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人大代表:“一刀切”降药价反会加剧“看病贵”

2006-04-13 18:00:44 317

本文摘要:

      新华社上海3月1日电(叶锋)药品降价对百姓无疑是一大好事。不过,也有全国人大代表却对“一刀切”地降价表示了担忧。全国人大代表樊水玉近期对上海药品生产和零售企业进行深入调研后认为:“一刀切”的药品降价或维持低价反倒容易加剧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矛盾。樊水玉准备在即将召开的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提交《关于调整糜蛋白酶等部分经典药品价格的建议》,她建议对糜蛋白酶等少数因价格过低停产停供和紧缺的药品应适当调整价格,做到有升有降。

  这位具有29年执业中医师经历的全国人大代表是上海一家药店的营业员。她说,随着技术改造成本的上升和原材料的不断涨价,部分老百姓必需的低价药品的生产变得无利可图,有些企业被迫停产。结果,老百姓用不上便宜的好药,而不得不接受疗效相同、但是价格要高出几倍、几十倍的替代药品,这反而加剧了病人看病贵、吃药难的问题。比如糜蛋白酶注射剂,具有消炎、消肿等功效,治疗气管炎、哮喘等方面的疾病疗效显著,30多年来的临床应用证明它是安全、有效的经典廉价药品。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目前它的零售价是0.87元/瓶。不过,从2004年起,依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规定,药品改换包装,仅一个空瓶的成本就要0.6元,加上为此进行的技术改造成本和上涨的原材料成本,药品生产已经难以为继。

  多年来始终站在普通药房售货柜边的樊水玉说,目前全国许多药厂已先后停产糜蛋白酶注射剂,只有上海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仍在勉强维持生产。樊水玉还介绍,另一种在化疗中常用的经典老药--环膦酰胺注射剂,目前200mg/瓶的零售价仅规定为4元。为此,上海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华联制药厂因亏损而被迫停产这种药品。

  这一类“经典普药”退出,许多替代药品出现。但多数替代品价格高昂,比如糜蛋白酶注射剂的替代品--沐舒坦注射液,单价为每支10元,接近糜蛋白酶的10倍。

  “‘一刀切’地降价或规定低价,导致许多价廉质优的老药消失。而由国外企业或合资企业生产的替代药品价格昂贵,加重了病人的负担,这也是老百姓看病贵的一个原因。”樊水玉指出。

  她说,这几年来,为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政府采取了许多措施,如规定企业必须通过GMP改造、先后17次降低药价等,也收到了一定的成效。但问题依然存在。

  她还建议,政府应建立医疗机构必备的常用廉价目录,指定专门的企业生产和经营这些必备常用廉价药品,并在政策上给予优惠和支持,鼓励医药生产、流通企业对这些常用廉价药品的生产和经营,“在药品生产、经营环节等环节上加以政策支持,最后有利于解决老百姓在看病、买药时碰到的困难”。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