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偷情是种传染病

2006-04-17 14:44:40 13

本文摘要:

    「又换女朋友啦?」每次看到钦仔,他的身边总携带着不同的女孩,女孩的款式很难寻出一个规则。

     钦仔吐了口烟,点点头。

    我挪开打火机,看着蓝色的烟盒:「连烟的牌子也换了?」

    「是啊。」钦仔似笑非笑地回答。

    「真不知道该说你这个人是随和呢?还是随便?」

    「你怎么不交男朋友?」

    「唉唷,要是遇到像你一样的我不是惨了?」我说。

    「我怎么样?」钦仔用很没精神的声音问着,感觉上并不是很期待我的答案,我们只是持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你怎么样你自己不知道吗?」

    「怎么样?」

    「就是这样啊。」我看着钦仔的眼睛:「不认真。虽然周旋在爱情中,却对爱情一点期待也没有,任何人遇到你都没辄哪。」

    「所以呢?」

    「所以?」我有些沮丧地说:「所以越认真的人,就祇有越伤心的份而已。」

    「既然知道会伤心,为什么要认真呢?」钦仔说。

    「这样的逻辑对吗?」我有些困惑地望着钦仔。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

    「我又不是没认真过。」我决定沉默时,钦仔反而主动说起话来了。

    「嗯,我记得以前你对女朋友很好的。」

    「是很好,最后她还不是投入别人的怀抱?」钦仔接着说:「现在的感觉好微妙,付出多和少都免不了分手的结局,对方若是要劈腿、要移情别恋,不管你给她多少,她都还是会离开,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付出?」

    「太消极的想法了吧你。」我说。

    钦仔点了一支烟,继续说:「那就像期末考的时候,你花了两个礼拜卯起来念书,考了差强人意的七十分,而有些人只利用半个钟头印小抄,却考了八十五分,妳知道,就是这种感觉。」

    我点点头,手里玩着打火机:「不过,那七十分和八十五分的意义却是不一样的。」

    「谁看得到?」

    我大概可以想象得到存在钦仔心中的那股失望,我想,劈腿其实是一种病。

    一种埋藏在心里头的病变,每个人的心里面都有发病的潜在能力,病变的规则因人而异,病变与否也不一定。而在钦仔身上发生的变化,是曾经认真对待后遭受背叛所残留下来的软弱。

    我突然领悟到,任何的感情都会有让人受伤的可能,亲情、友情、爱情、同情,越深切的情感,杀伤力越强。

    我们总认为「理性」能使我们免于陷入情感的不智而痛苦,我却发现「感性」有一种奇妙的特质,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感。有的时候,我们因为过于感性而脆弱不已;有的时候,我们也因为感性而勇气十足。

    「感性」,就像小时候你会调皮地站在翘翘板上左右跑动一样,一旦离开中央的平衡点,就难免形成一高一低的状态,让你一下子跑到脆弱的那一方,一下子靠近勇敢的那一端。

    「你不交男朋友是对的。」沉默许久后,钦仔突然对我说。

    喔?「为什么呢?」

    钦仔故意一派悠闲地说:「交了男朋友就只能享受一个人对你好而已啊,你现在这样多好,想跟谁吃饭就跟谁吃饭,任何人都可能有机会不是吗?」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钦仔说。

    唉,这就是现代人的爱情免疫力吗?劈腿细菌、一夜情急性肠胃炎、真爱幻想症…,有人说,当心特别疲惫、脆弱的时候,身体就越容易受到疾病的侵略。

    我们都在承受过去别人留在我们身上的伤害,别人留在我身上的,你来承受;别人留在你身上的,我来承受,难道,我们就要一直这样受伤下去吗?

    爱情的伤,有时候真像是一种要命的传染病,不断不断地在感情脆弱的现代人身上散播、传染着。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