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药价虚高 求医路上陷阱多

2006-04-13 15:43:02 61

本文摘要:

www.999120.net
  心脏支架进口价三四千元,给患者装上便是6万元。手术本该装1个,医生却给患者装了3个!为什么?装1个回扣1万。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王旭东讲的故事

  虚假广告

  求医路上陷阱多

  抬头是性、低头是病,这是许多人对当前医药广告泛滥的形象描述。“有些报刊杂志几乎每天、每期都在发布违法、违规的医药广告!”全国政协委员、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王旭东参加两会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切实有效地打击违法医药广告,是降低医疗成本,理顺医疗秩序,保障老百姓用药就医安全、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重要措施。”

  王旭东教授此前曾经对部分报纸的广告医药违法现象进行了调查,发现其中药品广告和医疗广告的违法率分别达到71%和98%。“医药方从广告发布中获得的高额收益是造成这种局面的重要因素。违法广告发布者一般都是不正规的小医院、药厂或合资厂商,或者是医院科室的承包者、药品经销商。他们利用群众迷信医生、媒体的心理,通过广告效应来获取高额利润。江苏省曾查处过某门诊承包专科,其2001年1~6月份营业收入247万元,广告投入即达220万元,占89%。”

  “违法医药广告的泛滥严重扰乱了医疗秩序,加大了医疗成本。这也是看病难、看病贵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这些钱全部是由患者买单。”王旭东教授说。

  那么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王旭东教授认为,我国现行《刑法》关于违法广告规定的条款存在疏漏,应充实完善现有法律法规以及实施细则,赋予执法机构应有的权限;对违法金额运用累计统计而不是单次计算;加大行政处罚力度,使违法者以倾家荡产的代价来补偿对社会的损害等。

  药价虚高

  回扣之害猛如虎

  看病为什么贵?不少医生首先提到药价虚高。

  “目前的药价有多虚?比如治疗心跳过速的药物‘心得安’,过去只要几分钱一片,现在改名叫作‘倍他乐克’,价格就涨到了9角钱一片,上涨了几十倍!”王旭东教授说,同样的原料,同样的成分,同样的疗效,涨价之所以这么厉害,说明定价机制不合理。或者是定价方弄不清楚成本,或者是明白成本而故意这么定价,那么其中肯定有腐败;而医院之所以愿意用这种药,无非就是价格高回扣就多。

  提起药品变脸涨价,今年两会上钟南山委员就曾经“炮轰”药监局。钟南山指出,截至去年国家已实行了17次药品降价,所涉品种多达万余,但老百姓却反映没有得到实惠。因为国家一宣布某个药品降价,部分企业马上就不再生产这种药品,而是改头换面,重新申请“新药”,重新定价,结果老百姓吃的还是高价药。我国低端药品供过于求,为了赢得竞争,药品生产企业往往虚高定价,打“回扣”战。药品一旦降价,就意味着“回扣”空间大大减少,医药代表不愿经销,医生不愿使用,医院不愿采购。生产企业由于没有能力研发高端新药,只好改换名称、包装、剂型等,玩“换脸”游戏,这自然又增加了许多运作成本。如此一来,看病岂能不贵?

  药品回扣在医院究竟有多厉害,后果有多严重?王旭东教授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他说,自己一个朋友的女儿经销进口心脏支架,这种支架进口价格为三四千元,然而经过招标进入医院给患者装上的价格是6万元。医院之所以愿意高价买进是有原因的,那就是高回扣:大夫只要给病人装一个支架,就能从销售代表那里拿到1万元。曾经有一次,朋友的女儿拿着1万元等在手术室门口等医生,结果手术室门一开,医生兴冲冲地出来说:“本来该装一个支架的,我给病人装了三个!”“装一个支架回扣1万元,说明回扣风之烈;该装一个装三个,拿患者的生命不当回事,说明回扣风之恶!”王旭东教授说。

  “药品的销售量大,如果价格虚高,那么利润肯定是惊人的。目前药品招标和定价中的黑幕太多。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请内行人来定价,不能只看包装,看药名,而是要弄清楚其真实成本。此外更重要的就是道德问题和法制问题,谁敢腐败,就必须付出代价。”

  理顺体制

  解决问题惟一出路

  群众普遍反映看病难、看病贵,不少人把原因归结为国家对公立医院投入太少,所以造成医疗资源短缺,同时公立医院为了维持发展,只能靠盈利。对于这种说法,不少医生提出了批驳。

  王旭东教授说,在目前的体制之下,如果单纯依靠国家加大投入,不仅不能缓解矛盾,而且只会加深矛盾。原因在于,很多医院把市场化的概念理解错了。市场化是让医院在市场中通过竞争锻炼完善自己,而不是单纯去挣钱。但是很多医院把市场化理解为挣钱,把国家没有全额投入当成自己胡作非为的理由。同时国家因为没有全额投入,需要医院自己挣一部分,主管部门就有些理亏心虚手软,而这种心态又增加了医院的胆量。这样,为了增加收入,虚假医疗广告出来了,药价虚高乱收费出现了。主管部门又睁只眼闭只眼,更加加剧了这种态势。

  而国家依靠增加投入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比如2002年某医院一年获得国家投入是6000万元,当年这个医院的收入为4个亿。医院抱怨,今年国家的投入只有15%。而到了2005年,国家给这个医院的投入增加到了9000万元,而这个医院通过高收费等手段,收入增加到了14亿。这个医院的抱怨却更加厉害,说2005年国家给我的投入只有8%,比例逐年下降。所以,按照目前医院的普遍心态和经营方式,每年的投入增加50倍、100倍都不够,国家投入越多,这些医院叫苦越厉害,胆子也越大,群众受害也更严重。

  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复旦学院院长熊思东也告诉记者,按照我们国家目前的医疗资源,本来不该出现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但为什么群众还觉得看病难看病贵?是因为政府的承诺和实际支付能力之间、医院的发展和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病人对医疗的要求和本身支付水平之间的矛盾在逐渐加深。所以目前最关键的是国家要负起责任理顺医疗体制,一方面让公立医院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一方面引导老百姓合理医疗。否则只是加大投入,盲目的购进贵重药、先进设备,再怎么补充医疗资源都不可能根本解决问题。

  《市场报》 (2006年03月20日 第四版)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