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卫计委《意见》为医改指明方向

2016-11-10 17:32:27 18

本文摘要: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关于进一步推广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经验的若干意见》,对医疗服务价格设定、公立医院药品采购、医务人员薪酬制度等方面的改革方向均进行了明确

  今年是医疗改革动作不断的一年,从“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实施方案”、“十三五卫生事业发展规划”、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到前不久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再到此次《意见》的出台,可以预见的是,步入深水区的医改,接下来面对的将会是一个又一个的“硬骨头”。包括此次《意见》在内的众多方案、通知也将随即纷纷出台。

  那么,这次《意见》的出台,对当下步入深水区的医改传达了哪些信息,对医院和医生又将产生哪些影响?在《医学界》看来,此次《意见》的发布,至少释放出了以下几大信号,这也是接下来医疗改革的“重头戏”。

  政府或将不再插手医院“内政”

  据《医学界》观察,“推进政事分开、管办分开,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是本次《意见》里提出的一项重要内容。

  《意见》强调要落实公立医院运营管理自主权。转变政府职能,各级行政主管部门从直接管理公立医院转变为行业管理,强化政策法规、行业规划、标准规范的制定和监督指导职责。完善公立医院法人治理结构,落实内部人事管理、机构设置、收入分配、副职推荐、中层干部任免、年度预算执行等自主权。

  这就意味着政府从直接管理公立医院变为行业管理。政府职能的转变,一直被认为是破解公立医院改革徘徊不前的良策,此次《意见》的导向,被分析人士解读为政府放松了对公立医院的“管制”,“部分权利”的下放对于盘活陷入僵局的公立医院改革,大有裨益。

  公立医院改革将有大动作

  公立医院的改革长期以来是我们医改当中的难点,也是进展最慢的领域。此次《意见》也数十次提到了公立医院改革。

  关注医改的人都知道,公立医院改革一直是医改的一个重点和难点。今年9月5号,国家卫计委和财政部出台的《关于做好2016年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工作的通知》虽然也提到了公立医院改革,但整体还是避重就轻。

  分析人士认为,公立医院改革的核心在于政府把人财物的权利真正下放给医院,这个改革对于政府有关负责医疗部门来说是一个“非常悲痛”的改革,涉及到权力的分割,因此一直进展缓慢。而此次《意见》则一反常态,数千字内容提及“医院”达40处,提到“公立医院”的字眼也多达25处,并且在涉及医院改革的诸多领域提出了指导性意见。《意见》中释放出来的讯号可以预见,接下来公立医院去行政化、去编制等实质性“动作”,将全面展开。

  医改将由“一把手”亲自抓

  《意见》指出:加强党委和政府对医改工作的领导。深化医改工作由地方各级党政一把手负责。由党委和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或一位主要负责同志担任医改领导小组组长。

  分析人士认为,医改能否持续推进,很重要的一点在于政府愿不愿意将相关权力下放。此次《意见》提出来主要负责人要担任地方的领导小组组长,体现了政府组织权力上的下放,在下一步医改当中将会产生承担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以医保领域的改革为例,医保领域目前普遍存在“九龙治水”的局面,医保资源整合十分困难。而福建的改革就非常彻底,福建将资源整合在医保的中心,一下子把权力从民政部、人社、卫计委都拿走了,都挂靠在财政底下,这个会触动很多部门的既得利益。如此重大的改革,必然触及多方利益,没有当地一把手在内的主要领导的支持,是难以想象的。

  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将会提高

  进医疗服务价格的改革,这个已经成为阻碍医改的绊脚石,政府也认识到了这一点。

  此次《意见》也明确提出要规范医疗服务行为,利用降低药品耗材费用腾出的空间,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使医疗服务价格逐步反应医务人员的技术劳动付出。由此可见,在接下来的医疗改革中,医疗服务价格将得会有所提高。

  不仅是医疗服务价格,与之配套的人事薪酬支付改革也无疑将同步推进。而随着当前医生薪酬制度改革的不断推进,未来公立医院逐渐取消编制,已经是大势所趋。此次《意见》对推进现代公立医院管理制度建设方面的意见,也涉及到人事、编制、薪酬等多个领域。近年来,我国公立医院改革不断深化,医疗服务比价关系进一步理顺。可见,未来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将会成为医改进入深水区后的又一破冰之举。

  医生的薪资待遇将要上涨

  薪资待遇,往往是医务人员最关心的话题。三明医改的成功之处,就是在于建立起了具有强烈刺激性的新的医务人员薪酬体系。

  这次《意见》中明确提出,地方可结合实际,按有关规定合理确定公立医院薪酬水平,逐步提高人员经费支出占业务支出的比例。可以预见的是,人事薪酬制度改革将会在全国的公立医院开展。在接下来的医疗改革中,医务人员的收入将会有所提高。

  此外,《意见》也涉及到了薪酬制度改革,对“建立灵活用人机制和推进薪酬制度改革”的做法提出了要求,这与三明医改不谋而合。可以预见的是,三明医改推行的“院长、医师年薪制”,将会在全国的公立医院推广。

  当前,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到了啃硬骨头的攻坚期,这也正是考验改革者决心的关键时刻。

  医改是老大难的问题,涉及多个行业、多个政府部门。正因为这样,要将国家的顶层设计落地,是非常艰巨的使命。以往的公共卫生政策,就面临文件发布,贯彻执行力不足的的问题。《意见》由谁协调,通过什么样的机制协调,这就需要中央在局部(部门)利益和全局利益之间进行权衡。

  毋庸置疑,未来五年是改革的落地期和深化期。2009年的新医改以来,医疗卫生事业改革慢慢从需求方改革向供给方改革转变。而当下步入深水区的医改,最根本的就是政府职能的转化。一句话,医改改到最后就是“改政府”,政府的只能和角色如果不做出相应的调整,其他的改革就很难推进。政策有了还不够,怎么落地才是关键。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