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三个人的友谊?!

2006-07-07 11:26:45 17

本文摘要:


    人与人之间没有那么多的爱与不爱,作为成年人,我们都有自己的轨道,知道珍惜和感恩,知道生活的真实,不管是出于修养还是出于智慧,人生总有那么多的美好让我们心怀感激。

    我和左玲、吴宇明是大学同学,毕业时,只有我们三个留在了本市,所以友情显得格外珍贵。我们三人志趣相投,成为好友是理所当然的事。而且这种搭配很是安全有趣,两女一男,不会产生暧昧的嫌疑,也不显得单调。

    时光如流水。一晃毕业已很多年了,我们相继结婚、生子,有了各自的家庭和朋友圈子,可这种珍贵的友谊却一直没有中断。心情好的时候,我们会约着找一处安静而有格调的湖边茶舍、有落地玻璃的小餐厅、可以晒太阳看绿色的空阔露台,吃饭、喝茶随意聊聊天,很是放松惬意。

    时间通常选在中午,晚上各有各的家事。左玲的单位离我一站路,而吴宇明是有车族,可以沿路把我们搭上。吴宇明开着一家不大的电器公司,看上去很成熟,宽阔的额头,整洁的头发,喜欢穿灰色棉布衬衣和灯芯绒裤,笑容温暖,总喜欢说是我和左玲的护花侍者。我和左玲则开玩笑地说:吴宇明,怎么没让我们爱上你?在这种轻松的氛围中,三人开心愉悦。毕竟,如今复杂的社会中,这种没有丝毫目的和欲望的同学关系是很难找了。

    上周四,左玲突然打电话给我:“汀汀,中午有空吗?我心情不太好,一起坐坐吧。”我说:“叫上吴宇明吗?”她愣了一下,说:“你定吧。”停了一下又说:“叫上他吧,不正好可以给我们当司机吗?”

    我拨通了吴宇明的电话,他爽朗的声音传来:“好久没见面了,倒真想你们呢。”我笑着说:少贫了。

    半小时后,我们坐在了真锅咖啡临窗的座位上,左玲的脸色不太好,问她,她说没什么只是有点累了,吴宇明调侃地说:“左玲,是不是在家受气了,有大哥我在呢,谁敢欺负你?”左玲的脸一下红了,也微笑着露出了一对小虎牙。左玲性情很好,笑容总是很灿烂,心情不好的时候倒真是不多。三言两语,左玲就恢复了往日欢快的表情。我们一人点了一份套餐,喝着香浓的咖啡,窗外小花园里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泻下来,聊着家庭和单位的事,心情一点点舒展起来。

    圣诞节到了,吴宇明托快递公司给我和左玲每人送了一份礼物,当一份精致的巧克力送到我面前时,同事们都惊呼起来,我的心情好到了极点:三十岁以后还有人送礼物,而且送得光明正大,这就是让我得意之处。顺手拨通了左玲的电话,她的语气像一只欢快的小鸟:“汀汀,你还真别说,没有女人不喜欢别人送礼物的。”

    我以为我们三人之间这种关系会一直这样简单温暖、阳光明媚。

    可是,我却不小心发现了一个秘密。

    9月份,我突然听说吴宇明的生意出了问题,情绪很受挫,妻子也生病住院了,他这段时间特别消沉。我一愣,这才想起来,我们已经两个多月没见面了,没想到发生了如此的变故。

    我赶紧通知了左玲,她比我更着急,第一句话就是:“吴宇明现在在哪儿?”我们联系上吴宇明时,他正在医院里,我和左玲赶到的时候,他已站到了大门口,人瘦了一圈,棉布衬衣皱巴巴的,胡子也没刮,一点精神都没有。

    在医院的草坪边坐下来,我们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他贷款投资的一个项目还没做起来,资金就被信任的一个手下人转移了,他现在压力特别大,正在动用原来的存款,而妻子又这时检查出来了妇科肿瘤,需要动手术。
    他猛吸了一口烟,坐在医院外面的长椅上叹气。我从来没见过吴宇明这样落魄憔悴的一面。我说:“我们可以帮你呀,你去忙你的事,你妻子就交给我们了。”吴宇明感激地点点头。

    我和左玲去看了他妻子后就准备离去了,没想到左玲刚走到医院门口,就快步走到一个角落里,掩面哭了起来,我一下还没反应过来,转而就呆住了,大家是明白人,能不知是怎么回事?我足足有3分钟没说话,等左玲平静下来后,我轻轻地走过去扶住她的肩膀说:“是因为吴宇明吗?”左玲眼睛望着远方,没有搭腔。

    左玲喜欢吴宇明,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我有些尴尬,都是成年人了,这种意外的发现让我有点无所适从,我像知道了一个不该知道的秘密。我拉过了左玲的手,使劲地握了一下。左玲望了望我,仍然没有什么言语。

    接下来,左玲和我一起帮着吴宇明照顾他妻子。左玲去医院时总是叫上我,她三天两头拎着瓦罐鸡汤上医院,真正的老火靓汤,一打开罐子,袅袅香气扑鼻而来。彼时,吴宇明有些感动不已地连说谢谢,左玲淡淡地说:“谢什么,我又不能帮上你什么。”

    吴宇明终于渡过了难关。

    一个月后的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吴宇明请我和左玲吃饭。我有些犹豫,我不知在知道那个秘密后,我们三人之间还会不会像往常那样谈笑风生。我正在猜想左玲去不去时,左玲主动给我打来了电话:“汀汀,什么事也没有,你放心。我们都不再年轻,有些事我知道该怎么做。”我愣了一下,笑了:“今天我们要好好宰吴宇明一顿。”

    我们到达滨湖路的清风阁时,吴宇明已经在那儿订好了座位等我们。吴宇明的生意已走上了正轨,又恢复了从前的平静和从容。他爽朗地笑着说:“想吃什么,今天我请客,不是你们,我这一关恐怕难过。”还没等我开口,左玲就笑起来,对着我说:“汀汀,你说过今天要好好地宰吴宇明。我可好长时间没吃菲力牛排了,要七分熟的。”我看看左玲的笑容,依然亲切自然,看不出任何的痕迹,心里一下就放松了。我点了一客酱汁秘制猪排和蛋坦。

    那一天,左玲的话很多,我们谈家庭,谈到了人世的变幻,一顿饭吃了3个小时。左玲提起了她先生,她对吴宇明说:“我一点都不羡慕你的生活,还是我老公好,工作稳定,国家公务员,衣食无忧又不用操心,多好。”说完,左玲意味深长地看我,我也笑着看她,都明白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倒是吴宇明,笑左玲:“今天是怎么这么煽情?”我们挥动刀叉,一起笑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愉悦。

    吃着吃着,突然想起了左玲那天的泪水,身边的左玲脸上风平浪静、阳光明媚;对面的吴宇明依然是成熟温暖,亲切睿智。一切依然如故,像什么都没发生。我很感慨,作为成年人,我们有自己的轨道,知道什么是珍惜和感恩,知道生活的真实,这真的很美好。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没有想像中的复杂,也没有那么多的爱与不爱,不管是出于修养还是出于智慧,人生总有那么多的美好让我们心怀感激。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