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新婚夫妻变默契三要诀

2006-04-17 13:08:29 18

本文摘要:

www.999120.net

         亲密是一种状态,默契是一种境界。

         婚姻让两个人必须亲密相处,同吃同睡,同入同出……而默契则是一个眼神一个手势,甚至尚未形之于外的某个心念,都能令对方会意,并有所共鸣……

  将幽默的矛头对准自己

  当你越不怕在对方面前露出笨拙的一面时,说明你在对方面前越是放松,双方的默契度也就越高。

    在锻炼双方承受玩笑的能力时,记得将幽默的矛头对准自己。在新婚的阶段,不愉快的经历很可能是因为一个不经意的玩笑而起,例如取笑对方新烫的头发像受过电击的卷毛狮,或者取笑对方壮硕的身材像河马。

  这是因为,在这一阶段双方还没有熟稔到“视玩笑为亲密”的程度,没有意识到互相逗乐取笑是比甜言蜜语更“高段”的调情方式;另一方面,是挑起玩笑的人没有先将“矛头”对准自己。医生认为,每一对夫妻间都有很强的幽默潜力,幽默能力稍强的一方应该担负起调动对方幽默能量的义务,而这种“示范”应当从自嘲开始。

  28岁的宋扬曾经特别不高兴丈夫叫她“花蝴蝶”(是说她去酒吧或party时总扑上很多闪粉),但自从他自称“我是一只黑猩猩”时,她释然了。“夏天结束时,在露天泳池游了起码3万米的他,黑得发亮,当我取笑他晒得比猩猩还黑时,每次他给我发短信,署名就成了一张猩猩漫画像。

  这件事让宋扬反思了自己对“花蝴蝶”三个字的“过敏”反应:“我意识到他这样称呼我,并不是想让我作出改变,而是希望我们之间的相处更轻松。”宋扬也由此慢慢学会了以自嘲的方式来结束双方的争执。有时两个人发生了矛盾,宋扬想主动结束持续了一天的冷战,她就会在冰箱上粘一张纸条:“猩猩:你应该原谅蝴蝶了,你知道蝴蝶是著名的‘没头脑’,再聪明的蝴蝶,其脑容量都不会超过0.01盎司。”

  相信没有人能在这样的字条面前板得住脸。自嘲,看似自我贬抑,其实却是结束争端的最聪明的方式,无形中,也避免了日常争执带来的负面情绪,实在是意想不到的促进亲密关系的高招。

  别太在意他的过去

  如果你不是他的初恋,你一定对他的前女友或前妻有着难以言喻的好奇心,这种古怪的感觉很大程度上是源自嫉妒。而且,如果他是你的第一个恋人,这种嫉妒还会掺杂着强烈的不平衡。然而,穷追猛打他的过去,对彼此的信赖感和亲密度的建设毫无帮助。不错,你很想知道,他与前女友是怎样认识的?他的父母对他的前女友有何评价?什么是他们分手的真正原因?

  无论他的回答是谎言还是真相,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逼他交代过去的情史,如果他的回答避重就轻、含含混混,你说他“刁滑”;如果他把细节真相都逐一告白,你的醋意又会更浓。对于他的前女友,你是希望他尽快忘却,还是希望他一次又一次地沉湎于回忆?所以,别自寻烦恼了,就当他的过去已被一场大火燃尽。31岁的邱美玲说:“我是赢家,何必问输家逃往何处?”信哉斯言!

  享受无声性爱,创造仅有你们会意的“行动暗号”迁入自己的新居后,周淼反而对好友抱怨起她和丈夫之间的亲密度和默契度都在下降。

  原来,一年以前他们还在和周淼的父母同住。在“隔墙有耳”的情况下,两人享受的是一种近乎无声的性爱,而且独创了许多看似寻常的性爱暗号,父母听不明白,他们双方却心领神会。比如周淼是一个果蔬汁爱好者,“榨汁任务”通常由丈夫承担。晚饭后一小时,他会来问:“我要去榨鲜橙汁了,你要不要来一杯。”“鲜橙汁”就是他发出的讯号,如果周淼想独自上网或看影碟,就说:“今天就不要鲜橙汁了吧,替我榨一杯胡萝卜番茄汁。”

  有时候出门吃饭,当服务生笑问:先生小姐要红酒还是鲜橙汁,他们俩就会心地笑起来,丈夫会抢着说:“来一杯鲜橙汁吧,要鲜榨的,不要罐装的。”现在回忆起来,偷喝“鲜橙汁”的无声片时代也是让人心驰神往的。在隔墙有耳的情形下,无声性爱完全靠心灵相通的默契,来使双方达到畅快淋漓的境界。周淼有一次突发灵感,悄声说:“哦,我们像一对偷天大盗在博物馆里做爱。”是的,周围布满“警铃”和“红外线防护网”,这种冒险的乐趣,往住使亲密关系更有“同舟共济”之感。意识到空旷的新居反而使双方减少了性爱动力之后,周淼开始热心邀请双方父母来小住一段,也热衷于留宿远道而来的朋友。她会事先买上一大篮橙子,问大家:“有没有兴趣喝杯现榨橙汁?”但她只要看一个人的反应就够了。

  找一个单独相处的平台来闲话家常

  不要指望在结婚七年后,还以不断更新的甜言蜜语来浇灌你们的爱情。闲话家常也许更适合这个阶段,里面既有关爱,又有亲情,还有对各种家庭规划设想的不谋而合。

  32岁的郭槿在换新居的时候,特意挑选了顶楼有露台的一套公寓,她在露台之上做了一个杉木阳光屋,放了藤制及帆布的躺椅。木屋也是他们晾衣服的地方,里面放有木书架、盆栽,还有一个家中淘汰的单门冰箱。郭槿的先生经常在冰箱里找到香槟酒和新鲜的抹茶蛋糕,有一次,还在里面发现了一大盒冰激凌。这些储备都是郭槿为“闲话家常”提供的储备。周末,在孩子和保姆都睡着了之后,两个人爬上露台去喝香槟酒,各自躺着,闲闲散散说些话。话题无非是庭院里应该换些什么植物来种,哪一种节水喷头更合算;上次同学聚会发生哪些可笑的事;办公室里的笑话;南美白对虾的第7种做法;还有,一些个人的奇思妙想,譬如郭槿想在家中的原色木椅上画画,把它们变成“花朵椅子”和“水果椅子”,但担心父母知道了会以为她在发疯,“上次他们听说我去买了四把奇贵的花梨木椅子,已经认为我在发疯;这一次再画上画,岂不是再次发疯?”结果郭槿很快得到了先生的支持,他的理由是:“不就是四把椅子吗?不做无益的事,怎么打发有限的人生?”露台和杉木小屋,最终成为这一对夫妻就很多琐碎达成共识的地方。

  婚姻生活无可避免地有其家常琐碎的一面,妨碍默契感的根源之一,就是想以无休止的浪漫来替代琐碎、回避琐碎,这种做法无疑是鸵鸟式的,琐碎既然无处不在,不如来闲话家常,体验琐碎背后的微妙乐趣。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