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政风热线对话看病难一

2006-04-13 14:07:21 628

本文摘要:

主持人:欢迎大家收听第2期政风热线论坛,我是节目主持人蔚青。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关注群众看病贵、看病难。首先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今天论坛的特邀嘉宾:江苏省卫生厅医政处副处长李少冬;(主持人好,听众朋友们好。)江苏省中医药局中医综合医务处副处长朱岷(主持人好,大家好),欢迎你们。

  看病难、看病贵一向是群众十分关注的话题。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强调,要切实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这表明党和政府十分关注群众的困难。在今年初,省政府研究室派出了10人调查组,受省政府的委托到全省各地进行调研,两位医生参加了10人组,摸到了一些真实的情况。首先我想问一下两位:对于群众反映的看病贵、看病难,你们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李少冬:通过这次调研,我们感到看病贵、看病难是确实存在的,这个问题也是当前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我们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呢?我想总体有三条:第一条,当前看病贵、看病难同时存在,但突出的问题是看病贵;第二点,造成看病贵的原因很多,应该说是多因一果,多种原因造成了一种结果,但是主要的原因可能是集中在这几个方面:一个是药品价格的虚高,第二个就是医疗补偿机制不到位,第三个就是医疗保障水平,包括城市的和农村的医疗保障水平不高,还有一个就是医疗资源的配置不合理,再加上一些医务人员的行为不规范。这是造成看病贵的主要原因。这是第二个认识。第三个认识就是看病贵、看病难,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做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但是目前来讲,当务之急是要解决困难群众和大病患者的看病难,还有基层医疗机构生存难的问题,这个我们认为应该是政府做的,要标本兼治。

  主持人:朱处长对李处长的感受是不是认同呢?

  朱岷:对的,这个是我们这一次10人调研组受省领导的指示,由省政府研究室、省委研究室、卫生厅、城调队、农调队以及社科院等等多部门组成,我们下去以后是与政府的相关的管理部门人员进行了座谈,另外开展了城乡居民的入户调查,还有跟医疗机构以及部分困难人群的面对面的座谈以后,我们感觉确实这个问题是大家很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也会是今后我们相当长一段工作的着力点,但是也确实是一个难点问题。

  主持人:你们这个调查样本是怎样采集的?

  李少冬:这次调查是受省委省政府的委托,这也充分反映了省委省政府关心人民生活、关心民生问题、构建和谐社会的坚定信念。我们这次调查层次比较高,我们的调查也经过了精心设计,搞了方案、进行了讨论。一个就是城乡居民的入户调查,分别抽样4个省辖市、4个县和县级市,城区抽样调查了1000户农村居民,城市600户居民,这1600户城乡居民。这是一个样本,第二个样本就是对各级各类医疗机构也发放了抽样调查表,第三个是广泛地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召开面对面的座谈会。我们一共召开了24个座谈会,340多位各界代表,刚才朱处长讲了,有政府部门的,也有困难企业的,也有农村困难居民的代表的座谈会。这次调查设计的还是比较科学、严谨、全面的。

  主持人:刚才介绍了,用了10天时间,开了24个座谈会,效率是非常高的。

  朱岷:因为这次调研的时间比较紧,要求的也比较高,所以农调队和城调队有他们专业的队伍来进行的,时间是比较短,所以样本量还不是特别大,但是也充分地按照随机抽样,也充分涵盖了相当的群体?

  主持人:这个样本拿回来我们要进行科学的分析,分析之后才能拿出一些对策。今年年内我们根据这个调查的结果会有一个什么样的举措呢?

  李少冬:在调研结束以后,省领导亲自听了汇报,调研组也对调研数据进行了充分的分析,基本上是弄清楚了目前看病贵、看病难的主要原因,也深入思考了今年或者今后一段时间迫切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也提出了一些对策,这些对策提供给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做参考,共有这几个方面:一个是要控制药品价格虚高的问题;第二个要进一步完善城镇居民的医疗保障制度和农村居民的新型合作医疗制度,提高它的覆盖面,提高它的保障水平;第三要深化医疗卫生改革,深化公费医疗改革,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好、更多、更优质的价格合理的服务;第四要优化卫生资源的配置,特别是要加强基层卫生机构的建设,主要是城市社区卫生服务还有农村乡镇卫生院、卫生室的建设;第五就是要对农村的新型合作医疗制度作为为民办实事的重点工作,提高它的覆盖面、覆盖率和保障水平;第六条措施就是要针对困难群体看病贵的问题,努力解决困难那群体因病致贫的问题,要建立医疗救助制度;第七点就是要发展惠民医院,也就是平民医院,为贫困人群提供价格低廉的服务;最后一个就是要落实卫生经济政策,加大对政府办医疗机构的投入,通过合理的投入来进一步规范公益医疗机构的医疗行为。

  主持人:我这儿也搜集了一些群众的反映,有听众提出,现在药价怎么规范?看到报道说一种普通的药,换了个药名或者换了个包装身价就翻了几十倍,就这样还在政府的最高限价下,首先政府定价是不是就留出了很大的空间?

  李少冬:药品问题确实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首先,医药产业是我们国家的支柱产业,是需要大力发展的一个产业;第二个,目前我们国家医药生产经营企业确实存在资源配置不合理,生产企业过多,经营企业就更多了,就存在着一些无序的竞争,归结到一点,反映在药品价格上,药品价格我要跟广大听众解释一下,药品价格是怎么定?药品价格按照药品品种20%是由政府定价,还有80%是由市场来定价,所谓市场定价就是生产企业定价,生产企业定了它的出厂价,然后到流通企业就有一个批发价,然后到了医疗机构有一个零售价。那么现在政府定的这一块主要是控制在20%品种内它的最高的零售价,所以这样的环节当中就会有一些漏洞和空间,比如说,留给流通领域的价格空间比较大。

  主持人:就是它给流通领域和医院考虑得都非常周到。

  朱岷:应该这样说,药品价格的制定的体系从国外来讲它也是经历了一个很漫长的过程,逐步形成了一个比较科学的定价体系,从我们国家来讲是这样:应该说80年代以前,国家对药品价格是完全管住的,是完全由国家制定价格来销售,然后逐步随着市场经济的逐步到来,药品价格有一段时间是放开来的,放开来以后,由于市场的供需,药品的价格逐步就上涨了,这个里面有它合理的因素,我觉得就是随着医药科技的发展,有一些新技术,新的手段的引进,造成药品的技术含量的增高,所以造成了药价的一部分上涨,这是合理的部分。确实也存在着由于市场经济的不完善确实也有相当的药品价格的制定留出了相当的空间。现在我们国家政府定价的这块只有20%。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