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被神化的婚检与被忽视的孕检

2006-04-17 13:08:30 20

本文摘要:

 www.999120.net

    在冒出黑龙江拟恢复“强制婚检”的消息之后,我忍不住又一次执笔评论,在此,我要阐述的是:被神化的婚检与被忽视的孕检两者间的关系,核心的问题就是:婚检一神化,孕检被忽视;婚检小好处,带来大坏处。

    我们不难看到,婚检被鼓吹、被神化后,“强制婚检”的大恶随即产生:

    大恶之一,折腾“强制婚检”的,只获利益不担风险。同志们,我们想一想吧,如果“强制婚检”的机构必须承担由它婚检的夫妇出生有缺陷的新生儿的责任,比如孩子所有的医疗费用、一辈子的生活费用由婚检机构负责,那看看它还是不是声嘶力竭地嚷嚷恢复“强制婚检”?我这个话当然说得有点绝对,但无疑道理是这个道理。我们必须看到,尚未参加婚检的人,不知道婚检是怎么回事,究竟有多大的作用;已经参加过婚检——包括当年被强制婚检的人,没有出生有缺陷的孩子,则不关心婚检与那些出生有缺陷孩子的父母到底是啥关系;而参加过婚检结果还是生下有缺陷孩子的父母,则不太可能去找负责婚检的负什么责任,即使找了也没用,不可能说你生下有缺陷孩子要他们搞婚检的负什么“医疗事故”之责任;所以,搞婚检是没有任何风险的,一旦恢复“强制”,就是再次迎来“赢者通吃”的好时光。

    大恶之二,无形中误导结婚的夫妇,以为有了婚检就万事大吉,反而不去重视孕检。现有的婚检检出的那点鸡毛蒜皮的毛病,恰恰掩盖了更大的潜在的毛病!它能检出男方的性病,这本身也是好事,你会重视了去医治了,避免把性病传播给你的妻子;它能检出女方的处女膜已经破裂不再是处女,这个大抵也不算什么坏事,可以提供数据给社会学家作研究;但是,它并不能防止新生儿缺陷,如果行的话,过去实行“强制婚检”的时候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的有缺陷新生儿出生了——有人统计多年来的数据,说是“我国每年至少有80万至100万婴儿有出生缺陷,即每30秒至40秒钟就有1个缺陷婴儿降生”。“婚检”有一丁点好处本身当然也是好处,所以还是倡导结婚的时候大家自愿去婚检,但是婚检的丁点好处反而导致了忽视孕检,那就是大大的坏处,这必须高度警惕!

    大恶之三,是资源的巨大浪费。有限的医疗资源,在垄断的形态下,其配置往往是不合理的,无风险、好挣钱的就会配置得多,在婚检与孕检两这之间,“强制婚检”时代重视了对“婚检”的资源配置,相比就忽视了对孕检的资源配置。伪问题重视了,真问题忽视了,无形中造成了资源的巨大浪费,现在有报道说那些庞大的婚检机构“闲置”在那里,不把精力转移到孕检上,而是等待着“强制婚检”的恢复,这就是持续的“恶”。垄断经营的婚检机构,与一切垄断企业一样,爽够了垄断形态下快慰的无风险挣钱,所以它无法完成新形势新法规下的转型转身,总是念念不忘过去的好时光,要努力恢复旧往的利益获得机制,而那样,将与我们今日倡导的建设节约型社会越来越远。

    “婚检只是检查身体基本的健康状况,检查不出通常所说的新生婴儿的缺陷问题。要控制新生婴儿缺陷率,需要通过怀孕前后的身体检查。”日前在南京举行的全国民政工作分析会议上,民政部部长李学举所说这个常识性问题,本来应该是作为业内人士的医疗卫生部门来说的,很遗憾,搞婚检的医疗卫生部门他们不说!“怀孕前后的身体检查”就是我们所说的“孕检”,偏偏这个真正应该重视的问题无人重视,众多的人都在鼓噪恢复强制婚检,有的是因为似懂非懂,有的是因为集团私利。

    在2005年3月11日《中国青年报》有关婚检问题的专题报道中,提供了许多有意思的资讯,其中有个段落是讲医卫界的人大代表较多主张恢复强制婚检的,其中开笔就说到来自内蒙古的赵素琴代表所讲的一个故事:她有一对夫妇朋友,第一个小孩在两岁的时候被查出白血病,耗尽财产医治,孩子在3岁半时夭折;几年后,这对夫妇又要了一个孩子,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脑痴,现在20岁了,也没有一点行为能力,连上厕所也要大人帮忙;第3个孩子又患有先天性髋关节脱位,手术后病好了,可没人知道他以后还会不会出现什么疾病。赵素琴说:“婚检也许能帮他们找到原因。”

    对这个“故事”,中青报的报道未作分析解读,其实只要思维正常的人稍微动一下脑筋,就会明白这个故事恰恰证明了不重视孕检的大谬和神化强制婚检的大恶。故事中的这对夫妇,俩孩子头一个3岁半时夭折,跟2003年10月开始的“取消强制婚检”没有关系吧?后一个“现在20岁了”,呵呵,除非我也“患有先天性脑痴”,否则我一定会明白,这跟2003年10月开始的“取消强制婚检”别说八竿子打不着,就是八十竿子、八百竿子也打不着。俩孩子又得白血病又患先天性脑痴,很不幸,但这恰恰是实行“强制婚检”的时代所诞生的!如果这对夫妇被“强制婚检”之后,他们重视了孕检,或者那时整个时代重视了孕检,那他们避免第二个孩子出生还是有希望的,如果连孕检的医疗技术还达不到避免第二个孩子出生的水平,那么,想通过“婚检”来“帮他们找到原因”而避免第二个先天性脑痴的孩子出生,岂非痴人说梦?

    “强制婚检”中的“婚检”带来的那点小好处,掩盖了之后忽视“孕检”导致的大坏处,那你还要那“强制婚检”作甚?可是原先弄“强制婚检”的机构为什么不把“呼声”派发给“孕检”呢?因为“孕检”没有垄断之说,哪家医院有妇科的都好做孕前、孕后的检查。在我看来,真要为百姓的子孙后代考虑,而不是为自己的垄断利益考虑,那么就赶快把思维、把精力、把资源、把呼声用于加强“孕检”上。对于国家的层面来说,真的要搞什么下下策的“强制”,那也应该是“强制孕检”,那就是让搞“孕检”的不再跟负责结婚登记的民政系统烦了,而是与搞计划生育的联手,在给育龄夫妇派发准生证什么的时候,要有“孕检”或“孕前检”合格证之类的“证明”。在此,需要声明的是,笔者强调“孕检”,但仍然反对“孕检”前头的“强制”二字。

    我再次大声疾呼:请全社会都尽快抛掉“强制婚检”的伪命题,真正来重视“孕检”的真命题!(作者:)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