爸。埃玛和卡米尔·塞茨彻纳姐妹俩有两个爸爸,到目前为止,她们两个都不知道哪一个是她们各自真正的父亲,也就是生物学上的父亲,这里面是有故事的。

      丹妮尔、埃玛和卡米尔是千千万万个“同性恋家庭养育的孩子”中的一部分,这些孩子正是美国闹同性恋最凶的年代出生的。那个高潮始于20年前,女同性恋者纷纷组建家庭。她们真的生下孩子养育着,当然她们两人之间是无法生孩子的,只能通过人工受孕的方法怀孩子,也就是“借种”。这股始于女同性恋者的“时尚”10年后开始在男同性恋者中盛行,他们多是领养别人家的孩子,也有用自己的精子找一个代理母亲生孩子的,这样的孩子是自己“亲生的”,所以在伦理和血缘上都是实实在在的亲生子。如今,这些孩子都长大了,他们能够告诉人们他们与家长的关系以及在这个并不是太接受他们的社会里所遭遇的一切。

      两个妈妈和一个少女

      今年17岁的丹妮尔·西尔伯家住马里兰州。她有两个妈妈,一个名叫苏珊,一个名叫丹娜。苏珊和丹娜是20多年前坠入爱河的,后来两人结了婚,通过人工受精生下丹妮尔。有趣的是丹妮尔还同时有两个爸爸,一个名叫雅克,他是丹妮尔真正的父亲,是他的精子生下了丹妮尔,他知道事情的真相。巧的是雅克也是个同性恋者,他与一个男子结了婚,丹妮尔对“那个男人”也就是她亲生父亲的“配偶”自然也该叫爸爸。在丹妮尔的生活中,她的两个爸爸都担任着一定的角色,但她真正的家长还是苏珊和丹娜,因为她长期与她们生活在一起。

      丹妮尔小的时候的确也受到过不公正的待遇,人们对她和她的家庭都很苛刻。但她那时因不太懂,并不在意这些。可是当她进入中学后情况就大大改变了。许多同学常常刺激她,故意在她面前使用一些与同性恋有关的词语,或者故意把音发得含混不清,让人联想到同性恋。丹妮尔意识到,像她这样的家庭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丹妮尔陷入了“多疑的时期”,她开始为自己的家庭感到羞愧,在同学们面前极力隐瞒她有两个同性恋妈妈的事。

      两年前,丹妮尔参加了一次同性恋家庭的孩子间的聚会,由此获得了一个心灵上的“突破”。她有了足够的勇气与两个同性恋妈妈一起大大方方地出门,还可以与任何人坦然地谈起她的两个妈妈。她对别人的说三道四不再敏感,能够与别人一样坦坦荡荡地生活,大大方方地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

      两个爸爸和两个女儿

      埃玛今年10岁,她的妹妹卡米尔今年7岁,她们的家长是两个男子,这两个爸爸乔和帕普·劳伦特在一起生活快20年了。

      乔和帕普通过一个代理母亲生育了这两个孩子,当然用的是颇有争议的人工受精的方式。他们将两人的精子混合在一起,与别人捐献的卵子结合,然后找到一个代理母亲,先后生下了埃玛和卡米尔。把两人的精子混在一起的目的,就是使大家都不知道他们当中的哪一个是孩子的生父,这样两个孩子和两个爸爸就都有血亲的感情了,家庭也更有凝聚力。事实上,尽管社会伦理对他们广为批判,但他们一家确实很和睦也很幸福。

      尽管这两个孩子没有妈妈,但帕普担起了传统上一个母亲的责任。他忙里忙外做家务,为一家人做饭,帮孩子收拾好东西上学。这一切本该是妈妈做的事,帕普做得挺好。邻居评价说,帕普是街坊中最好的“妈妈”。

      没有妈妈的影响和榜样,两个女儿会正常地长成有女人味的姑娘吗?两个爸爸都坦言他们并不为此担心,即使对女儿成熟后要遇到的种种问题,他们也能从容面对,乔说:“我们两口子已经与埃玛谈了许多有关月经初潮的知识,因为她很快就会成熟起来,长成个大姑娘。”

      尽管乔和帕普确实为女儿建造了一个温馨而又充满了爱的生长环境,但两个爸爸都无法控制孩子出门后所面对的一切。

      女同性恋家庭中的哥俩

      乔希·格拉汉姆和阿莱克斯·廷克两人没有血缘关系,但互称兄弟,感情很好,因为他们有着与众不同的共同点,那就是他们是一对女同性恋者的儿子。

      邦妮·廷克是17岁的阿莱克斯的妈妈,而萨拉·格拉汉姆则是乔希的妈妈,这两个妈妈共同生活23年了。这个家庭真是不合习俗,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夫妻加孩子,而是两个妈妈加上各自的孩子组成的家庭。

      乔希今年33岁,他联系着两个世界,因为他的妈妈萨拉是白人,而父亲约翰是黑人。乔希5岁时死了父亲,几年后,萨拉与另一个女人陷入了爱河,那个女人就是邦妮·廷克。对于年幼的乔希来说,萨拉和邦妮的关系一开始让他困惑不解,他不知该如何称呼邦妮。1977年,邦妮带着女儿康妮与萨拉结合,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家庭,那时乔希才10岁。调整好这个新家庭的关系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挑战。由于害怕别人嘲笑,除了最要好的朋友,他很少带小伙伴们到他家去玩,而且告诉别人说邦妮是他的姨妈。事实上,作为一个同性恋者的孩子远比一个黑白混血儿更让他感到难堪。

      1983年乔希上高中时期,邦妮通过人工受精怀孕了,不久生了阿莱克斯。阿莱克斯的童年与乔希不同,因为他出生时他的家长已公开了同性恋关系,但他的遭遇却与乔希差不多。阿莱克斯5岁时与一个小女孩儿成了最好的朋友,可是那个女孩儿的父母禁止阿莱克斯去看她,因为他们不愿意让女儿面对同性恋家庭。

      作为年轻小伙子,没有男性家长的阿莱克斯和乔希都有一种性别压力,觉得必须向别人证明自己是十足的男性,是正常的异性恋者。

      在成长的过程中,乔希和阿莱克斯与其他同性恋家庭的孩子一样,要忍受许多偏见,在与来自社会的压力相抗争中学到了很多东西。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两人逐渐接受了这个家庭,接受了妈妈的“女丈夫”。邦妮发起成立了一个组织,专门帮助同性恋家庭,该组织的宗旨是:“是爱组成了一个家庭。”乔希是这个组织的志愿者,为同性恋家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无休无止的争论

      尽管同性恋者养育的孩子都有一个和睦的家庭,尽管他们活得很快乐,但许多人仍认为同性恋家庭是不应该养孩子的,认为这样的环境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对孩子不公平。也有专家指出,在同性恋家庭中生长的孩子容易发生性别意识混乱,他们成年后的性格也会不健全,容易步家长的后尘成为同性恋者。

      无论怎么说,孩子是无辜的,他们有权与别的孩子一样健康成长。也许随着时间推移,人们会变得宽容,平等看待同性恋家庭的孩子。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