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政风热线对话看病难二

2006-04-13 14:09:52 577

本文摘要:

上接:对话一

        主持人:就是80%是放开的。

  朱岷:国家只是在医保的甲类目录的是完全管住的,对乙类目录的一部分也是管住的,但是确实从品种和销售金额来讲份额很小,而由市场来调节的是占大头的。

  主持人:群众反映,看个小感冒就要几百块钱,生了大病要动手术更是成千上万,还有,不同的医院治疗同一种病价格也会很悬殊,把患者的心也是弄得七上八下的。大家首先是把这个责难归结给了医院,其实这里面主要有哪些问题呢?

  李少冬:医院从经济补偿的角度有三类:一个是医疗服务收费,现在目前成为一个主渠道,第二个就是政府的投入,第三个就是药品加成收益,药品加成收益占了医院的最大的成分。由于这样一个补偿的机制,特别是政府投入的比例的减少,医疗机构更多的是通过销售药品、提供服务来得到补偿,这个本身的补偿机制就不合理。刚才主持人讲到的这个问题确实也是存在的,说到感冒,我们有全省的统计,我们三级医院、二级医院,包括其他的医疗机构我们每年都有统计,门诊的费用这几年增长的比例应该有上涨,但是上涨的幅度不是很大,有可能个别患者看感冒可能会花很多费用,这里面有规范的也有不规范的,感冒有时候也不一定是小病啊!又讲到现在信息公示以后各大医院的收费差距比较大,这个我们也有很多医生在讨论,我比较同意他们的观点,这种差距可能有医院不合理行为的因素,但更重要的可能是病情的严重程度、治疗方法的选择、材料的利用以及地区的差异、不同的保障水平的就诊患者等等这些因素有很大的关系。你比方说,骨折的病人,如果使用国产钢板,可能两三千块钱、四五钱块钱就可以解决,你要是使用进口钢板,那价格就相当高,一万、两万、三万,甚至有七、八万的也有,这里面就形成差距,这个差距就相当大,所以我们可能还是要个别的、具体的、客观的进行分析。

  主持人:对,可能还有病人的抢救的过程也不一样。

  李少冬:对,病情的危重程度也不一样。确实也存在着部分医疗机构存在着小病大看的问题,归根到底还是补偿机制不健全。但是我们也是坚决反对、严格禁止这种行为的,这几年我们加大了医疗行风建设的力度,去年我们就下发了5条规定,其中就有"三合理"规范,对于常见病种我们制定出合理检查、合理治疗、合理用药的规范,应该按照这个规范去做,我们也加大了查处力度,特别是今年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开展以后我们厅里面花了很大的力气对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进行研究。我想,在省委省政府领导下,近期要采取一些相关的措施,当然还不完全是我们部门的事情,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主持人:对。从医院方面讲,医疗费的确有需要降低的部分,比如药品和器械价格的虚高,但我在跟医院方面的领导交谈的时候,他们就谈到,现在的服务费还是很低的,和医生付出的劳动不成正比,这一块应该大幅提高,你们怎么看?

  朱岷:是这样,技术劳务服务价格一直来讲,我们省跟全国比都是偏低的。我们现在的技术劳务服务价格是和省物价局一直合作,力图让价格和价值更接近,但是由于这么长时间,这几年一个是非典、一个是整个物价水平的上涨,规定一直到现在没有出台,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从医院来讲,它的运营成本在不断地增加,比如说煤、电等等,包括一些卫生材料,这么多年随着整个社会的物价水平的上涨,它们都一直在上涨,这个对医院的运营成本增加是很快的,而且确实医院的办医的负担也是比较重的。由于补偿机制的不足,刚才说到的财政补助也没有明显的增长,那么医疗服务收费价格也没有出台,另外药价这一块我们通过了政府的强行降价以及药品的招标采购对药品价格的下降以及让利等等,造成补偿不足,两条腿变成一条腿很细,另外一条腿也没粗起来这样的情况。

  主持人:长期以来由于政府投入的严重不足,造成了目前城镇医疗、城镇卫生服务体系严重倒退。我记得我们在小时候还有农村的卫生院、医务室都是比较健全的,现在看病都是要挤到大医院去,城里面三级医院看病排长队,但是社区医疗又没有很好的完善,今年我们的工作重点要完善社区医疗这一块?

  李少冬:对,这里有主持人讲的有服务体系不合理的因素,就是基层比较薄弱,社区卫生服务、乡村卫生院这一块比较薄弱,群众看病只能向上游,这是一个体系的问题,还有一个就是就医的观念问题,实际上有一些常见病、小毛小病可以在基层的、包括单位的医疗卫生机构来解决,也没有必要直接到大医院,这里还要通过改革、通过发展来解决。我们今年的工作重点就是要进一步完善农村的新型合作医疗制度,加强乡镇卫生院的建设,省政府也决定对300个基层卫生院进行扶持,还有一个就是构建新型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那就是城市的社区卫生服务要加快发展,我们的指导思想就是要逐步建立起医疗中心,就是大医院跟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两级分工合理的双向医疗服务体系。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建设的标准和规划我们省里都有了,下面就是要加快发展,加大投入,逐步完善的一个过程,今年肯定是我们工作的重点。

  主持人:现在我们还要特别关注那些困难群体,农村的群体,群众也跟我们反映,参保面不够宽,个人负担重;还有些药品不能列入医保目录;尤其是看大病重病的时候,群众就医负担重;还有一点是城乡弱势群体和低收入家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现象也是比较突出的。还有群众跟我们反映,现在惠民医院少,看病很不方便,能不能政府考虑增加一些。

  李少冬:对,我们这次调研的重点就是关注困难群体、关注贫困人群,刚才主持人讲得非常对,分析得也非常对,无论是城市的医疗保险制度还是农村的新型合作医疗制度,都在制度设计上有一个"广覆盖、低水平"的现象,这种设计是从中国的国情出发的,从群众的承受能力出发的,这个制度的缺陷本身就在于保障水平偏低,在城市这块就反映支付比例比较高,很多药品、诊疗项目没有纳入到基本医疗保障的范围,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在这次调研当中作为重点,相关部门也听取了调研组的意见,将进一步完善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要提高保障水平。对农村这一块,省政府要进一步加大投入,提高农民的保障水平,同时对困难人群我们要给予高度关注,我们调研组也进行了思考,提出来要大力发展贫民医院,要保证在每个省辖市还有县、市区都能有平民医院。还有一个就是要建立困难人群的医疗救助制度,对于特别困难的、没有收入的居民的医疗费用有专项的医疗资金支付。另外还要发展大病医疗保险制度,特别是对那些因病致贫的人群通过政府拿一点,个人出一点,社会捐一点的办法建立这种专项的大病基金来解决大病人群看病贵的问题,来解决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这些都是我们考虑的重点。

  主持人:朱处长有什么补充吗?

  朱岷:这次对于城乡居民困难人群的看病问题确实就是我们调研组特别关注的问题,也是省领导特别关注的问题,所以我相信通过这一次调研,我们这个调研报告也已经递上去了,通过省领导的重视,以及相关部门今后的共同的努力,因为确实城乡两块居民的保险从职能来讲还涉及到多个部门的相互配合的问题,我相信今年省政府应该会拿出切实可行的措施出来。

  主持人:我们也希望在不久的将来看病不再成为一种累,看病能够成为一种享受,有没有一个时间表?

  李少冬:人大会开过以后,我们的调研也结束了,这段时间就是抓紧各个部门的协调,尽快地拿出这个政策,省委省政府领导是非常关注这个事情,我们想,尽管这件事情非常难,我们今年可能要突出做的就是有几个事情:一个,平民医院要办,大病医疗保险要建立,医疗救助制度要建立,农村的乡镇卫生院的建设要加快,社区卫生服务要大力发展,这几块就是今年的重点,还有我们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问题。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的讨论就到这里,非常感谢两位嘉宾的光临,谢谢省卫生厅医政处副处长李少冬,省中医药局中医综合医务处副处长朱岷,谢谢两位。

  李少冬、朱岷:谢谢主持人,谢谢各位听众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