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感恩前夫,成全我的婚外情

2006-04-17 14:45:15 15

本文摘要:

   我喜欢用“傻子”这个词,我有时用茫然的目光看着老公与孩子,我曾经的凌厉到哪里去了呢?现在的我心甘情愿自己是一个以老公与孩子为重的女人,也许是因为太满足于做一个妻子和一个妈妈的日子,眼神里才会少了敏捷与凌厉。

  5年前在北京,我不是现在这样。

  28岁的我在一家著名的通信公司做事,做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部门主管,反应敏捷,举止讲究,穿着细高跟的鞋走路。表面上,我与周围那些未婚的同事们没有多大区别,跟她们一起去泡吧唱OK,年假的时候与一起认识的网友去某个偏僻的地方徒步旅游,如果不深究,也算是快乐的。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把自己已经结婚6年的事实掩埋掉或者装做无所谓。

  婚后的生活波澜不惊,基本上我也算得上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学平未花什么钱就把我娶回了家,最初简直天天感恩祷告老天爷,对我说不出地满意,后来见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走入我的内心,开始放弃,他忙他自己的事去了,而我,正好可以借此收拾起自己的心来,与他相敬如宾过着日子。

  直到27岁那年的年底,我认识君瑞。

  其实我早已经意识到22岁时决定和一个不爱的男人结婚的后果,不光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连带地,还害了另外一个无辜的人。学平和我还是在一张床上一个被子里睡觉,但我们的婚姻,已经是名存实无,我们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里没有夫妻之事了。当然两个人还是客客气气地,并且约定俗成般,各自承担起一半的家务。家里很干净,除了安静得没有半点声响,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学平准备考研,他整天在书房里看书,我工作时充当女强人角色,闲时则除了和同事歌舞升平外就是泡在网上打游戏,顺便在BBS上灌灌水。

  君瑞是我的客户,30出头的男人,认识的理由很简单,他帮我签到手一个很大的单子,我请他吃饭。他要送我回家,我因为推辞冒出一句“太晚了,别让你太太在家等你,我自己回去”。他好脾气地笑笑,“我太太自三年前到美国后除了寄回一份离婚协议再与我无瓜葛”。我连连说抱歉,再推辞就显得矫情了,我上了他的车。

  自此与君瑞有了断断续续的来往。他毕业于北京有名学校的通信专业,干净的头发干净的鞋子,这些,都是我喜欢的男人应该有的样子。知道我有婚姻后,他便从来不会主动联系我,我们的关系,处得没有任何破绽。但我知道,我是有点喜欢上这个男人了,而原因,并不是因为他比学平优秀多少。

  人要学会感恩

  可是,我能放任自己吗?学平的家庭背景很好,但他从来不依赖家里,他工作也很努力,还正在潜心复习考研,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应该来年就可以读他想上的那所大学的研究生了。况且,最关键的是,他洁身自好,和我没有夫妻之事,也从未见他有夜不归宿的举止,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希望他在外面有人,这样我心里的愧疚会少一点。是出于对我的尊重,或者是出于对我的爱吧,他那么样地克制自己,有好几次,我晚上回家,听见他在卫生间里发出异样声响,我能够猜到他是在做什么,但我不能和他谈这些,只有装做没听见的样子老远就喊“我回家喽,学平,在洗澡啊!”听见他慌张地回答我“是啊!”想必是有些手忙脚乱,我忽然地,在卫生间外的过道落下泪来。并且第一次,想到了离婚,两个好人在一起生活不等于幸福,我很早就知道的道理,但是,向周围人怎么说我们离婚,就因为没有爱情吗?要放弃掉一个那么好的人,别说我父亲与继母,任是谁恐怕都会骂我活得不耐烦。

  这个世上,没有另外一个人可以替你承担你自己选择的后果,对于我,对于学平,都是这样。如果不是因为当时急着想从家里搬出来抱着赌气的想法与学平结婚,我们在其他的一个时间一个地点相遇相爱并结婚,或者,我们也会是一对很好的夫妻;而学平,如果不是因为贪恋我的表面温柔美丽,娶了另外一个女孩,何尝不会幸福。造成现在的局面,他一定比我更清楚原因,只是,现在的日子,他和我一样没有勇气打破。

  偶尔和君瑞见面,他总是把我送到家门前附近的一个街口,然后我走着回家,因为我不想让学平知道我心理上的变化,也不想让他知道我心理上已经产生的对另外一个男人的依赖。

  我不想让复习的学平分心,压抑自己想见君瑞的想法,每天反而早早回家,学着煲些汤,给一边工作一边复习的他补充些营养。学平每次都把我做的再难吃的汤都喝得光光的,有一次,我忘记自己已经放了盐又放了一次,他竟然也喝光了。这是我和他分手后他才告诉我的,他说,人要学会感恩,他谢谢我给了他我生命中最好的年华。

  学平带回一个女孩,求我成全他们

  不负所学,学平终于顺利地考上了北大的研究生。他上学的那天他父母也来了,两位老人没说什么,或者敏感的老人早知道我们有些什么不对吧,临走的时候,公公语重心长地拉着我的手说要懂得珍惜,我看着这个一直待我如亲人的老人,低下了头。

  学平住到了学校里,他很少回来。我也正好落得清静,我们有什么事,就电话联系。

  直到三个月后,学平带回一个女孩,说他在学校认识一个女孩,找到了爱情的感觉,求我成全他们。

  我看着那个女孩,有秀气的五官,一看就是心思端正的女孩,想必不是因为学平的家庭背景什么的和他在一起的,我松了一口气,这样的结局真的比较好,由他不是由我来提出离婚,我会觉得自己不那么卑劣。我承认我是有些虚伪的人,一面想追求自己的幸福一面又想扛着道德高尚的旗帜。这么轻易地,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结果,不是我在成全他们,而是他们在成全我呀。

  我和君瑞结婚了

  28岁那年的秋天,我和君瑞结了婚,我们一起回到了他的家乡上海,他被苏州的一家台湾电信运营商聘请去工作了,我则暂时打算在家里休整一段时间。

  两年后我们有了一个儿子,君瑞便不让我出去工作,我利用自己对数码产品的熟悉开了一家网上商店,虽然赚钱不多,给自己买花戴倒绰绰有余。

  是父亲与继母来上海看我时我才知道学平没有结婚的,“他不是带着一个女孩求着我离婚的吗?”我焦急地问。“你还真信了!”父亲没好气地看着我,“你应该一辈子都要记得学平,那女孩根本不是他的什么女朋友,那是他外地来京的堂妹,是他好几次看见君瑞送你知道你喜欢君瑞的事后才有意成全你们的。”

  我有些目瞪口呆,我当时是太粗心了吧,根本没过脑子想以学平的性格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认识一个女孩并谈婚论嫁。我一直以为前28年,这个世界,从父亲到继母到学平都是让我不幸福的人,其实,没有他们,哪里来的我的幸福?

  后来我和学平成了很好的朋友,再后来他出国了。每次通电话我都会问他有没有找到女朋友,他也总是开玩笑说找不到比你好的我就不结婚。我的心里对他充满了感激和愧疚。经常坐在温暖的家里看着丈夫和儿子闹成一团时,我会想起学平。这幸福是他给我的,而这一次,我是真的不能再错过了。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