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导医资讯

你是口香糖男人吗?

2006-04-17 16:01:32 16

本文摘要:

  有一本书的书名叫做《口香糖男人》,是将男人用各种糖来分类;所谓口香糖男人,他拼着力气把甜味释放,诱惑你将他牢牢粘在牙上,时间一长,你感觉他像块在众目睽睽之下咀嚼太久的口香糖,所有美味都已消耗光,继续含下去会伤害味蕾和口腔,想吐又防碍你引以为荣的修养……比喻不失生动,不过,嚼口香糖,肯定不是因为它有点可怜兮兮的甜味,也肯定不会粘在牙上,而且当一种男人被定义为口香糖的时候,似乎口香糖专属于女人,事实上,它更加属于男人。

  飞人乔丹篮球不离手,口香糖不离口,哪怕是在他投出致命的压哨球的时候;NBA的篮球明星,除了姚明,一时都想不起来谁是不嚼口香糖的。他们反反复复咀嚼的就是一块永远也嚼不烂的人造橡胶,伴随着几十分钟喘着粗气的剧烈运动,还越嚼越有劲。足球场上也基本如此,大概嚼了口香糖,骂人、说脏话就有了些障碍。这一点倒是在心理学家那里得到了证实,据说嚼口香糖可以排除孤独和烦躁,可以减轻压力,可以发泄内心的恼怒。口香糖的世界老大箭牌公司斥资数千万欧元,就是为了证实心理学家推断的科学依据。全世界都一样,任何商品都在和足以抑制现代病的元素攀亲。

   女性对口香糖大都是浅尝辄止,除了优雅,深谙养颜术的女人唯恐反复咀嚼口香糖会导致两腮肌肉过劳而皱褶。说女人因为压力小才对口香糖兴趣一般,肯定会遭来唾弃的口水,只能说是男女化解压力的工具有所不同。女人的办法是吃零食,这要比男人聪明得多,减缓了压力,好歹也是吃下去了爱吃的东西,算得上是愉快减压法;男人正相反,男人的减压是看得见的,看上去有点酷,实际上有点苦;口香糖是一例,香烟也是一例,这两样东西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吃不下去的。不过口香糖的男人属性就此成立。

  原来以为这种属性和一百多年前口香糖命名已经完全异化,但是在中国的北方,口香糖依旧承担着自己原始的功能。北方人有夜晚广场跳集体舞的雅兴,但是北方人又有吃大蒜的爱好,摩肩接踵、婆娑翩翩之时,屡屡大蒜的气息终是不爽,所以跳舞前一定用得上口香糖,因为嚼口香糖是对舞伴的不尊重,所以北方人更喜欢的是液体口香糖,其实应该叫做口腔除味液,但是感觉上就好像是某种外用的药水,当然不如口香糖的美感。在香口之外,口香糖和原先游戏属性的“泡泡糖”已经南辕北辙;在泡泡糖年代,泡泡糖更被女孩子喜欢,因为吹泡泡是女孩子的特长,以至于后来看见怀孕的女人,就称人家是吹泡泡糖。对于小孩子来说,泡泡糖是神秘的,长辈再三叮嘱,千万不要咽下去,但是一不小心,还是滑到了肚子里,冷汗都急了出来,就怕肠胃被泡泡糖粘在一起,于是立刻吞一调羹麻油,第二天还要在卫生间偷偷证实那块泡泡糖是否已经顺利“出湾”;其实是查不到的。

  多少年来,口香糖基本上是城市的细节。话说某个白领男人,西装笔挺,领带也灼灼闪亮,一根口香糖嚼在嘴里。路上偶遇多年未见的老同学,老同学问,你是在做保险?老同学又说,做保险大多喜欢穿了西装嚼口香糖的。白领心里一愣:这也算是口香糖男人。

(来源:网易

 

大家都在看