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不孕,让七年的感情终结

2006-04-17 16:02:26 15

本文摘要:

 

  电话里,思凡(化名)很谨慎地询问采访的有关问题。到了见面的日子,她却爽约了。事后,她打电话给我说对不起。重新约了时间后,她提前很久就到了。我觉得,这次面谈让她思前想后了很长时间。一坐下,她就吐出了“难以启齿”四个字。

 

  不孕,让我和他分了手

  我和志庆(化名)是高中同学,毕业后,我俩谈起了恋爱,持续了七年。2002年元旦,我们结婚了。

  结婚后,我终于可以和所爱的人生活在一起了,觉得无比幸福,就想马上当妈妈。

  但一年多了,我的肚子仍然不见动静。和志庆商量了一下,我们双双上了医院。

  一开始,和婚检的检查结果一样,我们都是正常的。可后来还是怀不上,最后查出来问题在我身上。医生说,我没有排卵,原因是多方面的,输卵管不畅、黄体功能不全、孕激素偏低。我听从了医生的话,开始药物治疗。

  那段日子里,我吃了很多中药和西药,但是收效甚微,不仅没有怀孕,而且还打乱了我正常的内分泌,让我痛苦不堪……我只好放弃治疗回到家里。亲戚朋友得知了这个消息,议论纷纷,给我们增加了很大的压力。

  志庆是家里的独子,老人们都认为传宗接代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虽然我们俩感情很好,但是我仍然觉得自己给他带来了负担。治疗没有结果,费用又是个无底洞,我对婚姻生活越来越没有信心,就咬咬牙,主动提出了离婚。刚开始,志庆不答应,他说没有孩子也能有幸福的生活,让我再好好想想。他越是这样劝我我就越觉得心里不安。他父母也很赞成他离婚,家里还要还房贷,我不想再因治病给他增添负担。万一永远治不好,如何向老人交代?

  我很郁闷,想到拖下去只会徒添烦恼,长痛不如短痛。在我的坚持下,志庆作了让步,我们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走出民政局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心里一阵轻松。

  思凡认为,她理解志庆,他实在是无能为力,要是他们不离婚,会永远生活在别人的异样目光下和闲言碎语中。离婚对他们两个人都是无奈却理智的选择。

  复婚,彻底无望

  离婚后的第二天,我一个人买了火车票来到了上海。站在黄浦江畔,想到自己七年的感情就此终结,我心里涌起阵阵难过。看着下面的滚滚波浪,我真的有一头跳进去的冲动。但是最后我还是说服了自己,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那段日子,我和志庆很痛苦,他打电话给我,我却不敢接。我想,我们心里都给彼此留了一点点空间,如果有缘分,还是会再续前缘的。

  但是半年后,我从朋友那里听说志庆结婚了。原来他抵不住家里的压力,听从了父母去和一个他们认为很适合的女子相亲,一个多月后,他们结婚了。原本还抱有复婚计划的我有如五雷轰顶,彻底断了这个念头。巧的很,那天我在回家路上被偷了钱包,里面有八百块钱,我想,这就当是我给他送的贺礼,只不过他没收到罢了。

  突然有一天,他发消息给我,请求我的原谅。他抱怨目前的感情不如意,虽然妻子已经怀孕,但他还是怀念和我在一起的生活。我很为他伤心,但想到他已另有所属,我算是什么角色呢?一个情感的垃圾回收站?这对他没任何帮助。于是我打断了他,让他专心照顾家里,别再和我联系。从此我们彻底断了联系,我心里为他保留的空间也完全腾空了。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