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同性恋,怎么享受“性小康”

2006-04-17 14:36:11 20

本文摘要:

  张北川教授的经历恰好反映了这一点。这位学者是获得“马丁奖”(奖励艾滋病预防杰出人士的国际最高奖)的国内第一人,在2002年入选《南方周末》年度人物候选。1989年,张北川身边有一位已经认识十几年的老知识分子,一位大学老师,同性恋的身份暴露了,很多科室的老师都对他展开批判。当时,只要是年轻的男研究生和他接触也被说成是同性恋。这种压力让这位老教师几乎自杀。就因为这件事张北川开始留意到这个问题。

  “还记得1980年年初,一位1943届的皮肤科老医生说,中国世纪末性病一定会大流行,要我们好好学。当时觉得这太惊世骇俗了。”但是,张北川现在认为这个预言虽不中,亦不远矣。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张北川就在学校里开“性学讲座”,社会大众都一致认为同性恋是一个道德问题。1993年,他在电台上做性的讲座,开始不断地收到信件,那段时间,每天要花3个小时来回信。

  1997年,张北川有一个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朋友,向他询问中国的艾滋病情况,然后决定捐款,做一本杂志。接下来,张北川四处找医生、医生支持,1998年年初,开始办这本叫做“朋友通信”的同性恋者自己的杂志。2001年4月出版的《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中,明确指出同性恋的性活动并非一定是心理异常,由此,同性恋不再被统划为病态,而28年前,美国心理学协会已经把同性恋从精神病手册中取消了。

  张北川提到这个人群的时候忧心忡忡,“同性恋不仅仅是一个人群。这个群体大概有3000万人,加上与他们直接关联的妻儿老小,就有上亿人了。这难道是我们可以回避的吗?”

  刚开始创办的时候,他们是在反对一种非常落后的东西,当时有医生竟然说“同性恋是国外传来的,不是社会主义的东西”。这种说法现在很少了——“现在,我们不再反映痛苦,而是建立新的快乐健康的生活方式。”办这本同性恋者杂志,张北川们是出于医生的责任感。在此过程中,来自10个不同专业的众多医生都为他们提供了支持,还带头捐款。甚至,卫生部也提供了不少支持和保护。问题是,各种牵制实在太多了。《联合早报》等一些国际性媒体对张北川进行过报道,就有人说他给中国形象抹黑,还给他设置了很多障碍。而另一位长年工作在抗艾滋第一线的老教授高耀洁遭罪更多,子女都因为她而失去工作。河南有一位女医生因为披露了当时艾滋病的调查情况,被开除公职,被迫出国。误解一直存在,因为张北川呼吁正面对待同性恋,还有信件对他进行性骚扰。“但这些都不会干扰我。曾经有官员给我找麻烦,我当面就说:‘我的心理素质很好,我不怕。’是的,时代在进步,历史不会因为狗叫而停下来,我们做的是一种非常实际的工作。”

  这位致力于艾滋病防治研究的医生说,好奇是因为无知,无知导致偏见。不尊重对方就是一种歧视。他们不接纳、不理解、不愿意去理解。“我听过很多恶毒的侮辱咒骂。”张北川这么说。

  而人们没有意识到,满足生理、心理、伦理的三重标准的性就是健康的性,使人愉悦的性、使之生活得更好更积极,而且与疾病无关的性就是健康的性,这都与性取向无关。大家越是对性的认识有偏差和不理解,就越是需要引导大家走向真正健康的路。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