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外国人看病一点都不难

2006-04-13 13:46:02 2327

本文摘要:

国际周刊:外国人看病一点都不难
 
本期主持人 李潇 
 
    近来关于“看病贵”、“看病难”问题的讨论甚为热烈,它反映了当前的医疗制度及医保体系中尚有诸多有待改进的方面。本期《国际周刊》请本报几位驻外记者和医生谈谈所见所闻和看法,以期从中获得一些可以借鉴之处。
 
德国:社会福利高 病人有保险 医生很廉洁
 
  
    “谁也不能完全排除在德国有医生向病人索要或接收红包等腐败现象,但是我们医院从来没有过。类似丑闻在德国极其罕见,一经发现,它会非常轰动,而对于行贿者和受贿者而言不啻是一场‘灾难’。”

  3月10日,柏林下起了大雪。世界著名的德国心脏中心院长罗兰德·海策尔和副院长翁渝国在他们各自的办公室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两人对记者采访有关德国医风医德问题感到有些唐突。他们说:“在德国,这确实不是问题。”

  医生收入高 违规处罚严

  在德国,医生都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享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工资收入丰厚,受人羡慕。在失业率高达两位数的德国,能得到医生这样的“饭碗”相当不易,医生也就特别珍视这一份职业。

  如果一个德国家庭以夫妻俩带两个孩子计算,仅凭医生的工资收入已足以维持这个家庭很好的生活。拿这两位德国心脏中心的领导来讲,医院根据行政职务和年龄等发给他们工资。此外,他们每完成一例手术,还有100欧元(1欧元约合10元人民币)的任务奖。由于德国心脏中心被誉为世界上最好的做心脏手术的医院,来自世界各地的求医者络绎不绝。以一个心脏搭桥手术为例,参加社保类的德国病人在此动手术,保险公司付给医院的费用约为1.5万欧元。而一些私人保险公司给其投保人在这里做同样手术的医疗费高达3万欧元。根据保险公司和医院所签合同,以及保险公司和他们两人所签合同,除了1.5万欧元入医院账户外,其余1.5万欧元就入了医生的户头。一般而言,他们平均一个工作日做一到两例手术。据此,人们可以大致设想他们的收入是相当高的。

  他们认为,收入高是从源头上遏制医生发生腐败行为,而处罚严厉则是一种措施,让医生在索取或接受红包时须“三思而后行”。根据德国相关法律,一经发现医生有腐败等违规行为,医生首先须将所得款项全部退还,其次要被处以高额罚款,再次将面临最长达3年的监禁,最后,也是最严厉的处罚便是取消行医资格。处罚严厉不仅针对医生,同样针对行贿者。

  病人有保险 看病不发愁

  德国是一个高福利社会。从病人角度出发,德国有着完善的医疗保障体系,所有德国人都参加社会医疗保险,根据月收入不同而交纳相应的月保险费,看病费用则由保险公司承担,病人无需为看病发愁。

  近年来,德国为了减少国家负担,鼓励私人医疗保险的发展,以作为对社会医疗保险的一种补充,但这主要针对富人。两者的区别也主要在于医治速度而非质量。例如,参加社保的人到德国心脏中心做手术可能要花费较长的时间排队,而投了私保的病人能更快地得到医治。由于保险制度完善,德国人根本没有因为求医看病而向医生赠送“红包”的习惯。

  偶遇感谢金 处理很巧妙

  心脏中心副院长翁渝国说,他碰到过病人给医生礼金或礼品的事,但这些礼金或礼品表达的是病人对医生的感激之情,与行贿无关。“救死扶伤”、“治病救人”是任何一个医生的行为准则。在德国,每个医生在正式开始行医前都必须参加一个宣誓仪式,其中就有一条专门针对接收礼金或礼品的规定,价值不能超过10欧元。

  不少病人被送来时,其心脏基本上已处于停顿状态,但经过医生的手术后,病人活了过来。病人及其家属对医生的那种感激之情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所以,当病人非要给医生礼金或礼品,或临走前偷偷留下礼金或礼品时,医生怎么办呢?翁渝国说,这些礼金或礼品一般都给了全体护士享用,礼金可以用来买点咖啡等食品,但如果数额实在太大,超过100欧元时,医生一般会劝说这些病人将此作为捐款捐给基金。因为医院一般都设有基金,从事慈善事业,医院每年拿出一部分钱来医治那些无力承担手术费的病人,例如,医院每年给一个中国病人免费做心脏手术。

  翁渝国拿出一个大盒子说,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病人以给医生写感谢信、寄贺卡和照片等方式来表达对医生的感激之情。

   (本报驻德国记者 吕鸿)

泰国:贫困人口多 “30泰铢就医计划”
 


 
图为许双愿博士在泰国一家公立医院的病房内查看病人情况。(本报记者 刘歌摄)
    在泰国人口中,70%以上是农民,其中大部分人生活贫困甚至负债累累,更谈不上有钱看病了。为了让每个泰国人都能看得起医生,经过长期探索,“30泰铢就医计划”(30泰铢约合6元人民币)最初在2001年提出。泰国前卫生部副部长、“30泰铢就医计划”主要负责人许双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能支撑这个庞大计划实施的核心部分,就是资金和医疗人员、资源的调配与整合。为此,泰国政府建立了8000亿泰铢的专项基金,由位于曼谷郊区的泰国国家卫生保险局全权负责管理使用。”       

  许双愿博士现任该局秘书长,并在泰国国家卫生保险局接受了记者专访。该计划主要是,凭借公民身份证,到居住地所属医院,登记办一张“30泰铢就医计划”卡。生病需要就医时,凭“30泰铢就医计划”卡到所属医院看病,只交30泰铢,不论是什么病,一切费用都包括在这30泰铢内,患者不用再额外多交一分钱。唯一条件是,必须到所持卡上指定的医院看病。许双愿博士解释,每张卡只指定一家医院,指定的医院是根据患者居住地区划定。考虑到很多病人需要医生上门服务,所以指定的医院都是离患者家最近的医院,这样既方便患者到医院就医,也保证医生能迅速赶到患者家里。我们都知道曼谷的交通,如果不根据区域划分指定医院,假设有住在A区的病人去B区的医院看病,路上堵起车来,不知何时能到;所以A区的病人必须指定到A区的医院看病这是“30泰铢就医计划”的强制规定。如果A区的病人觉得指定的A区医院不够好,而自行到其他区非指定医院看病,就医费用“30泰铢就医计划”不负责,必须自费。有两种特殊情况允许A区病人跨区到非指定医院看病,一是遭遇意外交通事故时;二是在发生紧急病情时,比如病人在路上心脏病突发,必须急救。病人可在脱离危险后,将情况报告给自己指定医院,然后由指定医院支付其在急救医院的医疗费用,病人仍然仅付30泰铢。

   “30泰铢就医计划”受到中产阶级以下人民的热烈欢迎,但也常遇到些问题。比如A区的病人所患病症不适合在其指定的A区医院治疗,这种情况下,可由A区医院介绍,将其推荐给其他更好的专科医院,这种通过指定医院推荐跨区治病的病人,不用担心30泰铢以外的费用,由医院协调后报告给国家卫生保险局,然后卫生保险局“埋单”,整个过程通过国家医疗系统电脑联网。国家卫生保险局的另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协调”,如同一个中枢,在这里的电脑屏幕上,泰国各医院运转情况一览无余。各指定医院将信息汇总到卫生保险局,然后由卫生保险局根据各地区可支配医疗资源,为疑难重病患者联系到现有条件下最佳的治疗医院。30泰铢当然远不够给病人治病,超出部分由国家负担。国家卫生保险局根据医院接受病人情况,按人头补给医院费用,医院每接收一个使用30泰铢就医卡的病人,就得到1200泰铢补贴,今年计划提升到每人补贴1659泰铢。现在,参加“30泰铢就医计划”的泰国医院共有980家,包括63家私立医院,基本覆盖了全国98%的地区。

    (本报驻泰国记者 刘歌)

巴基斯坦:公私医院收费分明 医药分开体现公平
 


  巴基斯坦是国际上公认的人均收入较低的国家之一,但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该国男、女性公民的平均预期寿命分别达到61.1和61.6岁,已接近世界平均水平。政府开办惠及全民的免费医院、实行医药分开、降低药价和采取公务员看病报销制度等措施,使巴基斯坦在国民卫生保健领域走出了一条较为成功的路子。
  政府医院全免费

  在巴基斯坦卫生部新闻官阿布杜尔的陪同下,记者近日来到巴基斯坦最大的一所政府医院——伊斯兰堡医院采访。巴基斯坦的政府医院完全由政府拨款,不以营利为目的,医务人员可享受国家公务员的待遇。在这里看病,不论是巴基斯坦公民,还是像记者一样的外国人,都免收一切费用,包括药费。

  走进医院大门,迎面便是一个面积达到1000平方米的草坪,青青芳草衬托着绽放的春花,不远处,一些住院病人正三五成群地在树荫下欣赏美景,他们穿着普通,但脸上都显露出怡然的神情,看来没有人为医药费而犯愁。

 
巴基斯坦最大的政府医院——伊斯兰堡医院内的平价药房。(本报记者 陈一鸣摄)
    医药分开药价低

  不过阿布杜尔也承认,政府医院免费提供的药品种类是极为有限的,因此一些病人必须到药店去买药。巴基斯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