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预约挂号大势所趋

2006-04-13 17:24:56 167

本文摘要:

        日前,国家统计局公布一项采自1030名市民参与的“市民健康意识”的民意调查结果,看病等候时间长和费用高成为被访市民最不满意医院的意见的主流,其中,对看病手续繁琐和等候时间过长的意见占31.1%。  分时段预约挂号可以缩短就诊流程、减少等候时间、改善就医环境,是节约社会资源和缓解看病难的有效手段。如今这种挂号形式已走入中国百姓生活,大众医疗机构面向普通患者的预约就医服务正在各地出现。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许多大型医院都有不同形式的预约就诊服务。有的通过电话、因特网预约,有的还通过银行卡提供异地的预约就诊服务。  尽管在发达国家,预约看病已成惯例,但我国基本上还在沿袭窗口挂号。尤其是在北京等大城市,老百姓反映强烈的看病难,主要是指“挂号难”。因此,很多人提出:飞机票、火车票、宾馆、饭店都可以预约,挂号为什么不能预约?  “一卡通”难畅通 观念和政策是障碍   “一卡通”既可以电话预约,也可以网上预约,极大地方便了群众,深受患者欢迎。  但是,为什么预约号没有成为挂号“主渠道”呢?一些患者道出了实情:不少医院观念滞后,死守几十年一贯制的“窗口优先”,没有认识到预约挂号给百姓带来的巨大方便,同时,卫生行政部门缺乏政策扶持,因而,预约挂号很难形成气候。  号源不足是制约预约挂号的主要因素。有的医院只提供少量的预约医生号,一个医生甚至只有一个号。因此,很多患者虽然买了卡,但无法预约到自己满意的医生,只好再去医院排队。  一位医务界人士说:如果按供需状况分,号源可分为“热号”、“温号”和“冷号”。而“挂号难”问题,集中反映在了挂“热号”难上。如果“一卡通”没有足够的“热号”资源,必然不能满足患者的需求,最终难以生存。  制约预约挂号的另一个因素是医院各自为政、多卡并存。虽然50多家医院成了“一卡通”会员,但不少医院同时有自己的预约服务“就诊卡”。有的医院两卡都可用,但待遇不同。如患者买一张某医院的“就诊卡”需要15元,可预约5次,每次3元。在预约系统内,可预约7天内的医生,每天有8—15个医生号。而用“一卡通”,每天只有1—2个医生号。显然,该医院对自家的预约系统更“优惠”。还有的医院不参加“一卡通”系统,但搞自己独立的预约系统。对于患者来说,除了买“一卡通”外,还要买很多医院的“就诊卡”,才有可能挂上理想的医生号。这样,既造成了不便,又增加了负担。对于患者,都是希望一张卡能预约所有的医院。  分时段预约挂号 缩短看病流程 遏制“号贩子”  最近,北京同仁医院正在酝酿推出全新的预约挂号系统,其最大亮点是分时段预约就诊,患者可以根据预约时间来看病。  据同仁医院院长助理、医务部主任田剑介绍,医院将根据每个科室的不同情况,计算出医生每看一个病人大约所需时间,再安排每个预约者的就诊时间,这样,患者可以做到分时预约就诊。如预约上午9点的号,只要在20分钟前到医院取号,就可以基本准时看病,大大缩短了排队和候诊时间。今后,重点科室80%的医生和非重点科室90%的医生参加预约,参加预约医生的所有号都会放到网上。  预约系统实行严格的实名制,凡进行预约挂号的患者必须凭有效证件办理。行为能力丧失或受限者就诊,应由实际陪诊人持本人和患者的有效证件就诊。对于预约挂号,他们采取“三个一”原则:患者持一个有效证件,当天在一个科室只能预约一个号。在病历、处方、收费、检查、治疗等环节均以预约时的名字为准,不能中途修改。  与传统的窗口挂号相比,预约挂号具有许多优势:  一是缩短了看病流程,节约了患者时间。过去,老百姓反映最突出的问题就是“三长一短”,即挂号时间长、候诊时间长、交费时间长、看病时间短。实行预约挂号,可大大缩短患者的候诊时间。据一项调查显示,一些大城市患者看门诊时,医生诊疗平均15—20分钟,而患者在排队、候诊、缴费以及往返等非诊疗环节上消耗的时间,平均达1.5—2.5小时。由于非诊疗时间太长,许多患者心情烦躁,容易引发医患纠纷。在各大医院中,患者的投诉主要集中在门诊的服务环节上。  二是降低医疗管理成本,改善了就医环境。大多数医院都有一个面积不小的挂号大厅,即便如此,在就诊高峰时期,挂号大厅还是拥挤不堪,人满为患。这不仅加大了医院的管理成本,而且增加了院内交叉感染的机会。实行预约挂号,可使大量患者不必在门诊大厅长时间停留,大大节约了医院的管理成本,改善了患者就医环境。  三是推进了“实名制”,遏制了“号贩子”。卫生部要求各医院逐步推行看病“实名制”,但实际情况并不理想。如有的患者没带身份证,但确实有病,医院无法拒绝;有的“号贩子”多次重复挂号,医院没有办法;还有的“号贩子”甚至私下交易,直接用患者的身份证挂号,牟取暴利。如果采取预约挂号,这些难题就可迎刃而解。例如,用“一卡通”挂号,必须输入身份证号,同一卡号每天只能预约同一医院同一科室的一个医生号,不同科室的两个医生号。如果重复预约同一医生,系统就会自动拒绝。如果有人反复多次预约医生号,不合常理,系统就会将其列入“黑名单”。如果证实是“号贩子”,就会永远拒绝其挂号。这样,有效地遏制倒号牟利现象。  预约优先 节约社会资源的新理念  预约挂号制度究竟符不符合中国国情?有人认为应该“窗口优先”,也有人认为应该“预约优先”。  门诊病人中约60%是外地患者。他们多数人不习惯电话或网上挂号,甚至不懂网络。网上挂号虽不复杂,但需要一定的网络使用常识,要登录,要注册,还要根据提示操作;如果患者有特殊情况,还要取消预约。另外,如果通过电话或网上把号都挂出去了,来窗口挂号的患者怎么办?窗口挂号推行了几十年,多数患者都已认可。如果改为“预约优先”,一些排队挂号者会产生误解,认为是在“开后门”。  广东省中医院一位管理者认为,尽管人们的传统习惯很难改变,但医院应改革不合理的看病流程。医院要引导患者逐步接受预约挂号,树立“预约优先”的观念。在广州,很多医院已实行“预约优先”,病人对于就医环节的满意度大大提高。  北京朝阳医院院长王辰认为,预约挂号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患者分时段就诊,可以使医院的门诊流量更合理,资源配置更科学。  卫生部统计信息中心一位负责人认为,预约挂号服务是缓解看病难问题的有效手段,各地可以从实际出发,探索不同的模式。如广东等地采取政府主导、企业投入的方式,一些健康管理公司免费为医院提供软硬件系统,在为患者提供预约挂号服务的同时,搜集了大量有针对性的客户资料,在此基础上,再向患者提供后续的健康管理服务,收取服务费。这种模式多方受益,值得借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