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小丫跑两会体验看病难

2006-04-13 15:19:52 221

本文摘要:

公众对于医改的种种疑问,把刚刚就任卫生部部长的高强推到了风口浪尖

小丫跑两会,体验看病难

中央电话台《小丫跑两会》栏目3月4播出“高强部长给看病难开药方”,以下为节目实录:

  大家好,我是小丫,小丫继续为您跑两会!这两天我们在新浪网上作了一个调查, 
 
 
有67.94%表示最关心的问题是看病难,其他排在前几位的是教育乱收费、环保、劳动保障等问题。有一位署名wcnmb2003的网友给我留言说,小丫,你看病用挂号吗?北京医院挂号怎么那么难呀,我妈高血压老要看医生,我今天起了个大早还是没挂上!我先回答你的问题,其实我看病也经常排队。另外,今天一早,我就赶到了你在信里说的那家医院去体验了一下。

  小丫跑两会,体验看病难

  都说看病很难,都知道看病首先是要挂号,那今天就来体验一下,我首先到门诊大厅去挂号。可挂号处却说“没有号了”。医生号没有了,医生门诊没有了,医生不行就挂普通号吧,可普通号里内分泌和消化道也没有号了。我了解到,一般情况下,最早来排队的头天下午就来了。

  不仅挂号要排长队,患者交费、化验和候诊的都需要排队等候。我遇到一位叫韩秀珍的患者,她已经在这儿等了两个多小时了。让我觉得意外的是,在她看来,在医院里等上几个小时算不上什么难事。最让他们为难的是看病的费用贵。在韩秀珍的病历上我看到了“血糖高,过敏性鼻炎白内障,尿酸偏高”的字样。

  韩秀珍老人告诉我她的养老金只有580元,每个月上千元的医疗费用无疑就成为一种沉重的负担。在老人的病历上,我看到她已经身患8种疾病, 但是至今为止,韩秀珍只对心脏病作了系统的检查。对她来说不去看病的原因只有一个:看病贵。她表示,看病已经成了她的一个沉重的负担,几次让她住院她都不敢住。

[JF:Page]

  事后,我到韩秀珍家里去做了采访。老人住在北京市朝阳区的一套30平米的老式居民楼里。曾经是1959年北京市劳动模范的韩秀珍现在从单位退养,十几年来她一直没有任何医疗保障。交谈中我发现老人的眼左眼因为老年性白内障,已经几乎看不见了。韩秀珍说医生早就建议她做手术,但是因为费用贵,老人就一直自己扛着,不到医院去治疗。因为她估摸着当时要住院怎么也得花一万多块钱。因此,小病自己扛,大病才上医院看,能不住院的就不住,不得不住院的也要提前出院,这成了韩秀珍老人出门看病的一条原则。她表示,得了病自己能挺就挺过,反正住院是住不起。

  像韩秀珍老人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别现象,仅仅她所在的居委会就有大约40%的居民没有任何形式的医疗保障。而在全国66%的城市居民都是没有医保的。据最近一次卫生部对全国卫生医疗的调查结果显示:我国城乡居民有48.9%的患者应该就诊而不去就诊,有29.6%的患者应该住院而没有住院,在已经住院患者中,也有43.3%的患者主动提出提前出院,其中六成以上是因为支付不起相关费用而提前出院的;这一比例在农村更高。

  今天我在医院体验了两个小时,看一次病真是太不容易了,难怪有人说,有什么也别有病。前两天我也感冒了,去了一趟医院,您猜猜花了多少钱,400多。其实不只我们老百姓觉得看病难看病贵,今天我在政协会上采访委员们,他们也都深有同感。

 [JF:Page]

 高强部长给看病难开药方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长高强这两天也在会上,他去年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连他自己的朋友都跟他抱怨,看病难。今天,在政协会上我又采访到了他。高强表示,解决这个看病难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不是三年两年就能完全解决的。因为它涉及到卫生事业的发展,涉及到医生和患者利益的调整,涉及到体制改革,还有机制的转换以及政府投入等等,非常复杂。

  高强,曾被媒体称为是卫生专业领域的业余部长,因为在2005年4月之前,他从事了几十年与卫生毫不相干的财政工作。然而上任没几天,高强对虚高药价的评价却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指出,“虚高药价简直就是对百姓的生吞活剥”,切断医院和药品销售之间的利益关系,是一个治本的办法。

  在过去的一年中,公众对于医改的种种疑问,把刚刚就任卫生部部长的高强推到了风口浪尖。医疗体制改革到底是不是不成功,高强并没有作出评价。在高强看来,最重要的并不是争论卫生改革的成功与否,而是如何解决改革中出现的问题。他表示,看病最难是两部分人,一个是农民,一个是城市的一些没有参加医疗保障的一些低收入人群。这些人是我们更应该关心的。特别是随着以后农村的合作医疗制度建立以后,城市这些贫困居民的医疗问题显得特别突出。而要解决这个问题,现在就要加大不同形式的医疗保障制度的建设,职工有基本医疗保障,可能其他的人群也会搞一些大病的保障、医疗的救助来解决他的后顾之忧。

  就在昨天的政协会议上,高强明确指出,医疗体制改革的最终结果是要为群众提供优质低价的服务。而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基础,就是要建好社区医院。今后社区医院发展的重点一个是农村,一个是社区。不仅如此,高强还表示,为了遏制医院乱收费、红包等现象,卫生部已经严令禁止医生收入与医疗服务收费挂钩,而医疗服务监督机构的建立也正在进行中。至于医疗费用高的问题,那就非常复杂了,既有药品的价格高的问题,也有大型医疗设备广泛采用的问题,当然还有一些医德医风的问题,有政府部门监管不力的问题等等。这些方面都很复杂,需要各方面齐心协力,共同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小丫还了解到,截至2005年,全国95%的地级以上城市、88%的市辖区和一批县级市开展了城市社区卫生服务。而目前,全国至少有1.77亿农民参加了农村合作医疗。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