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医生也是高药价的受害者

2006-04-13 18:02:12 430

本文摘要:

      最近有两位医生在《新京报》上诉苦,一位说,理发师做一个头发要数百元,但自己给患者看一次门诊才4元,于是心里不平衡了。另一位医生说,医生收入的确低,从两个角度看都是:一是和同类行业比;一是和医院的行政人员比。

  两位医生的话,并非虚言。那些成名成家的医生除外,绝大多数走不了穴的普通医生要受着多重煎熬:生存压力、患者情绪、职业良心等等。但另一方面,中国人为医疗付出的代价也的确太昂贵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贡森研究员不久前撰写的一份报告认为,中国目前的人均卫生总费用高于同等经济发展水平国家的平均费用水平4%-15%.报告同时指出,中国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显示,近一半的患者没有去医疗机构就诊,13%的患者不采取任何治疗措施;医生建议住院而未住院的患者达到三成左右。据计算,我国公民平均医疗负担是同等经济发展水平国家平均费用的2倍以上。这里还不包括不合理的“全国人民上‘协和’”的食宿、旅差以及付给挂号票贩子的费用等大量额外费用。

  一边是医生的合法收入普遍偏低,一边是老百姓的医疗付出高,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出在中间环节上。这个“中间环节”也包括两部分:一是医院内部管理,是以患者和医生为中心,还是以开药、检查赚钱为中心?如果是后者,医生收入低、年轻医生地位甚至不如临时工就不足为怪。另一部分是药品流通环节。药品从出厂到患者手里,涨幅高达数十倍,原因何在?一家不大的药厂,外围的医药代表可能多达几万人;国家一年审批的“新药”达一万多种,而美国只有150余种;物价部门批给医院的药价甚至有可能比市场上的药价高出数倍……

  如此种种怪现象,可以说是昂贵的药价挤压了医生的价值和地位,而昂贵的药价主要又来源于腐败。

  医疗费用昂贵造成的国民“医疗恐惧症”不仅使大量民众不敢看病、看不起病,也反过来损害医生的利益。据2001年经合组织卫生统计资料计算,经合组织成员国一个医生年均负担的门急诊人次数是2600次,一年按251个工作日计算,日均10.4次。而中国一个医生年均负担门急诊只有一半不到,为1122次,日平均4.5人次。我国每千人口的医生数量并不比别的国家多。也就是说,在现有的医疗资源下,大量的医院和医生根本“吃不饱”。

  如果药费大幅度降下来,让医疗费用降到国际同类国家同等水平,则百姓承担的医疗费用可以降低一半,这样更多的人就看得起病,基本上做到应医尽医;医生的平均挂号费大幅度提升,达到平均每人次50元,同时医生的平均日诊量也达到平均水平即日均10次,则医生平均一月的诊费毛收入可达1万元,医生个人只拿其中的一半,也可以维持相当水准的生活了。

  因此,政府应该帮助医生们尽快建立不受医院控制的行业公会,使医生既可以争取自己的权利,包括独立开办诊所的权利,同时也可揭露同行业中的害群之马。医生们要想获得体面的收入和地位,就要摆脱对医院的依附状态,不能任由别人把自己“降格”为卖药的工具。医生应该开对症的、尽可能便宜的药,拿合理的诊费,靠医术医德赚钱。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