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婚外情,一块难咽的糖

2007-12-11 16:26:33 225

本文摘要:

  这是一个柔美得可以滴出浪漫的夜,帘外月色朦胧,帘内灯光摇曳。唱机里面还飘扬着那首歌,藤椅上还带有他的体温,宛若上一秒,他就在那里,轻轻摇动摇椅,空气中明明还有那熟悉的烟草的味道,鼻息间夜依稀是他的体味飘绕。可是他却已经离开,虽然夜已将尽、薄露微起,激情的余韵也未消尽,但他必须离开,因为他要去见他的妻,他那温柔、美丽、大方得体的妻。
  
  关上灯,薇把自己深深的陷在摇椅中,破例没有点烟,只是这么坐着。细细的石条装饰的墙面,斑驳了她的身影,仅余下一个变形的轮廓在那里一摇一摇,搅动着那股紫罗兰的香气。落地窗外,晨曦仿佛可见,薇决定就坐在这里,迎接天明的第一缕阳光。等待中,薇不由得想起了他、她和她。
  
  他,想起他,小薇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真的应该感谢上天对自己的眷顾,竟然让自己遇到了如此出色的他。原来爱一个人竟然可以爱到这样的地步,他的一举手,一投足,他的每一个微笑,他的每一次皱眉,都被薇深深的放在眉间,锁在眼中,收在心里,酿成浓得化不开的甜蜜。
  
  他伟岸的身材,比女人还纤细的手,滑腻的肌肤.....真的很奇妙,仿佛他只要轻轻一动就可以点燃自己、融化自己,在他的激情下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战栗着,渴望着,渴望着被他征服。这是薇十年的婚姻生活中所没有经历过的,所没有感受过的。每每想到这里,薇的身体便开始燥热起来,而能平息这种燥热的,是想到她——他的妻。
  
  她,薇是见过的,一个美女,即便薇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还是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美女,绝对意义上的美女:从相貌到身材到气质都无可挑剔。不论是学识、工作,能力、才干、她都是一个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女人。端庄美丽的她和英俊魁梧的他相得益彰,任人都会说他们不仅仅是郎才女貌的组合。可是那又怎么样?你再美丽、再大方、再温柔,他不是还有了一个我,一个不如你的我?薇的嘴角挂出一个笑意,并慢慢的扩散开,薇觉得自己的幸福凭空扩大了一倍。
  
  他、她还有一个她,那个她就是薇自己。一个爱自己的老公,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一个坚实温暖的家。薇从来没有想过去破坏它,家永远是薇的港湾,一个永远在薇需要的时候给薇以慰济的港湾,一个永远为薇存在的港湾。人生真的太完美了,老公、儿子还有情人。薇认为自己几乎可以算是幸福得可以让天下所有女人嫉妒了。
  
  在这种幸福中,薇渐渐进入梦乡。在梦里,薇回到了童年。小小的手里,紧紧攥着母亲绝不让吃的那块糖,躲在被窝里,小心地剥开糖纸,小心地把糖含在嘴中。害怕那糖纸悉簌的声音,引起母亲的注意,破坏自己这隐秘的享受。不敢用牙齿去咀嚼糖块,只是轻轻的含着,慢慢让那甜意充满口腔、咽喉、一路下来,那种甜美是无以伦比的,仿佛那是天下最甜最甜的糖。
  
  薇也许是幸福的,但我不知道这种幸福能持续多久。因为我一直不了解,婚姻中的左拥又抱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抛开道德不言,怎样对待这两份的感情,在家和情人之间怎么去寻找那个平衡点,可能是我这样的人无法理解的,更愚笨到不知如何操作。婚外情,是不是就像小时候偷吃的那块糖,因为禁忌所以甜美。但我更认为,有些糖是不能随便吃的,尽管外表绚丽夺目,或许刚吃下的感觉也十分甜美,但越到最后,越不是味道,更多了难咽的苦涩。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